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難忘的日子

              2018-11-29 10:35| 來自: 中國散文網|作者: 廣 西 韋宏卯|編輯: admin| 查看: 5434| 評論: 0

                我總是把入職初級階段,視為一生中過得最有詩意、最羅曼蒂克的難忘日子,那是因為參加了工作,無須父母再勞心費神地撫養,更因為入職伊始需學的業務知識太多,需掌握的經驗還沒學到手,一切都十分新奇,一切都想著去嘗試,精力十分充沛。記憶中入職初期的

                點點滴滴,雖然飄過了30多年,但回想起來仿佛就在昨天。

                1984年8月,參加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招收干部考試被錄用后,我們廣西壯族自治區馬山縣工商系統26名新招干部和4名軍隊轉業干部,來到了南寧地區少數民族干部學校參加南寧地區工商系統為期三個月的崗前培訓。帶隊領導是一位軍隊轉業的營級干部,還配有同期轉業

                的三位連、排級干部做助手,組成了一個超強的帶班團隊。一批新兵,遇上了四位老兵,有得一拼:早上六點起床,三十分鐘后,集中從干校向南寧地委方向的明秀路跑步,一面跑一面喊:“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每早來回跑不下五公里。

                一些新同事吃不了這份苦,申請不參加晨跑,未獲批準。紛紛埋怨:“這四位兵哥,吃飽了撐的,把軍營搬到干校來了。”但是牢騷歸牢騷,還得跟在晨跑隊伍后面慢慢適應……夜晚,還集中學習,交流學習心得,整理、背熟白天課堂所學的“六管一打一制止(市場管理

                ,商標管理,合同管理、廣告管理,企業管理,個體管理,打擊投機倒把,制止商品流通中的不正之風)”等工商職責的學習筆記,考試成績不能落后其他縣的同學。我很快適應這種快節奏、高強度的生活,認為既然選擇了工商就要認真地為之付出,所謂“做醋要做到酸

                ,做鹽要做到咸”就是這個道理,我也認認真真地實踐著。學習期滿后,我被評為優秀學員,全縣僅5人榮獲。

                我們26人無一例外地分到鄉鎮工商所工作,我被分到林圩工商所。馬山縣屬國定貧困縣,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的農村,正是1978年12月,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改革開放揚帆起航,把工作重點轉移到“四個現代化”建設上來之時,集貿市場成了人們伸展拳腳的舞臺,凡

                有一技之長的農民都洗腳上田入市經商,從事第三產業。因此從事商業、飲食業、服務業、手工業、修理業的攤店,如雨后春筍地冒出來。他們拋開“文革”時期割資本主義尾巴”的枷鎖,敢創敢冒,農村集貿市場空前繁榮。當時,工商所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管好集市

                貿易,向經營戶收取市場管理費和個體工商戶管理費。林圩5萬多人,11個行政村,有林圩、興隆兩個集貿市場(相距七公里),近2000戶個體戶,200多家企業分布在兩個集市駐地及周邊村屯,加上來自鄰縣武鳴府城、靈馬及本縣縣城等十里八鄉的流動攤點,集市熱鬧非

                凡。工商所配有7人,4人為50歲以上的老同志,3人為新招的干部,還請有二三名臨時工協助收費。每到林圩圩日,大伙兒集中林圩抓管理、抓收費,另一個小集市落實專人管理。閑日,分組分片落實責任區,深入城鎮周邊、村屯代銷店、自然形成的商品交易點,開展企

                業年檢、個體驗照、收費等業務工作。

                起初,我是林圩肉食市場的管理員。肉行內設有70多張臺案,圩日,上市豬肉、牛肉多則50頭,少則30頭。閑日也在15頭以上。屠商一般兩人組合,將一頭豬沿著背部龍骨破成兩截,用單車運到肉食市場。我們每天既要對上市豬肉過磅登記、收費,安排肉臺,又要嚴查

                有否多殺豬少繳費的行為,還配合相關部門打擊病死、注水肉食上市行為、打擊短斤少兩行為。當時豬肉價3元/公斤,而殺豬上市過磅后,按總值收2%的市場管理費和1%的個體工商戶管理費,一頭肉豬繳10元以上不等的工商規費,屠商覺得繳費過重,因而千方百計逃費

                。打擊屠商逃費成為工作的難點。有一天下午三點,成圩后,肉市內人頭攢動,人們身貼著身進場買豬肉,正值交易高峰期。這時我檢查發現一組屠商肉臺上增加了許多沒蓋紅印的豬肉,再查肉桌下還有一大筐未過印的豬肉,屬“殺二繳一”,就說:“為什么不拿第二

                頭去過磅登記?請拿豬肉去過磅登記繳費打印。”“不要太堅持原則了,你還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為好,否則......”說著那屠商把剔豬骨頭用的尖刀往臺案上拍得“咣啷”響,進行威脅。“否則怎樣?”我大聲問。“殺豬時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你是知道的”他刁蠻地說

                。我就不怕他威脅,與一位同事合作,查扣了未打紅印的豬肉,最終除了繳費外還罰了款。還有一次,一位山區農伯,在深山里打到了一頭野豬,有100公斤凈肉,剛運到肉食市場,屠商們你一塊我一塊地拿走,聲稱:“我們幫你賣”,不到半個鐘頭野豬肉混到了家養豬

                肉堆里,農伯逐個過秤登記,還有8公斤找不到,急得來回逐個攤臺翻找,仍無人承認,遂到工商所反映,要求幫助解決。我們接報后,及時來到肉市調查,并聲明:誰拿了農伯的野豬肉限半個鐘頭賠給農伯,否則,我們請警察來查處。他們知道工商人員說一不二,乖乖

                把野豬肉退還了農伯。

                肉食市場是集貿市場監管難點,屠商脾氣暴躁,動輒喊殺喊打。我很感激在培訓班里學到了“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以法服人”的工作方法,我在與屠商打交道的日子里總是游刃有余。后來我離開了肉食市場管區,到了其他管區,既參加了夏糧入庫期間打擊商販搶購公糧

                的行動、夜查大宗農副產品的外銷偷漏稅費工作,也開展了打擊無照經營、清理個體欠費等各項工作,憑著一股對工作高度負責的態度,認真做好每項工作,一路走來,無怨無悔......
              上一篇:櫻 子下一篇:又見桐花開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单县 | 单县 | 汉川 | 平顶山 | 莆田 | 山西太原 | 金昌 | 聊城 | 金华 | 沧州 | 包头 | 咸宁 | 德清 | 茂名 | 忻州 | 十堰 | 三门峡 | 安顺 | 钦州 | 东方 | 嘉兴 | 泗阳 | 山东青岛 | 清徐 | 甘南 | 驻马店 | 长葛 | 禹州 | 庄河 | 兴安盟 | 玉环 | 济源 | 四平 | 福建福州 | 玉林 | 明港 | 深圳 | 库尔勒 | 毕节 | 焦作 | 宿迁 | 霍邱 | 吉林 | 柳州 | 乐清 | 茂名 | 赵县 | 娄底 | 延安 | 海南 | 临夏 | 儋州 | 禹州 | 台北 | 上饶 | 河北石家庄 | 吉林 | 商丘 | 盐城 | 柳州 | 洛阳 | 楚雄 | 保定 | 福建福州 | 荆州 | 德宏 | 忻州 | 仁怀 | 襄阳 | 仙桃 | 昌吉 | 泰安 | 池州 | 河源 | 雄安新区 | 澳门澳门 | 漳州 | 阳泉 | 新余 | 济源 | 喀什 | 东海 | 鹤壁 | 甘孜 | 酒泉 | 漯河 | 东阳 | 阿坝 | 瑞安 | 自贡 | 黔南 | 东营 | 龙岩 | 曲靖 | 抚顺 | 青州 | 乐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