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散文的創新與堅守——兼談石英的散文

              2018-3-30 10:51| 作者: 紅 孩|編輯: admin| 查看: 17537| 評論: 0

                寫散文多年,我的體會越來越多,歸納起來,主要是哲學和審美問題。當下的散文作者,有相當多的人提出或正在嘗試著散文的創新。創新是相對于傳統而言,抑或是相對于守舊而言。我以為,白話文發展上百年了,散文寫作的高峰也經過了幾個輪回,不論進行怎樣的創新都不為過。問題是,這些創新有沒有實質意義的突破,如果只是空喊口號,或者說所做的嘗試同行不接受,讀者不響應,那這個創新就值得懷疑。

                90年代初,賈平凹在創刊《美文》雜志時,提出了大散文概念,在文壇引起很大的關注。關于何謂大散文,賈平凹已經說得很清楚,即鼓呼散文的內涵要有時代性,要有生活實感,境界要大,拒絕那些政治概念性的東西,拒絕那些小感情小感覺的作品,藝術抒情的作品,可能會使散文的路子越走越窄,導致散文更加淪為浮華和柔糜。在這之后,余秋雨的散文橫空出世,真正地實現了一次大散文的成功嘗試。繼余秋雨之后,有相當多的散文作家模仿或步余氏散文的后塵,開始進行文化散文的寫作。

                新中國成立以后,散文界也曾出現過各種創新,成功者如楊朔、秦牧、劉白羽等人。楊朔的散文,是敘事抒情的典范,在讀者中更具有影響力。秦牧的散文,融知識性、趣味性、文學性于一體,屬于隨筆、小品類型,其影響雖然沒有楊朔那么廣泛,但在知識界、文學界還是廣受推崇的。自90年代后,散文創作開始甩開楊朔模式。這主要隨著整個社會的向內轉而開始的,比起前10年小說、詩歌、報告文學的干預社會,散文顯然是落后了。自進入90年代后,隨著整個社會的轉型,散文開始有了用武之地,不論是心靈雞湯,還是對歷史文化思考,許多作家都寫出了與以往不同的散文樣式。當然,擺脫楊朔模式,并不是忘記楊朔模式,也并非徹底否定楊朔模式,即使到今天,我們有相當的作家散文寫作或多或少還有楊朔的影子。我覺得這很正常。誰能說我們的寫作不受魯迅、朱自清、冰心的影響?

                在此我想談談作家石英的散文。石英50年代開始發表作品,詩歌、小說、散文、紀實文學皆有大的成就。就散文而言,以他的年齡和創作成熟期,應排在楊朔之后賈平凹之前。我是在80年代初開始讀石英散文的,印象中他走的是楊朔的路子,其散文是詩性的。90年代我們相識后,發現他的散文開始轉向隨筆化、文史化,有時也寫寫敘事抒情散文。

                2013年,石英出版了《石英散文新作選》,他在自序中說:“我之取名‘新作’,潛隱的含義,即不滿足于數量的積累,志在隨著時光的推進,閱歷的豐厚,盡可能在對事物的認識上、生命的感應上應具有更新的發現,更深的發掘,盡量使讀者讀起來不只是覺得充其量是篇目的疊加,而不能受到任何新的觸發。因此,求新是我的一個不能繞過的目標。”

                對于近些年盛行的文史類散文隨筆,石英認為,“作為一個尚有追求不甘俗常的作者而言,如果較大量的筆墨還只限于鋪敘和介紹一些文史資料,固然亦可起到某種傳播知識的作用,但少了對讀者較深刻的啟示,我認為仍未充分的盡到一個作家的職能”。鑒于此,石英在近年散文創作中,重新寫就了《再讀袁崇煥》《再讀北戴河》等篇章,顯然,較之過去的抒情,現在更多的是進行了對歷史的沉思與思辨,這種思辨重點不是考證歷史是否真實,而是將自己的人生經歷融進去,這樣就有了屬于自己的獨家認識。在當代作家中,石英的史地哲知識首屈一指。以石英的閱歷、知識,他也是有資格對歷史進行臧否的。我喜歡石英對歷史的思考,他的思考是樸素的,通人情的,還是風趣的。

                石英的散文是隨著年齡的變化而變化的。一個作家,不囿于自己熟悉的套路寫作,進行各種有益的探索與嘗試,這是難能可貴的。但我總是覺得,進行新的嘗試固然新鮮、刺激,可一旦背離了原來的自己也未必就那么盡如人意。就我個人而言,我還是喜歡石英的抒情散文,如早些年發表的《進入瑞士》《阿爾卑斯山的夕陽》《北戴河聽濤》等,都是不可多得的美文。在這本《石英散文新作選》中,我還是發現在一些篇什中依然保持著他抒情的優勢。如在《井岡雕塑圖》中,作者寫道:次日午飯后,我們乘車下山時又從雕塑園門前經過。我想再與這些井岡山根據地的開創者和戰斗者告別。留給我的最后一個影像是:雕塑的神情似乎在相互尋問:“曾記否,同志哥在一口鍋蒸過紅米南瓜?”回答當然是無聲的。但園周樹叢中那叫不上名來的翠鳥卻搶先作出了有聲的回答:“記得,記得!記得!”又如,“來到梨鄉,我不禁迷失了方向。這種迷失,不是因為天氣不佳或路途不明,而是由于這梨鄉太廣闊,竟使我有些眼花繚亂了。平時一般形容廣闊愛用‘一望無際’,在萊陽的梨園中,一望倒是‘有際’的,但那是因為秋日的梨樹狀貌太盛大,梨子結得太密實,盡管我想望眼欲穿,卻也僅及數尺之距。任憑我馳驅自己的想象,也難以估明這梨陣的縱深有多遠。”(見《萊陽梨鄉感懷》)面對這樣的文字,我們是不是有種久違的感覺呢?從中,讀者不難看出這里有楊朔的影子,然而,這種影子又恰恰是抒情散文所具備的。也許有人認為時代變得具體而實用,抒情成了一種奢侈,可我要說,我喜歡這種抒情,散文不抒情還叫散文嗎?

              相關閱讀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库尔勒 | 酒泉 | 那曲 | 甘南 | 武安 | 金昌 | 安庆 | 新疆乌鲁木齐 | 十堰 | 黔东南 | 天水 | 连云港 | 六安 | 济宁 | 沛县 | 湖南长沙 | 大庆 | 通辽 | 乐平 | 吉林长春 | 江门 | 永康 | 秦皇岛 | 大庆 | 乐山 | 启东 | 郴州 | 张家界 | 扬中 | 马鞍山 | 鸡西 | 海西 | 铁岭 | 攀枝花 | 荣成 | 和田 | 大庆 | 开封 | 萍乡 | 酒泉 | 天长 | 七台河 | 菏泽 | 玉溪 | 娄底 | 大庆 | 宿迁 | 滨州 | 陇南 | 邵阳 | 湖南长沙 | 迪庆 | 通辽 | 安康 | 汝州 | 三门峡 | 澳门澳门 | 铜川 | 阿拉善盟 | 孝感 | 白银 | 常州 | 岳阳 | 偃师 | 双鸭山 | 姜堰 | 江苏苏州 | 大庆 | 霍邱 | 朔州 | 资阳 | 大庆 | 厦门 | 怀化 | 铜仁 | 湖北武汉 | 建湖 | 保亭 | 乐山 | 乌海 | 四川成都 | 柳州 | 汝州 | 阜阳 | 安吉 | 江西南昌 | 孝感 | 安吉 | 衡阳 | 新余 | 温岭 | 临汾 | 喀什 | 鞍山 | 丹东 | 枣庄 | 漯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