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小村仲夏夜

              2018-11-5 11:27| 來自: 中國散文網|作者: 安徽省 陳學超|編輯: admin| 查看: 4831| 評論: 0

                夜幕像一張大網似的撒下來,罩住了這個不大的村落。兩間低矮的草房里,小剛和他的弟弟小強正緊張地跑前跑后忙碌著,照顧生病的奶奶。奶奶發燒了,滿嘴說胡話,鬼呀神呀都一起來到床前跟她拉家常。

                看到這種狀況,小哥倆都嚇得慌作一團。小剛跪在奶奶床前哀求:“奶奶,你別再硬挺下去了,我去借輛板車,拉你去醫院。”

                奶奶喘著粗氣叫住欲朝外走的孫子:“剛子,別……去,我……沒事。”

                奶奶知道兒子在工地上風餐露宿地打工,掙錢不易,她去醫院住上一天,兒子就得拼命將手里的瓦刀多揮舞幾下,所以,她死活都不肯去。

                小剛看奶奶執意不去醫院,人又燒得不輕,翻箱倒柜才給她找到兩片看不清楚模樣的藥,看看日期已經過了仨月。

                奶奶服了藥,躺下后嘴里喃喃地說:“瞎……瞎……這回真要瞎了。”

                “奶奶,你要吃蝦嗎?”

                奶奶翕動著嘴唇,說話含糊不清,小剛和弟弟都沒弄懂她的意思。

                “奶奶平時眼神就不大好,這會看來真的要瞎了。”小強說。

                “你胡說!奶奶說她要吃蝦。奶奶平時就愛吃蝦。”小剛瞪了弟弟一眼,二話沒說,帶上張蝦的工具朝村外走去。

                小強追了上來:“哥,我想和你一道去給奶奶張蝦。”

                小剛訓斥弟弟:“都去張蝦,誰來照顧奶奶?你給我回家待著去,胡亂跑,看我回來怎樣收拾你!”

                小強噘起了嘴,朦朧的月光下,隱約可看到他那張臉寫滿了不高興。

                奶奶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那刺耳的聲音,把睡在床上的貓給嚇跑了。

                微黃的月光下,小剛提著張蝦的器具在快速走著。

                村東有面池塘,盛產魚蝦,村里那些喜歡嘗鮮的男人,都愛到這里來收獲他們的戰利品,不單單是白天,夜晚也來。小剛時常看他們逮魚摸蝦,看的次數多了,他也學會了這個東西。今晚有了大人們的陪伴,小剛也就不感到寂寞了。四周一片靜謐,各種小蟲在草叢里淺吟低唱,偶爾有一兩只螢火蟲從蘆葦叢中飛過,劃出一道微弱的亮光。為了張蝦的需要,不少人只好用上了燈具。討厭的蚊子不時對人們發起襲擊,那些有備而來的人紛紛點起蚊香。小剛走得匆忙,沒有帶上這個東西,為了讓奶奶吃到可口的蝦米,他只有默默忍受著蚊子的輪番轟炸。過了一會兒,小剛把張蝦的籠子拽上來,用手電一照,他不由樂了起來,嘿,還真不少哩!小剛才想把籠子再次扔進水里,小強哭喊著跑過來了:“哥,哥……”

                小剛立馬有了不祥的預感,猜到奶奶出狀況了,撒腿就往家跑。只見奶奶呼吸急促,樣子很是嚇人。哥倆大哭起來:“奶奶,奶奶……”

                奶奶仿佛睡死過去了,一點反應都沒有。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小剛和小強都不知如何是好,兩個人都是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愣了一會兒,小剛這才想起來給爸爸打電話,要他趕快回來。然而,倒霉的事全讓他攤上了,剛摁了兩個數字鍵,手機突然沒電了!小剛氣得真想把它給摔碎了!怎么辦?怎么辦?小剛簡直急瘋了。

                小強突然想到了鄰居牛濤,適時地提醒了一句。

                “咱家跟他家有過節,他肯幫咱嗎?”小剛遲疑著,打心里就有些不大情愿去求牛濤這個人。

                “你怕張嘴,我去。”

                小強剛走,小剛隨后跟了過來,他覺得自己是哥哥,應該更有擔當一些才對。

                “嘭嘭嘭”,小剛不顧一切地敲門。都半天過去了,屋內像死寂一般,聽不到任何響動。小強拽了哥哥一把,要他別再費勁了,趕快離開這里。雖說小強才是個八歲的孩子,他也知道這里面的是非曲直:因為宅基地的事,爸爸和牛濤打了一架,他一時氣憤,用磚頭砸了牛濤的腿,當時牛濤就疼得哎喲叫了一聲。小剛更加懂得,從那以后,他們家和牛濤家已經結下了很深的積怨,他肯幫他們的忙那才叫一個奇怪!

                回來的路上,哥倆都是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沒人幫助,這下奶奶真得沒救了。突然,從路旁的草叢里站起來一個人,看情形,他剛在那里解罷手。突如其來的情形把哥倆嚇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是牛濤。兩人把頭一扭,才想走開,牛濤率先說,他剛得知小剛奶奶生病這件事。牛濤一邊說就一邊掏出了手機,撥通了小剛爸爸的電話。見此情形,小剛感到很詫異:既然他們兩家結了怨,牛濤為何還要保存他爸爸的手機號碼,不刪掉它呢?

                牛濤看哥倆還愣在那里,說:“我知道你家的架子車早就壞掉了,想把你奶奶往醫院弄,沒有這個還真不好辦。不過還好,我家的沒壞。”說到這里,牛濤不住地嘆氣,這年頭都想著外出掙錢,把老人撂在家里,一旦生了病,都找不到人往醫院抬。

                在去醫院的路上,小剛不解地問牛濤:“叔,那次我爸扇了你一耳光,我不理解,你為什么還要幫我們?”

                牛濤似乎忘記了這回事:“事情都過去了,還提它干啥。”

                小剛仍憂慮重重:“叔,就是你肯把我奶奶往醫院弄,我家沒錢給奶奶看病還是白搭。”

                牛濤仰頭看了一下天空,說:“剛子,你看,月亮在對我們微笑呢。”

                小剛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還真是,這會兒,月亮已經從薄薄的云層中鉆了出來。他不由想到了那句歌詞:“月亮代表我的心。”

              上一篇:理 解下一篇:酒 緣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绍兴 | 保定 | 海安 | 丽水 | 聊城 | 甘孜 | 改则 | 雄安新区 | 安岳 | 牡丹江 | 广安 | 沛县 | 乌海 | 崇左 | 启东 | 石河子 | 阿拉尔 | 神农架 | 灌南 | 通化 | 南阳 | 唐山 | 承德 | 岳阳 | 娄底 | 济宁 | 定西 | 新余 | 襄阳 | 新余 | 邯郸 | 神木 | 项城 | 绍兴 | 保定 | 日照 | 南京 | 娄底 | 牡丹江 | 张家口 | 南阳 | 苍南 | 乌兰察布 | 和田 | 自贡 | 揭阳 | 渭南 | 赵县 | 景德镇 | 临汾 | 迁安市 | 清徐 | 曹县 | 北海 | 双鸭山 | 黑龙江哈尔滨 | 唐山 | 济宁 | 抚顺 | 迁安市 | 永州 | 吉林 | 清徐 | 长治 | 海西 | 榆林 | 珠海 | 吴忠 | 明港 | 伊犁 | 宿州 | 南安 | 泸州 | 甘孜 | 吐鲁番 | 鹤壁 | 哈密 | 眉山 | 桐城 | 陇南 | 赵县 | 宜都 | 郴州 | 商洛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常州 | 丽水 | 鄂尔多斯 | 乌海 | 清远 | 义乌 | 蓬莱 | 嘉善 | 临汾 | 盐城 | 忻州 | 柳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