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戰國策》中久為傳誦的名篇——《馮諼客孟嘗君》賞析

              2018-2-11 09:34| 編輯: admin| 查看: 34406| 評論: 0

                本文選自《戰國策.齊策四》,題目為原編者所加。諼又作煖,《史記.孟嘗君列傳》作“驩”,音皆同。戰國時期,各國統治者都面臨著內政、外交和軍事等方面的急迫問題,需要大批高才秀士來為自己服務,于是在統治者和權貴中出現了羅致人才、尊賢養士的風氣,士階層的地位得到空前提高,士者有了大展身手的充分機會。本文記敘了策士馮諼以“狡兔三窟”的計謀幫助孟嘗君轉危為安鞏固了政治地位的歷史故事,展現了馮諼過人的才智,表現了孟嘗君禮賢下士、容人、任人的政治胸懷。

                齊國有個叫馮諼的人,貧窮不能養活自己,便請人對孟嘗君說,愿意寄居在他門下成為一個食客。孟嘗君問:“客人有什么特長?”馮諼回答:“沒有什么特長。”孟嘗君又問:“客人有什么本事?”馮諼回答:“沒有什么本事。”孟嘗君笑了一笑,還是收留了他,說:“好吧。”

                文章從馮諼初至孟嘗君門下作食客時寫起。馮諼初見孟嘗君,孟嘗君問他有“何好”、“何能”,馮諼的回答是“客無好也”、“客無能也”。這種故作平庸的回答,給人留下了一種難以捉摸和莫測高深的印象。文章一開始就寫得很有吸引力。

                門下辦事的人認為孟嘗君看不起他,給他吃粗劣的飯菜,給他的是下士的地位。

                馮諼在孟嘗君處住下不久,就倚著柱子,彈著隨身佩帶的劍把,邊彈邊唱:“長劍,你還是和我一起回去吧,在這里吃不到魚!”孟嘗君門下辦事的人告訴了孟嘗君。孟嘗君說:“給他魚吃吧,就像有資格吃魚的門客一樣。”(按舊注說:孟嘗君的門客分三等,在飯食上也不同,上等吃肉,中等吃魚,下等吃菜。)又住了不久后,馮諼又彈他的長劍,唱道:“長劍,我們還是一起回去吧,出門的時候沒有車坐!”左右辦事的人于是嘲笑他,以此告訴了孟嘗君。孟嘗君于是說:“給他安排車子,就像那些有車坐的人一樣。”馮諼于是坐著孟嘗君為他準備的車子,高舉著劍,到他朋友家去做客拜訪,說:“孟嘗君把我當成正式的門客。”又過不久,他又彈起了劍,唱道:“長劍,我們歸去吧,我無力贍養我家的人。”孟嘗君門下的人都很厭惡他,以為他的這種要求是不合理的,貪得無厭,孟嘗君于是問左右的人:“馮諼這人家中是否有親人?”左右的人回答說:“他有一個老母親。”孟嘗君于是派人給他送去吃的、用的,使他不缺乏。于是馮諼不再彈劍并唱了。

                馮諼三次用了彈鋏作歌的方式,向孟嘗君提出生活待遇上的要求,而且一次比一次高,以致引起周圍人的“笑之”、“惡之”,但他卻我行我素,旁若無人,直到孟嘗君都滿足了他——也就是孟嘗君“愛士”的誠意得到了考驗,他才不復歌。這里生動地寫出了策士馮諼不卑不亢,異于常客的奇特風采。

                當然,這一切并不是馮諼的主要歷史事跡,也不是文章的中心意思所在,但作者著意首先寫出這一切還是有重要作用的。已是他寫出了馮諼后來愿為孟嘗君竭盡才智來效力的原因——所謂“士為知己者死”,正是當時作為策士的道德信條;而是把馮諼這人物的個性寫得更鮮明,形象更豐滿,更有奇士的風采。

                后來孟嘗君出告示,問他門下的客人:“誰熟悉算賬之類的事,能為我到薛地去收債務呢?”馮諼看了告示后就寫上自己的名字,說自己能做到。孟嘗君奇怪地問:“馮諼是誰呢?”左右門人回答道:“這就是那個彈著長鋏唱‘長劍我們回去吧’的那個人。”孟嘗君笑著說:“我養的這個客人果然是有本領的,我招待了他,至今還未見過他呢。”就把他請來相見,表示謝罪地說:“我為許多煩事所勞累,許多需要我思考的東西把我的頭腦都搞昏亂了,而我的本性又很懦弱無能,沉溺于國家的事情,得罪了先生,先生不以為羞辱,而你還有意思愿意為我到薛地去收債嗎?”馮諼回答說:“愿意去。”于是約定了日子準備了車子,治理了行裝,載著券契出發了。臨走時,他向孟嘗君辭行說:“我把薛地債務完成后,買些什么東西回來呢?”孟嘗君就說:“你看我們家沒有的東西就給我帶回來。”馮諼驅著車來到了薛地,派當地的官吏把該還債務的人都找了來,都來對證債券,全部都核對了一遍以后,就站了起來,假托孟嘗君的命令,用債務的款項賜給了百姓們,還把債券都燒掉了,于是老百姓都高喊萬歲,感謝孟嘗君。馮諼就驅著車馬不停頓地趕回了齊國,孟嘗君為他回來得如此迅速而奇怪,衣服穿得很整齊地來見他,問他:“債都收完了嗎?你怎么回來得這么快呢?”馮諼回答說:“我走時你不是囑咐我嗎?說‘看我家少的東西’。我私下計議了一下,你的宮中什么好東西沒有呢,珍寶多的是,聚積在一起,狗馬等玩物也不少,在你身后美人也無數;你家里所缺少的,只有義,我私下里已經用你的債券為你買了義。”孟嘗君就說:“你給我買回義是怎么回事?”馮諼說:“你有一個小小的封地薛,但是你不知道愛你的百姓,而像商人一樣向老百姓牟取利息;我私下里假托了你的命令已經把你的債券都賜給老百姓了,而且把債券都燒掉了,老百姓很高興,就歡呼你萬歲,這就是我為你買來的義。”孟嘗君聽了很不高興,就說:“好吧,你不要說了。”

                滿一年后,齊閔王對孟嘗君說:“我可不敢用先王的大臣作為自己的大臣。”孟嘗君只得前往自己的封邑薛地。距離薛地還不到百里,薛地的民眾扶老攜幼,夾道歡迎孟嘗君的到來。孟嘗君回顧身來對馮諼說:“先生上次所說的‘義’,在今天終于看到作用了。”

                馮諼說:“狡猾機靈的兔子有三個洞穴,才能避免死患。現在有了一個洞穴,還不是高枕無憂的時候。請讓我為你在開鑿三個洞穴。”孟嘗君給予馮諼車五十輛,黃金五百斤,向西來到魏國首都梁。對惠王說:“齊國放逐它的大臣孟嘗君,這對諸侯來說是個機會,先迎接他的國家,孟嘗君能使它國富兵強。”于是,惠王把最高的位置(相位)空出來,把原來的相國調任為上將軍,派使者帶黃金千斤,車百輛,去聘請孟嘗君。馮諼先趕回來,告誡孟嘗君說:“千金,很重的禮啊,百輛,很顯赫啊,齊國大概聽到這個消息了。”惠王使者往返三次,孟嘗君堅決推辭不去赴任。

                齊王聽說了這件事,君臣們都很恐懼,連忙派遣太傅送來黃金千斤,套四匹馬的會有文采的車子二輛,佩劍一把,寫信向孟嘗君謝罪說:“寡人不好,遭受祖宗降下的災禍,被奉迎的臣子所迷惑,得罪了您,寡人不值得幫助,希望你顧及先王的宗廟,能不能回國來治理萬民?”馮諼勸告孟嘗君說:“向齊王要求先人的祭器,在薛地建立齊王的宗廟。”宗廟落成,馮諼回來報告孟嘗君說:“三個洞穴都已經完成,您可以高枕無憂快樂地過日子了。”

                孟嘗君在齊國擔任國相數十年,沒有細微的禍事發生,靠的是馮諼的計謀啊!

                馮諼為孟嘗君焚券買義的一段,是全文的中心情節。這一段通過對馮諼言語舉止的描寫,通過一起一伏的情節,對馮諼的思想性格作了十分深刻的刻畫,而且充滿了引人入勝的故事性。

                從思想內容上說,這段文字忠實地記述和頌揚了馮諼的政治卓見。馮諼的所謂“焚券市義”,實際上是一種爭取民心的活動。文章寫馮諼的明智遠慮,就在于他比較清醒地認識到,一個統治者盡管一時可以占有大量的財富,但如果失去民心,則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具體到孟嘗君身上,他看到孟嘗君雖然勢位煊赫,但如若“不撫愛子其民”,一旦在統治者內部傾軋中失勢,就將無立足之地。馮諼的“焚券市義”的動機,雖仍屬為統治者孟嘗君著想,但也體現出他對人民力量的認識。文章通過記述和頌揚馮諼的事跡而透露出來的這方面的思想,是與當時進步的重民思想,民本思想相一致的。

                其次,這段文字寫得非常曲折、細致,富有故事性。它基本由三個生動的情節組成,即馮諼署記、矯名焚券、市義復命。文章首先寫當孟嘗君招募去薛地收債的人時,馮諼脫穎而出,“署曰能”,這使孟嘗君感到意外,同時還為自己最初未能重視他而感到內疚。文章用“孟嘗君笑曰:‘客果有能也。’”來極寫孟嘗君對他的欣賞和信任。但接著寫馮諼領命之后卻焚券而歸,結果又使孟嘗君大失所望,極為不滿。而直到一年以后,孟嘗君罷相歸薛地時,才又以外地感到馮諼眼光長遠,果然是能士。情節是人物性格的歷史。文章正是通過上述具體情節的描寫,把馮諼的機智、果敢和出眾的政治識見,生動地表現了出來。如文中寫馮諼臨去薛地時,問收債回來買什么東西而歸,孟嘗君隨口回答說:“視我家所寡有者。”答者無心,而問者有意。馮諼正是抓住了孟嘗君的這句答話,而為實現自己的奇謀——“矯命市義”,創造了條件,并在回來復命時,使自己完全占據主動地位。作者用這一微小的問答細節,非常深刻地顯示出策士馮諼在行動上處處占有腳步的機智。馮諼至薛收債一節,文字描寫簡潔扼要,但卻是表現他的才干、膽識的重要一筆。“驅而之薛,使吏召諸民當償者,悉來合券,券遍合,起矯命,以責賜諸民,因燒其券,民呼萬歲。長驅到齊,晨而求見。”充分顯示出馮諼處理事情的果斷利落,有膽有識,敢作敢為的性格。下文歸來復命一節,寫馮諼對孟嘗君的那番對話,滔滔不絕的言辭,理直氣壯的氣勢,充分顯示出馮諼作為一個策士的機警、從容、多辭善辯的風度。

                “焚券市義”一事,僅僅是馮諼“狡兔三窟”中的一窟,因為薛地是孟嘗君的封地,可以說是他的根據地,是他的老巢。另外二窟,一是幫助游說魏惠王,使惠王重金聘請孟嘗君,給齊王造成政治壓力,引起齊王對孟嘗君的重視,迫使齊王對孟嘗君官復原職。二是在薛地建立齊王宗廟,以求長遠保護封地,加重薛地的地位。這一整套組合拳,鞏固了孟嘗君在齊國的政治地位,充分表現了馮諼的過人智慧。

                《馮諼客孟嘗君》是《戰國策》中久為傳誦的名篇。文章以曲折的情節,抑揚頓挫的文筆、烘托手法、鮮明地刻畫了一個有才干、有智謀的策士的形象。

                本文的主要藝術特色,是用精雕細琢的手法,迂回曲折的情節,寫出了戰國時代一個有奇謀異策的士人的形象,生動地描寫了他的異乎常人的智謀和作為一個所謂“奇士”的風采。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珠海 | 阿里 | 泗洪 | 邹城 | 仁怀 | 丽水 | 泰安 | 武安 | 岳阳 | 吕梁 | 阿拉尔 | 台州 | 防城港 | 吴忠 | 顺德 | 聊城 | 兴安盟 | 涿州 | 宜春 | 崇左 | 宜宾 | 六安 | 张家口 | 海丰 | 德州 | 赵县 | 阿勒泰 | 三河 | 鹤壁 | 沛县 | 德宏 | 扬州 | 资阳 | 海南 | 滁州 | 新余 | 临沂 | 新余 | 晋城 | 伊犁 | 武夷山 | 文昌 | 六盘水 | 张家界 | 绥化 | 天长 | 屯昌 | 宣城 | 临猗 | 溧阳 | 延安 | 三亚 | 内江 | 石狮 | 钦州 | 黑河 | 商洛 | 龙岩 | 潜江 | 阳泉 | 资阳 | 淮南 | 日土 | 枣庄 | 邵阳 | 陕西西安 | 乳山 | 延边 | 遵义 | 金坛 | 海丰 | 儋州 | 滕州 | 河南郑州 | 达州 | 丹阳 | 安徽合肥 | 北海 | 牡丹江 | 兴安盟 | 哈密 | 滁州 | 万宁 | 包头 | 甘南 | 三明 | 庆阳 | 铁岭 | 盐城 | 安岳 | 惠东 | 阜新 | 株洲 | 舟山 | 营口 | 沧州 | 海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