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2018數字閱讀平臺拼什么?

              2018-2-27 09:20| 編輯: admin| 查看: 51351| 評論: 0

              2017年5月23日,百度持股、完美世界控股的縱橫文學宣布獲得數億元融資,坊間傳聞融資額度高達8億元。

              2017年下半年,掌閱科技和騰訊旗下閱文集團分別在A股和港股上市,前者市值100多億元人民幣,后者市值超過800億港元。數字閱讀領域兩家獨大的局面基本確立。

              2018年1月18日,阿里文學舉辦首屆生態大會,未來1年阿里大文娛將大力推進影視、文學、游戲、衍生品等不同業務之間的“化學反應”,在商業化、大宣發、IP聯動、會員運營等方面為內容方不斷提供新玩法。

              至今,數字閱讀行業已經誕生了中文在線、掌閱科技、閱文集團3家上市公司。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三巨頭在網絡文學市場的布局逐漸明朗,對作者和IP的爭奪愈加白熱化,2018年將是各平臺比拼硬實力的關鍵期,距離數字閱讀行業洗牌可能不遠了。

              網文是數字閱讀主戰場

              縱橫文學CEO張云帆認為,2018年數字閱讀平臺之間真正競爭的是:IP和作者資源,以及外部渠道積累。他提出,2018年數字閱讀人群會持續增加、用戶付費意愿繼續增強,盜版數量減少,文學與影視聯動會更加頻繁。“(平臺之間的競爭)內部是內容、外部是流量。能否獲得外部流量的支持非常關鍵,因為流量是唯一的。從內容來說,內容儲備是你有我無的,IP衍生則各有本事。”

              打造網文界奧斯卡

              在內容儲備上,網絡文學行業幾大玩家做了一些相同的事,比如:辦大賽。

              時至今日,掌閱已舉辦2屆文學大賽,先后引入4萬余部優秀作品,很多獲得國家推優及扶持。1月15日,閱文集團舉辦第2屆網絡原創文學現實主義題材征文大賽,征集作品8300部(首屆大賽時這個數據是6000部),參賽作者超6700人、提交簽約作品達240部,簽約作品數超第1屆大賽兩年間的總和。從豆瓣集團分拆出來的豆瓣閱讀也一直在過去幾年連續舉辦征文大賽,2017年已是第4屆。

              巨頭們的戰果不可謂不豐厚。美國調查機構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認為,按平臺提供的作品數占網絡文學總數來計算,目前中國網絡文學的市場格局為:閱文72%,中文在線27.5%,掌閱5.2%,百度文學3.2%,阿里巴巴文學1.7%(含一部作品被多個平臺重復提供)。

              占據行業頭把交椅的閱文集團,擁有640萬注冊作者和960萬部作品,2017年上半年總收入達19.24億元。這是閱文IPO招股書上的數字。

              掌閱簽約原創作者達1.5萬名,其他類型作者近4萬人。近3年來,掌閱文學共引入優質作品7萬余部,其中網絡原創小說作品3萬余部,培育優質作品4萬余部。

              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CFO、阿里文學CEO宇乾在1月18日舉辦的阿里文學首屆生態大會上發布了新一期“IP星河匯”,宣布旗下60部精品IP全面向合作伙伴開放,并簽下酒徒、何常在、墨熊、風行烈、安思源等知名作家。

              帶著百度和完美世界基因的縱橫文學則低調很多。2016年百度文學和完美文學合并,并完成估值超過35億元的A輪融資,投資機構包括紅杉,富力集團董事長李思廉等。縱橫文學當年即實現盈利,2017年版權交易額近2億元。

              經年累月“囤作者,孵化IP”,用意非常明確——變現。但是,網絡文學行業表現出“高度依賴在線付費閱讀”的通性。2017年上半年,閱文集團數字閱讀收入占比達84.9%,版權及其他收入僅占15%,而掌閱數字閱讀占營收的比重高達94%。

              張云帆認為,網絡文學依靠在線付費閱讀獲取盈利是合理的商業模式,但是,在線付費閱讀比較健康的營收占比大約是60%,如果全靠付費閱讀則說明平臺IP經營和內容運營能力不足。平臺和作家創造優質內容、而用戶正越來越愿意為好內容付費,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用戶付費看內容應該是數字閱讀平臺的核心收入,版權經營則是長期創新。鼓勵用戶付費看正版應該整個社會提倡的,對于內容創造者來說,付費模式是一種良性循環。”

              網文市場有天花板嗎?

              數字閱讀平臺各顯其能,推出作者扶持政策也好、提供IP孵化渠道也罷,過去10年間網絡文學生產的IP已被搶購殆盡,也誕生了如《盜墓筆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古劍奇譚》等一批爆款。但是,當過去5~10年間的IP被消耗殆盡,下一階段的IP需求怎樣滿足?新IP從哪里來?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并不擔憂,他們認為隨著各大平臺簽約大量新作者,網絡文學市場還會源源不斷產生新IP。

              求同存異,各平臺在儲備內容和IP的方式上如出一轍,變現策略卻有不同之處。掌閱推出了iReader電子書閱讀器,硬件收入約占營收的3%,3年來已推出4款產品。而阿里大文娛集團布局下,2017年9月阿里影業發布了授權寶,在阿里集團內部,內容板塊正持續強化與電商板塊的聯動。

              對縱橫文學來說,2018年的方向還是按照既定軌道持續投入,持續培養作家、積累作品,鼓勵更多人參與寫作。張云帆介紹說,縱橫文學2018年的布局重點:一是繼續持續在版權上面進行投入,二是提升工具和閱讀體驗,三是嘗試向產業鏈上下游拓展,如影視劇本、漫畫等。基本立足于縱橫文學的內容和產品,拓展周邊服務、產業鏈上下游業務。

              張云帆提到“熊貓看書”和“縱橫看小說”兩個客戶端,在進行較大幅度版本升級的同時,還會增加對紙質書數字內容的投入,通過迭代APP和增強內容覆蓋提升用戶體驗。

              阿里大文娛似乎正全面對標騰訊互娛。閱文集團背靠騰訊海量用戶和流量,堅定地走IP泛娛樂全產業鏈開發,以IP為源頭,串聯起騰訊互娛的動漫、影業、游戲等板塊。宇乾指出,依托阿里生態,阿里文學的定位是以閱讀平臺和IP聯動平臺為基礎的綜合性基礎設施體系。阿里大文娛旗下UC、優酷、阿里影業、阿里游戲、阿里音樂、大麥網將分別從內容、渠道、衍生等角度與阿里文學協同。

              協同,是因為網絡文學市場有天花板。

              張云帆認為網絡文學有天花板,“但短期之內還不會觸頂。實體出版市場規模是1000多億元,網絡文學發展到1000億規模是可能的,有沒有天花板不能簡單臆測,一切都有可能。”

              阿里表現得更積極,宇乾表示阿里文學將發揮在內容、渠道、技術以及生態上的優勢,通過建設新基礎設施打造網絡文學的全新增量市場。

              增量從何而來?內容電商可能是一個看得見的出口。

              1月18日,阿里文學與天貓圖書達成合作,將打通線上、線下資源,建立數字閱讀分銷、代銷體系,助力實體書的電子化及多場景觸達,全面提升文學作品的流通與銷售效率,再次激活內容生產的源動力,全面擁抱新零售。

              下一步拼“出海”

              “網絡文學市場天花板可能出現的原因是生產力觸頂,因為優質作家是有限的。而用戶規模反而無需擔憂,即使中國閱讀人群飽和了還可以開拓全球市場,但是作者資源不是無限的。”張云帆如是說。 可以預見,當國內網絡文學市場格局漸定,各大巨頭將加快在海外市場攻城略地,這個時間可能就是2018年。

              中國網絡文學已經體現出世界性的影響,成為與美國好萊塢大片、日本動漫和韓國偶像劇并駕齊驅的“四大文化奇觀”之一。

              回過頭看行業發展,海外拓展最早的是掌閱,可以追溯到2015年7月,2016年掌閱加速海外布局步伐。2017年,閱文正式打響出海第一槍,5月上線起點國際,8月,起點國際正式宣布與知名中國網文的英文翻譯網站Gravity Tales達成合作。截至2017年8月,起點國際上線作品60余部,總量遠超所有翻譯中國網文的海外站點, 累計訪問用戶數近150萬。

              2017年8月,掌閱宣布與泰國出版龍頭企業紅山出版集團合作,將掌閱旗下一批優質原創文學作品授權與紅山集團翻譯成泰文。此前,掌閱已與北京美而藍科技咨詢有限公司(韓國授權代理機構)、馬來西亞彩虹出版集團簽約。如《指染成婚》小說改編的同名漫畫已登陸日本、韓國市場,該文在國內也擁有超高人氣,掌閱平臺總點擊量超過3億,全網總點擊超5億,書城粉絲近106萬人。#指染成婚#話題總量的微博閱讀數達到2984.1萬,討論數量102萬次。截至目前,掌閱文學已有100多部作品被譯成韓、日、泰、英等多種語言版本,海外版APP累計用戶達1000萬人。

              2017年年底,縱橫文學也悄然成立了美國分公司,選擇美國的原因是美國市場相對比較成熟,用戶量足夠大,閱讀習慣也比較好。張云帆還透露,縱橫文學考慮2019年上市,一方面是覺得時機成熟了,企業規模已經需要IPO,另一方面是競爭對手普遍IPO,縱橫也要借助資本市場抓住更多機會。

              這背后釋放的信號是:縱橫文學要大量發聲了。其實,縱橫文學已有不少動作。1月31日,大神作家夢入神機新書《點道為止》新鮮出爐,發布會現場主辦方宣布該文將啟動包括影視、游戲、動漫和周邊等在內的全平臺孵化。歆霖影業攜手咪咕數媒、縱橫文學和企鵝影視啟動IP全平臺孵化及數字版權上線。據悉,《點道為止》主要展示了中國功夫的玄妙世界,同時揭秘現代格斗、拳擊、自由搏擊和綜合格斗中的形形色色。

              對縱橫文學來說最拿手的還是文影聯動,這也是縱橫文學最核心的IP運營策略,“因為文學改編為影視作品最容易,而與其他泛娛樂板塊的衍生相對來說沒有那么緊密,比如改編游戲。”張云帆認為,影視賦予文字形象,有了影視、動漫等畫面以后,IP再向下衍生就會比較容易。于是,2018年,縱橫文學也將在動漫方面有所嘗試。

              再比如,去年,起點中文網大神作家天蠶土豆離開閱文加盟縱橫,9月,縱橫文學作為其新書《元尊》電子版權總代理,與熊貓看書、掌閱、咪咕、17K、火星小說、逐浪等平臺簽署合作協議,打破以往單一平臺發布的模式,促成《元尊》的全網發布。張云帆說這是一種新模式,平臺成為作家的經紀人,全網宣發。只是這種方式適合頂級作家,全網分發多平臺參與,降低版權成本、風險共擔,對作家來說可以獲得覆蓋全網流量的稿費分成。“對作者來說,更需要宣發資源、合作伙伴資源,甚至于內容指導,稿費可能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技術“加持”咪咕閱讀

              除了巨頭和上市公司,還有一股力量不容忽視——背靠8億中國移動用戶的咪咕閱讀。截至2017年底,咪咕閱讀匯集超50萬冊正版圖書內容,全場景月活用戶數8900萬。

              聯合亞馬遜發布閱讀器KINDLE x 咪咕,并利用人工智能優化用戶閱讀體驗,與科大訊飛聯合開發咪咕靈犀。“技術”是咪咕差異化同業的一個明顯標簽。

              咪咕數媒總經理張燕鵬直言:“今年技術布局重點是人工智能,以期在作者生產創作、優秀作品傳播和用戶閱讀體驗方面帶來大的變革。”

              1月12日,咪咕閱讀作家盛典上提出“2018年新政策、新科技、新服務、新動態”,其中,“新科技”包含創收新平臺及寫作助力神器。新產品“靈犀馬良筆”集一鍵語音創作錄制、實時語音轉寫、無線上傳發布、掃描翻譯辭典四大功能于一身。1月15日,咪咕數媒與華數集團簽訂戰略合作,現場發布“AIP沉浸式全場景理念”,將AI與人和IP連接起來。

              具體來說,在傳播上,通過人工智能及大數據做千人千面智能識別與推薦。針對不同受眾做出不同推薦導語;根據用戶閱讀習慣自動生成相應推薦。在用戶體驗上,咪咕閱讀通過VR虛擬現實等立體多元化載體給讀者更豐富的體驗。全媒出版包括紙質出版、電子出版、有聲出版、視頻出版以及衍生出版等五種形態。

              張燕鵬介紹說,2018年,咪咕數媒的重點業務是咪咕閱讀、咪咕靈犀和手機報。咪咕閱讀將從5個方面展開布局:一是未來2年內斥資30億培養和孵化優質原創IP;二是加強AR及有聲書制作,聯合有聲出版專業委員會促進行業良性發展;三是不斷拓展政企客戶企業閱讀定制服務;四是升級打造以“悅讀咖”“悅聽咖”品牌知識見聞線上線下分享活動;五是開展網絡文學精品翻譯項目,助力網絡文學海外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8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出版融合發展(咪咕數媒)重點實驗室在浙江杭州正式揭牌成立。作為全國唯一一家數字閱讀領域的重點實驗室,咪咕數媒攜手共建單位初步建立了以七大技術為核心的技術研發方向,以期推進全媒出版領域的創新研發,構建移動閱讀新媒體內容供給新模式。目前依托總局平臺,已與武漢、遼寧實驗室開展創新合作,聯合三大運營商推進“全國電子書行業標準”建立。

              豆瓣閱讀謀突圍

              在出現了閱文和掌閱兩家上市公司后,投資機構認為,數字閱讀行業已經出現了“天際線”,其他平臺面臨著極大突圍壓力。

              隨著行業發展網絡文學將向資金密集型、人才密集型演變。小公司會越來越艱難,而且一定會發生新一輪的兼并重組。未來,巨頭對整個市場的合縱連橫,把控能力會變得更強。強者愈強。

              從豆瓣集團拆分出來的豆瓣閱讀能走出一條通路嗎?

              豆瓣無疑是非常有代表性的閱讀互動社區,用戶粘性廣受認可,但是,豆瓣平臺上的用戶粘性能否轉化成豆瓣閱讀的成長力呢?豆瓣閱讀CEO戴欽對此毫無遲疑,她直言“豆瓣閱讀一開始就是奔著賺錢去的”。2017年年底,豆瓣閱讀獲得來自檸萌影業6000萬元A輪融資。

              豆瓣閱讀選擇了一條與眾不同的賽道——類型小說。戴欽的信心可能正來自于豆瓣閱讀IP開發的成果。豆瓣閱讀官網的“影視改編計劃”頁面顯示:已經售出的故事15個、待改編故事作品120余個。戴欽告訴記者“豆瓣閱讀的作品,一直受到出版和影視行業的重視。截至目前,原創作品已出版實體書49部,還有40余部作品正在出版隊列當中;數十部小說正在和一線影視制作方合作。”據悉,影視版權開發收入約占豆瓣閱讀收入的40%,原創作品付費閱讀和電子書等線上收入約占40%,轉授權、紙書出版等其他收入占20%。

              版權“好賣”是因為類型小說特點明確,篇幅更短,大多是3萬~5萬字的中篇,或是30萬字的長篇,題材與現實聯系更緊密。戴欽的判斷是類型文學市場還是一片未開發的處女地。“文學市場的細分,會為中小型數字閱讀平臺提供更多機會。這些年來,大量國外小說和影視作品進入中國,年輕人的閱讀和寫作品味有了很大的不同,評價作品的標準也變得更多元。針對這些變化,我們希望開辟類型化小說的更廣闊天地,發掘更多樣的作品形式,實現更好的流行性和文學性上的兼容。”

              但是,類型小說并不是豆瓣閱讀全部。“豆瓣閱讀今年還將開辟新的作品類別,對一些不同的內容形態提供支持。”戴欽主要介紹了豆瓣閱讀自助式作者寫作系統和全平臺讀者閱讀服務。

              自助寫作系統為作者提供了很好的創作體驗,豆瓣閱讀也建立了快速而全面的作者服務和作者響應機制,并推出了多項圍繞作者和作品展開的運營活動,以幫助作者獲得更快速的創作成長和收獲更大的影響力。

              在全平臺讀者閱讀服務方面,運營4年來,豆瓣閱讀積累了為數眾多的類型小說核心讀者,他們有豐富的類型小說閱讀經驗,也能提供高質量互動與反饋,對作者而言同樣是巨大的寫作動力。

              “通過與出版、影視等相關產業鏈伙伴的合作,幫助原創文學作品實現更廣闊的人群覆蓋和更大的影響力,這也一直都是我們努力在做的事情。”戴欽說,豆瓣閱讀將在作品開發過程中同時向前后兩個方向提供支持,讓作為平臺特色的高質量作品不斷涌現,也讓這些作品能更快地轉化為內容和娛樂產品。在戴欽的計劃中,未來1年,豆瓣閱讀的重點是擴大用戶和營收規模,月活比現在有1倍或更高增長。

              相關閱讀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巴中 | 海拉尔 | 柳州 | 义乌 | 长葛 | 安康 | 柳州 | 辽源 | 七台河 | 宁波 | 象山 | 玉树 | 怀化 | 阿勒泰 | 大庆 | 仙桃 | 临汾 | 青海西宁 | 万宁 | 新乡 | 秦皇岛 | 呼伦贝尔 | 温岭 | 巴彦淖尔市 | 山南 | 陵水 | 阿拉善盟 | 忻州 | 怀化 | 绥化 | 包头 | 安庆 | 陇南 | 广饶 | 鄂尔多斯 | 瑞安 | 高密 | 启东 | 商丘 | 通化 | 张掖 | 雅安 | 海拉尔 | 常州 | 惠东 | 青海西宁 | 金昌 | 大丰 | 茂名 | 北海 | 黄冈 | 沭阳 | 晋中 | 邳州 | 和田 | 天长 | 滨州 | 和田 | 长治 | 嘉兴 | 宿州 | 阿克苏 | 肇庆 | 玉溪 | 丽水 | 滕州 | 大庆 | 灌南 | 海南海口 | 平顶山 | 莆田 | 仁寿 | 六盘水 | 衢州 | 宣城 | 晋中 | 海宁 | 江西南昌 | 黔南 | 项城 | 醴陵 | 滨州 | 廊坊 | 顺德 | 揭阳 | 铜川 | 遵义 | 灌南 | 牡丹江 | 济宁 | 湛江 | 衢州 | 潮州 | 瓦房店 | 嘉兴 | 延安 | 永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