<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2017中國書壇熱點綜述(祝帥、趙斌)

              2018-2-8 08:50| 編輯: admin| 查看: 24316| 評論: 0

              \

                    內容摘要:2017年中國書法賽事改革,獎項減少;高等書法教育發展迅速,博士熱再次掀起高潮;新媒體技術蓬勃發展,線上書法拍賣引發廣泛關注和參與。但也同時存在一些問題,主要是展覽改革并未追本溯源,從根本上調動老作者的投稿熱情;高等書法教育的探索也缺乏系統性和針對性;書法傳播和線上交易尚需有效監管。回顧2017年書法進程,書壇眾多的改革和創新值得進一步思考。

                關 鍵 詞:2017 中國書法 現狀 問題 思考

               

                對于中國書法來說,2017年是平凡而普通的一年,但是其中卻又孕育了一些重要變革的跡象和可能。首先,第六屆書法蘭亭獎和第十一屆書學討論會都在2017年舉辦,而且在評選機制上進行了重大的改革,在某種程度上開啟了未來書法體制革新的趨勢,值得思考。其次,書法高等教育在行業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高校書法論壇頻頻舉辦,“博士熱”再次升溫,高校書法專業進一步引發全社會的關注。再者,中老年書法家創作熱情高漲,青年書法家探索性不斷增強,地方各級書法活動方興未艾,書法的群眾基礎更加廣泛。最后,新媒體的出現催生了新的書法交易形式,極大豐富了書法傳播的途徑,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持續低迷的書法市場。2017年的中國書法給我們帶來了許多新鮮的話題,但種種事件背后所暴露出書法發展中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更是值得書法界中人士關注和反思。

                一、書法展賽樹改革新風

                中國書法第六屆蘭亭獎和全國第十一屆書學討論會在2017年拉開帷幕。2015年10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全國性文藝評獎制度改革的意見》。隨后,中國文聯出臺了《中國文聯全國性文藝評獎管理辦法》《中國文聯全國性文藝評獎評委庫建立實施規范》,大幅壓縮文藝評獎數量和子項。改革后的中國書法蘭亭獎不再設終身成就獎、教育獎、編輯出版獎、藝術獎、佳作獎等子項,只保留創作獎和理論獎,并且獲獎名額大幅減少。獎項數量的減少對于入選作品和獲獎作者來說都是具有積極意義的。作為中國書法藝術最高專業獎項,自然應當以樹立行業標桿,推動當代書法創新性引領為己任,推出精品,選拔人才。評獎制度的完善有利于維護評獎工作的專業性、權威性和規范性。

                坦率地講,作為中國書法最高的理論評比,一、二、三等獎的標準的確難以量化,容易引起爭議。但另一方面,有的想參加的人看到不設獎項或者獎項減少,反而覺得失去了挑戰性或者增加了難度,不管哪種情況都會產生“老作者不再繼續投稿”的問題。為了避免這一現象,本屆蘭亭獎投稿方式除了個人投稿參評外,還新增“集體推薦”的方式參評,由中國書協各專業委員會和中國書協各團體會員單位(省、自治區、直轄市及各行業書協)按照中國書協有關規定推薦參評者。采取這樣新方式的目的,旨在調動資深書家參與投稿的熱情,讓許多已經多次獲獎的書家繼續投稿,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問題在于,組織者并未公開集體推薦的程序標準,缺乏公開透明的推薦制度,容易挫傷一些未被推薦書家的積極性。建議今后將推薦的標準進一步明確,如果有一套更科學的程序,將會使得這次改革錦上添花。

                2017年11月3日,中國書協公布了第六屆蘭亭獎獲獎名單。從獲獎情況來看,一些 名家正是在“推薦”的前提下才投稿與青年作者同場競技的。但是這種效果仍然沒有達到主辦者的初衷,很多高手仍未出山。無論是創作獎還是理論獎,都既缺乏名家,也缺乏新面孔,許多獲獎專業戶仍然名列其間,并且金獎最終空缺,這些都是改革后獲獎情況的具體表現。坦率地說,一些獲獎多次的老作者不再投稿,既不是“不屑”,更不是“不敢”,而是覺得意義不大了,已經多次獲過獎了,又沒有進一步的激勵機制,這就難免會覺得“應該把機會讓給年輕人”。如此大型的展覽,兩年一屆的頻率也的確有些過于頻繁,除非設定相應的激勵機制,否則讓人“至今已覺不新鮮”。因此除提名外,不妨引入更具吸引力的方式,調動一批已經不再投稿的老作者的積極性。

              \

                2017年12月15至16日,第十一屆全國書學討論會在上海浦東舉辦。此次討論會取消了第九屆的等次獎和第十屆的“優秀論文”,統一只設“入選論文”,不再設立一、二、三等獎項。看得出,在評選機制上進行了重大的改革。相比較蘭亭獎,由于不設定必須中國書協會員才能投稿,所以此次書學討論會倒是增加了許多新面孔,這也顯示出近年來書法教育為書學研究所貢獻的重要力量。但真正值得稱贊的是,此次評比增加了“現場面試”,這就使得代筆問題正式受到書學討論會的制度限制。以往,由于書學討論會一次入選就可加入書協,所以是代筆的“重災區”。期待此次改革能夠對今后杜絕這一現象、提升書協的公信力起到積極的作用。

                今天看來,以上的種種探索皆具有重要價值,各類書法活動的組織者都應該帶著問題意識推進改革,把各項展覽、討論會的評審工作作為探析當代書法現狀、反思問題、尋求對策的重要平臺,不斷探索符合書法藝術發展規律的評審機制、組織方式和展覽形式。相信有這樣一批熱心的觀眾,有眾多書法愛好者構筑的堅實的群眾基礎,有各類書法活動在頂層設計上的守正求新,書法組織的未來發展仍然不乏空間和增長點。

                二、高等書法教育蓬勃發展

                高等書法教育在當今行業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比重,具體體現在中國書協與高校教育專家相結合,充分利用高校書法教育資源,注重學術研究、創作創新、文化傳承、人才培養,為當代書法的發展注入了新鮮的活力。中國書協第七屆專業委員會成立,全國高校許多書法教育專家擔任中國書協各委員會委員以及各類書法展覽的評委。各大高校的書法專業本科生、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均活躍在書法創作和理論研究的前沿,在《中國書法》《書法》《書法研究》等專業雜志上發表最新研究成果和學術論文,展現出學術研究的新動態、新方向。同時舉辦書法展覽與社會接軌,尋求各界批評與意見,在不斷探索中穩步前行。

              \

                2017年書法“博士熱”再次升溫,舉辦了兩次大型的博士展覽。

                7月,由南京藝術學院?江蘇省書法創作研究中心、中國美術學院現代書法研究中心、中央美術學院書法與繪畫比較研究中心主辦的“學院風骨?當代書法專業博士作品巡回展暨學術論壇首展”在江蘇省現代美術館開幕。這次巡回展是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展覽從南京出發,經過上海、長沙、再到東莞,吸引了全國近一百三十位書法博士參加,影響之大,備受矚目。我們看到,書法博士群體不僅數量龐大,而且發展速度銳不可當。此次展覽就呈現出百余位博士通過高等書法教育所養成的專業素養和創作水準。這是書法博士的一次集中亮相,更是對創作研究水準的綜合檢驗。

              \

                另外一個博士展覽是由李一擔任學術主持的“心路傳拓——烏蘭察布之夏?全國博士書法邀請展暨博士論壇”。此次展覽邀請了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學院、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范大學、首都師范大學、南京大學、南京藝術學院、暨南大學、吉林大學等高校書法專業的40位博士參加,比起一百多位博士的大展,這次小規模的博士展的學院派意味更強,有一定的探索性。這個展覽是2015年舉辦的“藝舟雙楫——全國首屆書法邀請展暨博士論壇”的延續,其中,“藝舟雙楫”四字就提出了明確的學術綱領,即書法創作與理論研究并舉,二者不可偏廢。這對于任何一個書法專業的博士都提出了相對較高的要求,如果其中某一項出現短板,都可能造成專業圈內的不認可。因此,通過展覽來反思當代書法教育的現狀是十分必要的。

                的確,博士教育提高了書法專業教育的層次,大量優秀的博士畢業生已經在全國高校的書法專業任教,或在科研院所、美術館、博物館以及藝術雜志從事相關工作,他們逐漸成長為當代書壇最中堅的力量,任重而道遠。展覽的目的不僅僅是向社會各界普及書法,選拔新秀,更重要的則是在公眾視野中接受檢驗,暴露問題,從而能夠產生更加明確的學術指向,反饋到書法專業教育的各個階段,對人才培養提出綱領性的意見。但客觀地講,這些博士展覽也暴露出目前書法教育存在的一些問題。展覽中二百六十多件書法作品良莠不齊,有些作者并非書法專業本科出身,博士階段才轉入書法領域,“博士”這種書法研究的能力并不能直接等同于書法創作能力。對于書法研究而言,這當然無可厚非;然而書法創作卻并非一朝一夕,需要長時間的系統錘煉和自我革新。顯然,非科班出身的博士可能缺少這樣的時間或機會打磨技法,導致有的作者在創作能力方面并未表現出優于民間書法家的水平。另一個問題在于,不同博士展的學術特色還有待于進一步突出,打出明確的學術綱領:你這個博士展與別的博士展有何區別?參展博士有哪些共同的藝術追求?這些也應該是策展人有意識的主動追求。

                全國各大高校也在探求高等書法教育的理念、現狀、問題中發揮了重要作用。2016年年末,“閎約深美?中國南京書法研究生教育論壇”在南京藝術學院開幕,會議邀請了海內外高等學校部分書法專業研究生導師參加論壇活動,對書法研究生的培養進行了探討。活動全程開通了網絡直播,全國關心書法教育或是書法愛好者們都參與討論。盡管此次會議在邀請代表方面還有局限性,但會上一些積極的思考,還是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推動書法研究生教育的發展。

                此外還有一些院校和科研機構主辦了書法展覽。2017年4月18日,“翰墨求是——浙江大學雙甲子書畫展覽暨學術研討會”召開。6月20日,“隴上文馨——西北師范大學首屆書法學術周”落下帷幕,全國知名書法教學與研究機構的專家與西北師大的師生、省內外愛好者共同參加了學術周的各項活動。9月,中國藝術研究院碩士九人聯展舉辦,得到了廣泛的關注和批評。12月25日,四川美術學院舉辦“全國重點美術院校書法篆刻作品邀請展”。這些展覽都在不同程度上體現出高等書法教育在學科建設、學術資源的整合等方面的實驗。我們期待今后這樣的論壇和展覽能夠越來越多。

                三、探索性書法創作與“走出去”的展覽

              \

                2017年3月30日,“創世紀——中國當代書法六人展”在紹興市河橋區越國文化博物館開幕,參展作者有胡抗美、李世俊、白砥、徐海、何來勝、楊濤這六位從“50后”到“70后”的兩代書家。從“創世紀”這個展覽的名稱上來看,不乏大干一場的激情壯志,六位作者都對書法創作有自己的思考,也有不同的新嘗試,顯示出當前書法創作的一種風貌。

              \

              \

              李剛田先生為愛好者、收藏家簽名

              \

              李剛田書法作品展覽現場

                4月28日,“閑庭信步——李剛田書法作品展暨學術座談會”在榮寶齋書法館舉辦,此次展覽是“榮寶齋二〇一七當代名家書法年度提名展”的首展,共展出李剛田書法作品六十余幅。李剛田是中國書協的“多朝元老”,自從第二屆理事會就開始擔任中國書協理事,他的藝術經歷備受書壇尊敬,其風格對今天的書法創作也不乏反思的意義。9月23日,王鏞“寸耕堂銘硯展”在國家典籍博物館開幕,展覽展出了王鏞近兩年所藏101方歷代古硯及其親手制作、題寫的硯銘和題拓。王鏞將書法、篆刻和鐫刻融為一體,突出作品在視覺方面的形式感和整體性。以前王鏞是“流行書風”的代表人物,如今卻開始鉆研題硯這樣非常傳統的藝術表現形式。如果說“流行書風”是立足碑學的當代創新,而題跋這種形式則是正統帖學的載體之一。這意味著已是明日黃花的“流行書風”正在和以“二王”為代表的帖學進行融合。古稀之年的李剛田和王鏞在藝術創作上仍然不斷推出探索性的作品,可見老一輩藝術家們的勤奮。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青年書法篆刻家楊濤、尹海龍等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展。對于大部分青年書法家來說,以個人的力量在國家級美術館舉辦展覽應該說時機還欠成熟,但有了所在專業單位的支持就有條件邁出這關鍵的一步。這兩個展覽就是二人所在單位中國藝術研究院出資為他們主辦的,是“文化傳承、丹青力量——中國藝術研究院中青年藝術家系列展”的組成部分,該院今后還會陸續在中國美術館推出其他院內青年書法家的作品展。楊濤書法作品展由“守望經典、抱樸含真、圖像寓言、消解重構”四個部分組成;尹海龍書法篆刻展的主題則是“象外尋真”,展出的作品追求“刀筆相師,書印參同”。總體而言,雖然兩位書法家的創作正處于風格形成的過程之中,但作為一種階段性的檢驗,看得出展覽都得到了精心的布置和設計。

                我們看到,書法是我們這個時代擁有最廣大群眾基礎的藝術形式,在2017年中,地方書法活動方興未艾。“翰墨出新——江蘇省直書法家協會成立三十周年作品展”、“黑龍江省第八屆新人新作書法展”、“江流有聲——江浙滬著名篆刻家作品邀請展”、山東青島“40后—80后:當代書法研究展”、四川成都“當代書法名家杜詩書法作品展暨當代篆刻名家杜詩篆刻作品展”、貴州銅仁“中國當代篆書優秀作品展”、安徽合肥“墨舞初心——中國書法大廈全國書法名家邀請展”等。如火如荼的書法盛事讓越來越多的書法愛好者投入到書法的實踐、鑒賞中來,許多書法家也在創作方面不斷推出新作品,各地群眾都能看到書法創作的最新成果。

              \

                總體而言,展覽應該是藝術創作成果和思想的集中體現,但2017年的書法創作并未提出發人深省的理論綱領。相比較而言,2015年“進入狂草——胡抗美書法藝術展”同時推出《中國書法章法研究》《書為形學——胡抗美教學文獻》《胡抗美書法課徒稿》等多部學術著作和詩詞集《盼兮集》,展覽和著作就在一定程度上闡述了作者對書法形式美的認知與實踐,提出了作者個人的理論綱領和創作主張。“我襟懷古——鮑賢倫書法展”也曾引發學界對當代書法人文價值的討論。再如“且飲墨瀋一升——吳昌碩的篆刻與當代印人創作展”以吳昌碩成功的藝術探索為范例,掀起人們對篆刻的個性化創作思考的熱潮。這些展覽所蘊含的理論價值是非常值得書法界進一步挖掘和探索的。而今年的展覽在創作上大多缺少形成學派的理論綱領,缺乏對書法藝術形而上的思考,沒有組織超越個人作品品評層面的具有書法史價值的展覽研討會,這些都說明書法創作研究對書法史的發展進程還不夠自覺。

                在對外交流方面,2017年的中國書法國際交流有以下兩種傳播路徑。一是作為東道主,歡迎世界各地的書法團體或組織來華交流。以2017年5月21日“第二十八屆中日友好自作詩書交流展”為例,由中國書協主辦,共展出中日兩國書法家創作的作品146件,此次展事為中日書法家們提供了切磋技藝、增進友誼的平臺。二是受到邀請,書法藝術走出國門,走向世界。這種形式多發生在高校中,目前高校間國際合作的形式日益多樣化,國際合作項目和合作研究也越來越多。以“日本第五十回現代臨書展”為例,北京師范大學書法系專業教師和研究生作品受邀參加,教師代表去往東京國立新美術館參加授獎式并進行交流,帶回了日本書法創作的前沿信息,不同文化之間的藝術碰撞為書法創作提供了多種可能性。但是可以發現,書法的域外傳播多發生在日本以及東南亞國家,而西方國家對書法藝術知之甚少。究其原因,書法藝術是中國文化的縮影,其抽象的形式中涵蓋了豐富的民族精神和傳統文化,要想讓書法藝術真正走進西方世界,需要的不僅僅是書法圖像形式層面的交流和傳播,更重要的是上升至學術層面,從學理、人文的角度闡釋書法藝術的內涵,只有這樣才能使書法像繪畫、雕塑等藝術形式一樣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

                四、持續低迷的書法市場與新興的書法傳播

                書法市場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促進了書法的繁榮,提高了人們參與書法創作的積極性,另一方面藝術品市場化促使一些書法家只重市場,不重質量,寫“商品字”,誤導了書法作品的審美鑒賞。2017年來,書法市場持續低迷,許多一度紅紅火火的畫廊由于“不開張”不得不閉門謝客。許多書法家的生計出現問題,創作更是舉步維艱。而且,書法作品受到繪畫作品的沖擊也很大,同等尺寸的畫比書法昂貴得多。同時,隨著新媒體技術的發展,以網絡為基礎的信息傳播方式也逐漸改變著書法市場和書法傳播的存在形態。

                新媒體技術促進了新興書法交易形式的產生。2017年可以稱作是“微拍”年。這種拍賣形式不需要拍賣的場地,不需要專業的客服人員,只要有網絡技術就可以構建一個虛擬的拍賣平臺。與傳統的線下拍賣相比,微信拍賣成本小、門檻低且形式靈活。“榮寶齋”“杏壇藝拍”等微拍平臺經常活躍在朋友圈中。微拍的實質,是把買家的資源從畫廊轉到藝術家的朋友圈里,也就是說微拍的購買群體通常是藝術家自己的親友。傳統的銷售模式中,買家資源都是由畫廊提供的,藝術家和買家并不認識,潛在的購買力也是由畫廊挖掘的。而微拍平臺上,“畫廊”只是虛擬的,只是平臺提供商,買家資源主要靠藝術家自己朋友圈的親友或熟人購買、轉發、傳播甚至抬價。

                對于藝術家來說,微拍有利有弊。中間商成本的減少,當然導致書法作品的成交價格也隨之降低,名家書法作品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高端奢侈品,而是走下神壇的精神消費品,這在一定程度上激發了人們購買書法作品的熱情。另外微拍這種模式沒有地域的分別,不管你身處何地,都可以參與到書法作品的拍賣當中,很好地解決了區域性發展不平衡等問題。但是,書法作品的“保真”和商家自身服務水平的提升,是當前微拍首當其沖面臨的兩個問題。這也是微拍推廣過程中的監管難題。因為省去了傳統拍賣中專業人士的鑒定環節,作者提供作品圖片即可參與拍賣,這樣買家收到的書法作品質量無法保證,一旦買到贗品就會極大消減買家的購買欲。

                除此之外,和傳統的拍賣方式相比,微拍的參與作品大多缺乏高端拍品,出現上述現象的主要原因是買賣雙方對書法作品掌握的信息不對稱,微商往往對作者信息和作品水平有著詳細的了解,而消費者由于相關知識的局限,對作品價值的了解稍顯不足,在這種情況下,消費者更愿意參與一些中低端作品的拍賣。雖然微拍的興起為持續低迷的書法市場打上了一劑強心針,書法交易似乎存在回暖的征兆,但無法從根本上扭轉書法市場的蕭條,建議政府能夠從宏觀調控中調整書畫市場的不平衡,從而促進書法市場復興的春天真正來臨。

                此外,新媒體技術也改變了書法傳播的方式。由于新媒體傳播具有速度快、時效性強、信息量大、受眾范圍廣等特點,所以許多最新的展覽訊息、書法作品的高清大圖、書法研究的前沿成果等都通過網絡平臺傳遞給大家。2017年,基于移動互聯技術的“微店”“微信公眾平臺”“書法定制APP”等迅速取代了基于傳統PC互聯網技術的各類書法網站。其優點就是將書法發展的成果更廣泛地共享給受眾群體,傳播速度更快。而且許多傳統媒體也通過微信公眾號進行宣傳,例如《中國書法》《東方藝術書法》等雜志在微信平臺上發布最新一期的文章目錄和內容簡要,這種方式將網絡推廣和傳統紙媒相結合,不僅增加了瀏覽量,也提高了雜志的銷售量。

                信息爆炸讓人們眼花繚亂,但如何選擇有價值的信息進行閱讀成為新媒體傳播亟待解決的問題。由于網絡環境的復雜性,許多“標題黨”和抓人眼球的新聞對書法史論的真實性、權威性發起了挑戰,大多數書法愛好者無法辨別相關史實的真偽,容易以訛傳訛,造成學術環境的混亂。傳統紙媒在這一點上有非常明顯的優勢,通過編輯部的校對和勘誤后發表的文章或言論更具有說服力,同時將相對有價值的信息篩選出來進行發布,可以省去讀者許多無效閱讀的時間,也有利于凈化學術空氣。綜合來看,雖然新媒體傳播豐富了書法資料的共享,但傳統媒體仍是有生機的,其公信力在短時間內還無法徹底被新媒體取代。

                結 語

                回顧總結2017年書壇的得與失,努力為新一年書法的發展道路理清脈絡,是每一位參與到當代書法盛事中的分子的責任和義務。我們看到這一年間,中國書協及各類書法活動的組織者在嘗試健全和完善書法展覽的評審機制;高等院校在試圖樹立書法研究和書法創作的學術導向;相關部門也開始凈化書法傳播環境,對網絡信息予以監管。當然,僅僅這一年的評述無法涵蓋當代書法發展進程。但重要的是,以年度的反思為契機,倡導筆墨當隨時代,在文藝改革的浪潮中把握機遇,改進問題,實現復興。對于有志于傳承和發揚中國書法的新一代而言,這些還是指向未來的艱巨使命。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新泰 | 常德 | 雄安新区 | 新泰 | 扬州 | 宜春 | 阜新 | 宝应县 | 新乡 | 阜阳 | 武安 | 九江 | 邯郸 | 顺德 | 内江 | 图木舒克 | 肥城 | 广饶 | 桓台 | 乌兰察布 | 吉林长春 | 万宁 | 汕头 | 霍邱 | 秦皇岛 | 阜阳 | 莱州 | 高雄 | 铁岭 | 台南 | 扬州 | 桐城 | 嘉兴 | 锡林郭勒 | 昭通 | 鸡西 | 青海西宁 | 临夏 | 清徐 | 广饶 | 项城 | 庆阳 | 无锡 | 广安 | 永州 | 长垣 | 宜都 | 东台 | 醴陵 | 神木 | 林芝 | 锡林郭勒 | 鸡西 | 长治 | 禹州 | 绥化 | 秦皇岛 | 五家渠 | 朔州 | 长治 | 厦门 | 平凉 | 肇庆 | 定西 | 龙岩 | 柳州 | 白山 | 鄂州 | 白山 | 如东 | 武夷山 | 长兴 | 东台 | 永新 | 东阳 | 诸暨 | 五指山 | 天水 | 固原 | 黔西南 | 绥化 | 黔南 | 南通 | 泗洪 | 六盘水 | 北海 | 阿克苏 | 深圳 | 绍兴 | 济南 | 黑河 | 西藏拉萨 | 海拉尔 | 泗阳 | 新沂 | 惠东 | 周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