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科爾森·懷特黑德:我想虛構,充分地虛構

              2018-2-22 10:20| 編輯: admin| 查看: 24933| 評論: 0

              2018年第一期《小說界》,刊登了對作家科爾森·懷特黑德的專訪。科爾森·懷特黑德所撰寫的描述黑奴女孩逃離種植園的小說《地下鐵道》勇奪2016年美國國家圖書大獎,再于2017年摘得普利策獎。

               

              1980年代,紐約上東區,有個十六歲的高中生在雜貨店里買啤酒,準備隨后去參加朋友的派對。一個警員突然出現在他面前,沒有廢話,直接要求他把雙手放在背后,再把這茫然的男孩帶到警車旁,拷上了手銬,理由是:幾個街區外有位白人女士被搶劫了,而這個男孩是警員發現的第一個黑人少年。幸好白人女士搖搖頭:不是他。男孩這才被警員放走。事實上,男孩并不是很驚訝,因為父親早就告誡過:我們一出門就是顯眼的目標。在那個年代,有好些年輕黑人在城區里閑逛時遭到毆打,甚至被打死。但對這個男孩來說,這是他第一次切身體驗到種族歧視。

              雖然住在上東區,但這個男孩的家族史繞不開奴隸制和種族歧視。他的祖母在1920年代從巴巴多斯島來到美國,那個島就是一個很大的種植園,產糖;而且,眾所周知,加勒比海地區的奴隸壓迫更為殘暴。他的外祖父也曾為奴。只要往前追溯一百年,就會發現:黑人家族中會經歷過不同形式、不同區域的奴役。“我的父母不會把黑奴歷史天天掛在嘴邊,但他們會讓孩子們意識到:這個國家的種族歧視有多么嚴重,問題在于你要如何面對這種狀況,并在這種國家里擁有幸福的生活。”反種族歧視的進程迂回、漫長又艱辛,但始終在往好的方向走。在奧巴馬當選總統后,有一天他為了參加活動特意打了領帶,十一歲的女兒就很高興地說:爸爸你看起來就像總統!這話在他聽來別有意味:只能說明女兒這一代已不再認為有色人種當總統是天方夜譚了……但他還要跑遍全世界強調種族歧視依然嚴峻的事實。

              三十年后,這位名叫科爾森·懷特黑德的大男孩依然生活在紐約,畢業于哈佛大學英美文學系,娶了一位美貌聰慧的白人太太(她是一位成功的文學經紀人),養育了兩個孩子,并因描述黑奴女孩逃離種植園的小說《地下鐵道》勇奪2016年美國國家圖書大獎,再于2017年摘得普利策獎,并入圍布克獎決選。

              Q —— 《小說界》

              A —— 科爾森· 懷特黑德

              Q:《地下鐵道》讓更多人認識了你,以及之前的七部作品,但我們還不太了解你。請問你從什么時候開始決定以寫作為生?

              A:十歲開始我瘋狂地看《蜘蛛俠》那類漫畫,還有斯蒂芬·金的恐怖小說,還有《The Twilight Zone》——我不知道這里有沒有人知道這部黑白電視劇……總之,我十歲就認定:當作家是個很酷的職業,隨心所欲地編造吸血鬼、機器人的奇幻故事,多好玩啊!而且可以待在家里!

              Q:那么早啊?所以是有目的地進入高等學府,為了完成自己的文學夢想?

              A:當然,一直到讀大學,我才開始嚴肅地對待這個夢想,主修英美文學,但我不只是想寫純文學,也想寫科幻,寫了一大堆吸血鬼……

              Q:從作品年表上看,你的文學夢之路還蠻順暢的,如果拿到布克獎,坊間就會贊你是大滿貫得主!請問這是怎么做到的?

              A:這個嘛,你不會一開始就知道寫下去會得獎……三十歲不到的那幾年,我基本上就是個loser,寫了部長篇小說,但人見人不愛,被25家出版社拒了,回想起來,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我決定再寫一部——雖然已經寫了一部失敗的作品,但期望能寫出更好的作品——總之,我不會再去法學院之類的地方進修,我別無選擇,只能從頭再來。

              Q:真的想過去法學院?

              A:唉,父母都希望你有份正經的工作,當律師、醫生、銀行家……都是衣食無憂的好選擇。我明白父母覺得寫作不太靠譜,所以畢業后我先去《村聲》雜志社當記者,當編輯,那段經歷教會我如何與人合作,如何編輯自己的作品,如何保持自制力,如何按時交稿——以便按時采買日常用品。

              Q:第一本沒賣出去,也沒有找“正經工作”,那你是從何時開始確定自己可以完成文學夢?

              A:第一本書沒人買,寫第二本(《直覺主義者》)時我就想在情節上多下點功夫,把結構支起來,可以玩轉人物和情節。重點是寫一個不像我自己的主人公,所以我寫了女性主人公;也做了些重要的嘗試:不用第一人稱,不融入自己的形象和聲音,注重結構和情節。那之后,我決定當一個好作家。

              Q:17年前你先有了“把地下鐵道寫成真實存在的鐵道”的idea,但三年前才正式動筆成文。這么長的創作過程里,有過哪些設定上的重大變化?

              A:一開始主人公是逃往北方的男性,也許是為了尋找失散的愛侶,也許是為了追尋雙親,后來發現母女關系是我未曾嘗試過的,所以決定挑戰一下自己。

              Q:有傳聞說,是因為你有了女兒,對母女關系、家族關系有了更深的理解,所以才把主人公定為年輕女孩……

              A:為人父母確實在很多方面改變了我,但把本書的主人公改成年輕的女孩,并不是因為我有了女兒(笑)。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前兩本書都是男性主人公,不希望這本還是那個調調。我想讓自己的幾本書有截然不同的區分。

              另一方面,雅各布斯(Harriet Jacobs)的自傳也對我產生很大的影響。她在北卡羅來納州的閣樓里被迫躲藏了七年。她在書中寫道,當女奴從女孩變成女人,所經歷的奴役內容就會成倍增多,要生養更多孩子,給奴隸主帶去更多收益。從這個層面講,女奴和男奴的境遇是不同的,當然,都很凄慘,但用女奴做主角,會給故事帶來更多的維度。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柳州 | 张北 | 湘西 | 保山 | 澳门澳门 | 明港 | 晋中 | 邵阳 | 青海西宁 | 无锡 | 日土 | 基隆 | 扬州 | 临汾 | 衡阳 | 醴陵 | 桐乡 | 宜都 | 百色 | 宜都 | 淮安 | 乐清 | 南阳 | 潍坊 | 绵阳 | 沧州 | 吴忠 | 烟台 | 通辽 | 桓台 | 台北 | 商丘 | 溧阳 | 扬中 | 芜湖 | 锦州 | 寿光 | 仁怀 | 洛阳 | 迪庆 | 七台河 | 定州 | 永州 | 曹县 | 雄安新区 | 保山 | 通辽 | 海门 | 临汾 | 东台 | 遂宁 | 齐齐哈尔 | 新疆乌鲁木齐 | 咸阳 | 高雄 | 邵阳 | 河南郑州 | 南京 | 固原 | 安顺 | 阳春 | 河南郑州 | 日照 | 忻州 | 保山 | 张家界 | 松原 | 张家口 | 大连 | 新泰 | 改则 | 张北 | 海拉尔 | 鄂州 | 诸城 | 济南 | 汉川 | 伊犁 | 毕节 | 连云港 | 兴化 | 武安 | 涿州 | 济宁 | 临沧 | 阿拉善盟 | 湘西 | 铜仁 | 神农架 | 平顶山 | 黄石 | 屯昌 | 茂名 | 白沙 | 常德 | 郴州 | 惠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