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落柿花

              2018-11-29 10:56| 來自: 中國散文網|作者: 陜西省 趙 準|編輯: admin| 查看: 4717| 評論: 0

                谷雨后的農歷三月初八,早飯時分,蒙蒙晨雨住了。

                對門房前那棵小碗粗的甜柿樹下,水泥路邊落下一層柿花兒,踱步出門的響動,“撲棱棱”驚飛樹上“嘰啾啾”的雀兒,一下竄出濃濃密密的樹叢,枝枝葉葉隨之碰撞擺動。“撲簌簌”,“撲簌簌”,晨星雨般的柿花兒又落了些許。我微微一笑,從不起眼的柿花兒,遇

                上太陽一曬或主人清掃,又有誰會在意,可偏偏天陰,主人又無意打掃。

                幾個十頭八歲的孩子,我實在叫不上名兒。似嘰嘰喳喳的雀兒,嬉笑著飛了過來,猛然剎住腳步。

                “柿花兒,柿花兒”,跑在前面剛剛退牙的小丫頭,像驚喜地發現了新大陸,手指路面,童聲稚氣地喊:“柿樹撒金鋪銀啦”,率先貓腰撿了起來。貨郎鼓般擺動的兩個羊角小辮,一晃一晃的,柿花兒大如她小拇指蛋。一時間,娃娃們聚了起來,像晨起啄食的雀兒般在

                路面上彈奏,右手急著撿,左手忙著攥,嘰嘰喳喳說:

                “是雀兒搖下來的?”

                “不,是風兒吹下來的!”

                “才不是呢,是雨兒拽下來的。”

                “是花兒不小心自己掉下來的,它怎么沒落在核桃樹下呢?”

                “你見啦,只有星星月亮知道。”

                ………

                童言無忌的猜測,我聽著好笑,覺得自己有點多余。默默撿起一朵,好奇地定睛看著:落柿花花開四瓣,基部有四個碧綠的花托,托出四個白色的小花瓣,花瓣頂端微微淡黃外翻的花梢,濕漉漉拱護著毛筆頭狀的褐色花蕊,輕輕剝開花蕊細看,那是十多個更微小的毛筆

                頭狀的花蕊聚合而成,鬼斧神工的造物主啊,讓毛筆頭嚴嚴實實包裹起白色的花柱。多么精致嚴謹漂亮完美的柿花呀,堪比技藝高超的工藝品,不,手工藝做不出它鮮活勁。我愛不釋手小心翼翼地剝剝看看,直至目不能及,心不能辯,我隨機撿了幾朵,順便遞給小羊角

                辮。

                轉身回家,一根煙的功夫出來,呼朋喚伴的娃娃們竟然聚在了對門家房前,有坐著小凳的;有坐著玉米皮擰的草盤上的;有端著搪瓷碗的;有端著一次性紙杯的;嘰嘰喳喳忙活著,我有些莫名其妙,想看個究竟。

                羊角辮不知啥時弄來一個白色小線蛋,逐一地用白線量著同伴的頭,小嘴巴緊貼耳稍上方努力地咬斷線頭,量一個,咬一下,斷一節,給一節,這是要做啥呢?我有些納悶。

                羊角辮一一分發完畢,隨著她“三、二、一”的倒計時,孩子們們手忙腳亂起來,穿針的穿針,引線的引線,拾花的拾花,串花的串花,一朵朵柿花有序地串在白線上,小花環兒串成了,孩子們試著戴在頭上,烏黑的頭發戴上柿子花環,格外亮麗養眼。我的心為之一顫

                ,多么樸實愛美的娃娃呀,愛美是你們的天性,進而再想,何止愛美,貴在她們用小巧的雙手編織美、創造美啊!

                羊角辮儼然一位小先生的架勢,雙手叉腰,沖著排成單列的小伙伴不無嚴肅地高聲喊:“今天是我們的手工課,比比誰柿花兒穿得齊整串得快,戴在頭上松緊合適最漂亮,就選誰當小公主。”干脆利落的嘴巴讓我咋舌。

                小伙伴們相互檢查著,評比著,吸氣挺胸仰頭,不無認真地爭辯攀比,又一陣嘰嘰喳喳評議后,羊角辮煞有其事地鄭重宣布:“今天的公主是”,故意頓了頓,“蛋蛋娃”,同學們拍手祝賀祝賀,噼里啪啦的掌聲中走出一個稍高些的小女孩,羞澀的紅臉蛋有如通紅的柿

                子。

                蛋蛋娃步出隊列,當街站定。“歡迎蛋蛋娃給咱們做模特,示范表演,”娃娃們喊開了。蛋蛋娃自然地扭起屁股,走開貓步,左手叉腰,右手下垂,自然協調地前后搖動,順勢扎勢地擺了個造型。“下一個”,孩子們雀躍般爭搶輪番著走了起來。“撲嗤,”我有些忍俊

                不禁,多么天真撩人的童趣夢想。自己是無法返老還童了,況且,兒時沒有今天娃娃這樣的玩法,玩得快樂、玩得盡興,玩得好啊。

                我呆呆坐在柱頂石的門墩上,猛不防,小羊角辮把柿花串的花環套在我的脖子上,娃娃們拍手朝我叫起來,“猴王陛下!”“爺爺是《熊出沒》里的猴王。”我心頭猛地一熱,只覺耳根耳梢燒烘烘的,什么《熊出沒》、猴王陛下,我從沒聽說過,面對孩子們的熱情稱呼

                ,能說什么呢,頓覺語塞又難以推卻。

                “哈哈哈,”緩過神的我,有了點表示,我曾在家有隔夜糧的時候當過猴兒王——小學教師,那是牛年馬月的事,真不知天真爛漫的孩子怎么會歪打正著?或許壓根兒不知道,只是聯想太豐富了。

                我笑什么呢?戴上孩子做的花環,心兒,雀躍般飛開……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牡丹江 | 包头 | 垦利 | 沧州 | 果洛 | 北海 | 抚顺 | 台中 | 泰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海南海口 | 大兴安岭 | 桐城 | 巴音郭楞 | 乐山 | 泸州 | 浙江杭州 | 陵水 | 邯郸 | 襄阳 | 邵阳 | 广饶 | 营口 | 余姚 | 玉溪 | 果洛 | 西双版纳 | 兴化 | 惠东 | 丹东 | 德州 | 双鸭山 | 海北 | 嘉峪关 | 曲靖 | 怀化 | 盘锦 | 泗洪 | 安岳 | 常州 | 兴安盟 | 海丰 | 曲靖 | 崇左 | 伊犁 | 陵水 | 攀枝花 | 濮阳 | 云浮 | 湖南长沙 | 伊春 | 景德镇 | 忻州 | 巴中 | 通辽 | 南阳 | 灌南 | 呼伦贝尔 | 澳门澳门 | 莱芜 | 鹤壁 | 益阳 | 咸阳 | 台湾台湾 | 广汉 | 随州 | 单县 | 邳州 | 宝应县 | 黔南 | 通化 | 莱州 | 梅州 | 海北 | 德清 | 义乌 | 图木舒克 | 渭南 | 义乌 | 西藏拉萨 | 牡丹江 | 台中 | 东方 | 阜阳 | 黑河 | 仙桃 | 大连 | 石嘴山 | 兴安盟 | 金坛 | 吉安 | 郴州 | 三亚 | 赵县 | 禹州 | 金华 | 宿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