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燦燦萱草花——燦燦萱草花,羅生北堂下,南風吹其心,搖搖為誰吐 ...

              2018-11-29 09:37| 來自: 中國散文網|作者: 山東省 田 野|編輯: admin| 查看: 6494| 評論: 0

                最美人間四月天,北方的四月末溫煦的春日正濃。

                正值假期,我和先生及其兄弟弟妹,四人驅車去看望母親唯一的妹妹,已75歲的姨母和80歲的老姨父。一樹樹的繁花雖已落得差不多了,但滿目的青蔥翠綠依舊是蕩人心脾,路上兄弟談論的也都是小時候為數不多的回憶,三個多小時路,就在回憶和期待中很快過去了…

                …

                老姨和姨父住在肥城的一個老礦區,是個很舊的宿舍小區。家中只有老姨父在接待我們,老姨因血壓問題還在醫院。80歲高齡的姨父身板高大硬朗,但也因去年做過手術而清瘦了不少。姨父年輕時有十多年一直在井下勞作,靠繁重辛苦的工作支撐著這個家,和姨母五十

                多年來共同養育了四個子女,真的是很不容易。親人們的相見自然是熱烈而又激動,姨父忙著為我們燒水,但弟妹堅持讓他坐下,由她來親自泡茶,我知道,她是想盡可能地多做一點來表達對老人家的一份心意……

                我有點受不了這樣濃烈的親情碰撞,眼睛總是想要濕潤,于是借故出來,在門透透氣。

                三層的小樓已是破舊,被風雨侵蝕的青磚仿佛在訴說著歲月的故事。姨父和先生一家雖然沒有血肉至親,但是在和姨母相濡以沫的五十多年光陰中,在家境極為窘迫的情況下多年贍養著老岳母,就在這樣一個老房子里,小得不能再小的房子中,拉扯大四個兒女,善待照

                料著老母親,用理解和付出,為姨母的家庭做了太多太多。外甥們對姨父的感情也如同對待父親一樣沒有間隙和夾雜。

                陽光很好,斑駁的樹影下,一位腿腳不好的老人在曬太陽,看我竟沒有絲毫的生分感和我聊天,原來老人家是老姨的對門,也是85歲了,她和我說著她的故事,是一生的故事,老人的手指是變形的,在撫育五個兒女的勞作中落下的。她說的最大的愿望就是愿意看到子女

                ,囑咐我要多回家看看。說話時聲音已是哽咽。我欲開,忽覺滿腮已是淚水。

                “思爾為雛日,高飛背母時,當時父母念,今日爾應知”。

                此刻我忽然意識到,我無論躲到哪里,也躲不開這世上所有父母對兒女的那份樸素而又偉大的感情。

                破舊的小樓中,寧靜的時光中,還有多少人間故事就這樣的自然地流淌其中……

                時間已近中午,我們一起到醫院接老姨回家,今天也正好是她出院的日子。淡綠色的病房中,窗子下那個小小的身影就是姨母,她坐在病床上,等著外甥們的到來。千言萬語都問不完的問候中,姨母抓著這個孩子的手,抓著那個孩子的手,親不夠。數次眼眶溫潤,我不

                敢看她老人家的眼睛,故意地找些有三沒兩的話,哄著她開心,可是眼睛落在她那灰白頭發上,內心沖撞上來的一股熱流緊緊地堵在喉頭。我的大腦有些空白,只有輸液管中一滴一滴晶瑩的水珠,在提示著時間還是那樣不慌不忙地走著。

                中午的聚餐是熱烈的。兩個弟弟和侄子找了家最好的酒店來招待我們,要點最好的菜,要上最好的茶,希望用最好的來招待哥嫂,滿滿的都是久別重逢親不夠的手足情。兩個弟弟常年奔波于辛苦的運輸途中,黝黑的臉龐上透著山東人的誠懇質樸,他們用自己的力氣和汗

                水來營造著幸福的生活,當我再遇到從事運輸的人定會從心底里多出一份親切感,因為,我的弟弟們也在他們中間呢。

                席間,弟弟手機上找出一張照片,是四十多年前,先生陪同母親到姨家送表時照的。那是個物質匱乏的年代,買只表也得憑票,很不容易買得到的。照片上母親和姨母兩姐妹還是正值芳年,弟弟們也還是一臉稚氣,最小的妹妹也才有5、6歲的樣子。這樣一張照片,把時

                光一下子拉回到那個年代。與姨母和姨父聊得最多的還是小時候和過去家鄉的人和事,有感慨,有遺憾,有欣慰……這些在他們的記憶中還是那么得清清楚楚,因為,故鄉的人和事早已水乳交融在他們一生了。看到我用手捂了下脖子,姨母堅持要我穿上她的一件衣服,

                這是一份慈母對兒女的下意識的關愛,無論是多大年紀,在她的眼中我們依舊是個孩子,依舊需要她的呵護和照顧。其間,小小的房間被所有的親情所包圍,沖撞的內心和一次次感動。故意的岔開話頭,故意地掩飾著這份溫暖,我們所有的兄弟姐妹簇擁在老人家的身邊

                再一次合影,這與上一次的合影已整整間隔了40多年﹍﹍孩子們已經長大,都已是娶妻生子,甚至母親與我們也已是陰陽相隔。我們用生活的各種理由來推脫看望姨父姨母,可他們心甘情愿,沒有絲毫抱怨,甚至是唯恐自己給孩子們增添一份麻煩。其實他們要的真的是

                不多,只是常回來看看﹍﹍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當我們分別時,姨母拉著我們的手,只是重復著一句話:“住下吧,住下吧,再來啊,一定再來啊,”眼圈一次次的紅,我故意說輕松的話緩和著有些沉重的氣氛,可是當車子就要開動時,先生和姨母擁抱分別的那一剎那,所有的掩飾在噴薄流淌

                的真情中轟然坍塌,所有人幾乎都不能自已。母子相擁,久久不愿意分開,淚眼婆娑中更有對姨母和所有親人的離別不舍之情。

                車子終于開動了,車上的我們已失聲并不能自已,窗外的春風也是熱的讓人有些透不過氣來,一片片的綠色迅速地退向身后。腦海中浮現起從未謀面的婆母,因為對于她老人家來說,有“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巨大的人生遺憾!母親大人:今日我們所做可否能安慰你心?

                你若安在,今日當是何等圓滿。

                春月是萱草花開的季節,古時候當游子要遠行的時候,就會在北堂上種上萱草,希望減輕母親對孩子的思念,忘卻煩憂。全世界的母親多么的相像,她們的心始終一樣!世上的每一對母子都是生死之交。當母親用整個的生命孕育、撫育、養育成人的我們,當她的生命日

                暮之時,我們又能回報多少呢?此生的相遇之后,我們和母親又會在哪里重逢?還會在春月嗎?

                春風中搖擺的萱草花啊,你是在為誰撫平惆悵,你是在為誰吐露著芬芳?

                
              上一篇:我的養母下一篇:母親墳頭的迎春花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瑞安 | 濮阳 | 武威 | 新余 | 鄢陵 | 汉中 | 济南 | 图木舒克 | 桐城 | 安徽合肥 | 临猗 | 宿州 | 东台 | 霍邱 | 镇江 | 云浮 | 临沂 | 三亚 | 德州 | 建湖 | 兴安盟 | 毕节 | 禹州 | 临海 | 扬州 | 浙江杭州 | 江门 | 西藏拉萨 | 吉林 | 南平 | 文昌 | 黄山 | 海东 | 张家界 | 台中 | 咸宁 | 深圳 | 馆陶 | 淮南 | 盘锦 | 宁夏银川 | 嘉兴 | 百色 | 陕西西安 | 泸州 | 香港香港 | 绵阳 | 咸阳 | 德宏 | 黔东南 | 崇左 | 宁波 | 双鸭山 | 承德 | 汕头 | 庄河 | 固原 | 白银 | 张家界 | 大庆 | 滨州 | 丽江 | 崇左 | 济宁 | 哈密 | 葫芦岛 | 商丘 | 宁德 | 高密 | 宣城 | 单县 | 信阳 | 陵水 | 安庆 | 滨州 | 潮州 | 德清 | 定安 | 博尔塔拉 | 保山 | 新乡 | 临夏 | 东莞 | 改则 | 黄冈 | 珠海 | 石狮 | 焦作 | 鹰潭 | 安顺 | 株洲 | 邯郸 | 乐山 | 明港 | 威海 | 明港 | 漳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