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一個27歲的女孩寫了一部800頁的小說

              2018-2-27 09:51| 編輯: admin| 查看: 27623| 評論: 0

              2013年10月15日,埃莉諾·卡頓憑借長篇小說《明》(又譯名《發光體》)(The Luminaries)摘得當年布克獎。此書長達800多頁,至今仍是布克獎歷史上篇幅最長的獲獎作品。

              1985年出生的卡頓也成為布克獎歷史上最年輕的獲獎者,這在當時,可謂是英語文學界一件舉足輕重的事件。時隔四年之久,此書的簡體中文版本終于面世。

              此前,卡頓只發表過一部處女作《彩排》。此書一經出版,便獲得眾多獎項,卡頓本人也因此被英語文學界稱為“年度小說黃金女孩”,還被評為21世紀新西蘭文壇最受矚目的新銳作家之一。

              無論是處女作《彩排》,還是布克獎獲獎作品《明》,卡頓的作品都呈現出一種獨特而又鮮明的個人風格——一種接近自我陳述而又酷似客觀評價的敘事方式、帶有陰郁低沉的基調卻包含些許光明和希望的場景、遠離近身現實卻又吐露人性共性的人物。

              這個27歲(獲布克獎時的年齡)的女孩,似乎有著一個和其年齡不匹配的復雜心理和對命運的深刻理解。

              評委會主席羅伯特·麥克法蘭稱《明》為“令人眼花繚亂的作品,發光而又浩瀚”。麥克法蘭說,千萬不要因該書的厚度而卻步,它的“結構之緊密堪比太陽系儀”。

              這本書共分為十二章,原著是一冊本,這次中文簡體分成了上下冊。據說當初作者設定每一章節的長度均為上一章節長度的二分之一。所以第一章的篇幅長度就是半本書的厚度。每個章節的劇情都在開篇告訴你,這樣在開始就敘述結局的寫法,可謂大膽而又自信。

              這不免使人想起中國最偉大的長篇小說《紅樓夢》。《紅樓夢》的作者和作品內容生活在同一個時代,而卡頓的作品則將眼光放到距離自己生活一百五十年前。《紅樓夢》的主人公身上多多少少帶有作者的身影,那是一個比紀實作品更加真實的寫作方式。而卡頓則完全拋開自身生活的時代,描寫了一群和自己生活相距甚遠的人物。

              “鮑爾弗意志太強而不承認哲理,除非是最具實用價值的一類哲理。他的開朗豁達使他無法理解絕望,對他來說絕望就像一口深不可測的礦井,有深度而無寬度,因為與世隔絕而窒息,只能靠觸摸來尋找方向,任何形式的好奇心都會被扼殺。他對靈魂沒有真正的興趣,只把它看作更活躍、更深刻的幽默與探險之奧秘的托詞。關于靈魂的黑夜,他沒有任何想法。他常說,在任何程度上,他賦予關注的唯一內在空洞就是他的胃口……”

              卡頓的文學形式和寫作技巧使之“格外扣人心弦”,她的寫作手法十分嫻熟,堪稱“文字布局與節奏的掌控者”。這恐怕也是除了作者年齡和小說篇幅以外,足以打動評委的一個重要專業要素。

              解讀作品是難事,何況是這本備受矚目的巨著型作品。

              古往今來,文學家、評論家、思想家,甚至革命家都對一部部經典作品有所解讀。然而,這種現象更多地存在于“大作家”和“重頭作品”上。因為“大”和“重”,文本想要表達的信息就更多,生出的議論也就更多。而作家真正的本意究竟是什么呢?恐怕只有通過閱讀文本本身才能有機會體會到。但是,閱讀的主體總是千差萬別,無論多么專業的評論者,都無法避免站在自身的立場和角度,帶著自己對于文學的要求,從自身感興趣的點出發進行解讀。

               

              ■試讀

              那年我二十四歲, 住在西班牙伊比薩島安靜、美麗的一角。在九月的短短兩周中, 我就不得不返回倫敦, 返回現實世界, 與六年的學生生涯和暑期工作告別。我已經拖延了太久, 不愿真正步入成年, 這個問題像烏云一樣一直懸在我頭頂,現在它終于化為暴雨,澆在我身上。

              頭腦最怪異的地方是, 即使里面驚濤駭浪, 外表也可以風平浪靜, 除你之外其他人根本看不出來。

              ——《活下去的理由》

              [英] 馬特·海格 江西人民出版社

               

              握著方向盤的手忍不住用力,掌心冒著汗。車速已經放慢,順利駛過了彎道。高之忍不住吐了口氣。剛才的彎道就是車禍地點。雖然彎道并不是很危險,但因為朋美在這里發生了車禍,所以他格外謹慎。朋美已經死了三個月。梅雨季節終于結束,每天的陽光都很燦爛。

              上個星期,朋美的父親森崎伸彥問他,要不要和他們一起去別墅。森崎家每年夏天都會去別墅避暑幾天,高之今年原本會以朋美丈夫的身份參加。

              ——《假面山莊》

              [日] 東野圭吾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墨水瓶投下一個抖動的圓形影子,我正在專心致志地描畫它的輪廓。遠處的一間屋里時鐘在打點,我呢,又是一個精神恍惚、老像做夢一般的人,還以為是有人在敲門,先是輕輕地敲,接著敲得越來越響。來人敲了十二下,停下來等候。

              “是的,我在家,請進……”門把手怯生生地轉動一下,滿身流汁的蠟燭斜了一下燭光。來人往旁邊一閃,站在了長方形的陰影之外,只見他彎腰弓背,灰衣上披著星夜的霜塵。

              ——《納博科夫短篇小說全集》 〔美〕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

              上海譯文出版社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阿克苏 | 泰州 | 吉林长春 | 克拉玛依 | 毕节 | 昌吉 | 宜宾 | 海南海口 | 宝鸡 | 如皋 | 鹤岗 | 德州 | 湖州 | 阿里 | 楚雄 | 大兴安岭 | 灌南 | 泰州 | 晋中 | 阳江 | 大庆 | 信阳 | 包头 | 张家界 | 余姚 | 如东 | 巴彦淖尔市 | 孝感 | 鸡西 | 博尔塔拉 | 泰安 | 绥化 | 黑龙江哈尔滨 | 绥化 | 龙口 | 保亭 | 迪庆 | 南平 | 泉州 | 深圳 | 榆林 | 龙岩 | 陕西西安 | 石河子 | 蚌埠 | 秦皇岛 | 江西南昌 | 玉环 | 招远 | 云南昆明 | 宜春 | 莱芜 | 自贡 | 南安 | 莆田 | 永新 | 常德 | 安顺 | 济宁 | 河北石家庄 | 渭南 | 南京 | 澄迈 | 浙江杭州 | 郴州 | 安顺 | 乐清 | 日喀则 | 吕梁 | 日照 | 吐鲁番 | 迁安市 | 衢州 | 威海 | 安阳 | 攀枝花 | 垦利 | 石嘴山 | 中山 | 桐城 | 淄博 | 灵宝 | 昆山 | 玉溪 | 常州 | 甘肃兰州 | 忻州 | 鄂尔多斯 | 乌海 | 儋州 | 朝阳 | 周口 | 西双版纳 | 榆林 | 宁国 | 临汾 | 洛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