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子孫……

              2018-11-29 11:00| 來自: 中國散文網|作者: 廣東省 方榮欣|編輯: admin| 查看: 3999| 評論: 0

                從上海乘坐107次列車,我和年輕的妻子,帶著三歲的女兒去南昌探親。火車途經一個小站,這就是“弋陽東”站,小停幾分鐘。這里是我的家鄉弋陽縣。由此,我回想起了去年在這里發生的一件事情。

                去年,我還在江西工作,1978年10月間,我和省經委的一位姓徐的同事,到上饒地區檢查工作,省里批準的技術改造項目的落實情況。中午,上饒市還很熱;可是坐火車幾十公里遠,到了我的老家弋陽縣,檢查弋陽縣造紙廠的技改項目的時候,天就變了,冷了起來,晚

                間還下起了小雨。記得幾位親戚來到招待所來看望我時,還打著傘。我衣服帶少了,還向他們借了一條棉毛褲穿上。

                天黑了,閑著沒事干。得知當晚的電視節目是播放日本最新的故事片,我就拽著在縣委工作的堂哥——賢哥,走到附近的縣廣播站去看電視。電視倒是看完了,然而,轉播質量太差,信號不穩定,畫面晃晃悠悠的。好在新片《追捕》緊張、刺激的情節,加上懸念貫穿到

                底,穩住了我看完了它。

                第二天醒得很早,洗漱之后,便下臺階,一徑鉆到縣委的辦公樓,大樓有三、四層高,賢哥就在二層樓,與他的一個兒子臨時住著一間。堂嫂在幾十里外的礦山醫院,大本營當然還在那邊。

                我們倆昨晚就約好了,第二天晴天,早上起來就去看望祖父的墳墓。它在縣城外烈士陵園的烈士紀念塔的山邊上。

                這是第二次前往,第一次在1960年暑假,我剛剛考上初中。當年,也是賢哥帶著我去的。

                縣城發展了,擴大了,修起了一條水泥大道。我們剛離開水泥大道,就拐上了泥沙馬路,然后看見不遠處,右手邊的小山坡上,矗立著烈士紀念塔。我們順著山腳向塔邊的小丘陵尋去。記憶中與我齊高的小松樹,已經竄出二、三丈高。晨曦透過它們茂密的枝葉,灑向地

                面上的秋草和敗葉、荊棘與蘆葦。在它們之間的空隙里,散落著長滿雜草,微露枯黃的小土丘,那就是墳包,東一個,西一個。賢哥帶著我仔細地翻查著,尋找著。我愕然一驚,發現怎么大多數的墳頭連墓碑都沒有了?!

                “沒有……,還是沒有。”我真的有些不滿了,接著說:“祖父的墳到底是哪一個啊?”

                賢哥站住了,低下頭,顯得很矮,似乎在自責。我聽見他喃喃自語:“……從那次帶你來后,也就沒有再來過,想不到會搞成這樣!”

                確實,十年內亂,造成人們思想上的混亂,使得烈士陵園、革命紀念館疏于管理,文物損毀,墓碑失落……

                是呀,一晃就是十八個年頭過去了,人世滄桑,賢哥也是快五十歲的人了,已經白霜滿頭。我對剛才責問賢哥,內心頗有些不安。這十幾年的天災人禍,賢哥能夠挺過來,就夠不容易的了。我聽說過這么一件事情,十年內亂時期,為了徹底打倒搞臭江西省最大的走資派

                ——我父親方志純,省里派出強有力的調查組,配備了正式武裝人員,從省城南昌,直插到漆工公社,關起門來,秘密審訊以賢哥為首的幾個公社“走資派”干部。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激怒了家鄉質樸淳厚的農民群眾。他們沖進去救人,武裝人員架起了機槍,頂上了子彈,到了劍拔弩張的關鍵時刻。農民群眾高喊:“xxx不打蘇區作田人!”調查組沒有敢開槍,農民硬是把他們幾個“走資派”分頭背上肩,搶了出去。賢哥被群眾搞

                到磨盤山里,東躲西藏,醫治好了刑訊逼供的創傷,躲避過風頭,才保下了這條性命。

                今天,我們哥倆又來到祖父的安葬地,卻不能夠尋覓到他的墳頭和墓碑。要知道祖父方高顯,是從湖塘村趕到方志敏和我父親他們開會的地點,去通風報信,沒有來得及撤走而被捕,之后,押送到弋陽縣城,被槍殺在這里的。

                我們慢慢走上山岡,圍繞著烈士紀念塔走著,都沒有開。霞霧消失了,淡灰色的層積云壓了下來,帶著泥土氣味和樹脂氣息的空氣,仿佛被壓縮,以至于吸進肺里的感覺是那么濃烈、新鮮。它使我猛然回味出閩西山區早晨的氣息,同樣也是那么清新,何等相似啊!

                那時,我才二十出頭些,住著竹棚,開山辟路,每天來回三四十路,經過一道道山澗小溪,其中有不少架有小石橋,橋面是用青石板鋪墊的,其中就有不少是用墓碑。當時,我根本不會想到,墓碑的由來之處。

                現在,我忽然明白過來,我在永定坎市走過的山山水水,鋪路用的青石墓碑,一定也有革命先烈的碑石,因為福建閩西永定縣,同樣是我們的老蘇區根據地呀!兩地都經歷了剛剛過去的十年內亂的破壞和摧殘。

                祖父被國民黨反動殺害,在這里已經整整躺了五十年。不要說我自己,看得出來,就是賢哥也感到內疚。賢哥走近我,低聲對我說:“還有一位長輩記得墓葬的地點,我讓他來認。”這時,天空愈加陰沉,眼看著雨點就要落下,我們兄弟兩個趕緊下坡,奔縣城去了……

                這件事我壓在我的心底,1978年從弋陽回南昌后,沒有告訴父親。

                火車又開動了,離開了小站。我沒有覺察,沉浸在一年前郁悶之事的回憶當中,還是女兒呼喊爸爸,才讓不快之意,隨著意識流而過去。

                我與妻子結束了兩地分居的狀況,這是第一次探親回南昌。

                父親見到我們帶回他的孫女來,特別高興,七十四歲的老人,滿頭銀發,他手牽著唯一的小孫女稚嫩的小手,快活地在三號院子里轉著圈子散步,為逗樂三歲的她,采別人家門的花。鄰居們看到方老這么開心,都為他助興。我們夫妻倆在一旁,分享著父親的這份難得的

                天倫之樂。大約十天以后,我們倆帶著女兒返回上海。

                要不是我自己想搞清楚祖父犧牲的詳情,去向父親詢問,我是不會把去年見到的情況告訴父親的。

                當我有意輕描淡寫地講述了整件事情的經過以后,我沒有從父親的臉上和眼里發現明顯的悲傷。是呀,解放初期鄉親們就提出要把祖父方高顯的遺骨遷回老家湖塘村安葬。父親就是不同意。據我所知,這么多年來,除了十年內亂期間,他不止一次途經家鄉弋陽,然而,

                在縣城,特別是回到湖塘村的次數,是屈指可數的。此時,我在心里或多或少地責怪父親:“你不應該呀!祖父是為了兒子才丟掉了性命的。”

                父親告訴我說,1928年,他一門兄弟幾個跟隨堂哥方志敏鬧革命。當時敵眾我寡,白軍占據了漆工鎮。夏末,夜空滿天星斗高掛,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他就是我的祖父方高顯。一個勤勞質樸的農民。他心急如焚,翻山越嶺,抄近道緊趕慢趕,總算走到了齊川源的杉樹

                塢。老人告訴侄子方志敏和兒子方志純他們,白軍已經得到了消息,就要派兵來抓你們。參加特委會議的二十幾個青年人,馬上轉移。可是,單單就疏忽了這位老人。

                拂曉,敵人白軍來了,撲了一個空。他們不甘心,隨后就搜起村后的小山林來。祖父年歲已大,跑不動了,他長年吸旱煙,有點老年性肺氣腫,就躲在草叢里面。白軍在搜捕中聽到有咳嗽聲,尋聲而去,抓住了老人,之后解押到弋陽縣里關進監獄,不久就與同村的方高烈

                、方華義被槍斃在縣城外的亂葬岡子上。直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后,才得到人民政府立碑建墓(堆起一個土墳包),并追認為革命烈士。

                父親把祖父悲壯事跡講完,我心里憋屈,想說:“可是,可是到現在連一塊墓碑都沒有了!”然而,終究沒敢說出來。

                尾聲(大結局):

                前些年,也就是1993年我父親過世之后,找到了答案,家鄉的父老和他身邊最老的警衛員告訴我說,你父親解放初期就是江西省政府的副主席,同時兼任民政廳長。他第一個建議省委在全省各地區建立烈士子弟學校,成立后,他又親自兼任省校的校長,堅持每個月給

                烈士子弟學校的學生們講一節政治時事課。他擔任民政廳長的時候,為全省的軍烈屬,發出過千千萬萬張烈士證書。自己的父親是烈士,卻沒有一張烈士證書。他的烈士證書,還是在十年內亂之后,大約在他七十五歲以后,省民政廳在一次烈士普查工作以后,發現遺漏

                了這位老烈士子弟,而補發給他的。

                最感人的是解放初期,他對族人中自己的長輩說:“我的父親是可以遷回家鄉安葬,那么千千萬萬為革命犧牲的烈士又怎么辦呢?就讓我父親他安息在犧牲的地方,而且我們就要建造烈士陵園了,他在烈士陵園里面,有什么不好?”

                確實,父親就是這樣一個實實在在的、有革命原則和革命情操的、有血有肉有親情的、有人格魅力的一位老共產黨人。

                子孫,在于傳承先輩們的革命精神,學習他們的思想方法,效仿他們為事業獻身的行動。

                子孫,一味地追求做一個完人,不現實,也不可能達到;有時候還會東施效顰,本末倒置,誤入歧途。

                如今,爺爺方高顯的墓碑早就安然就位。

                如今,國家為了保護革命英烈的榮譽,保護和提高烈士遺屬的社會地位,已經專門立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并且剛剛開始執行。

                相信吧,中華民族絕不會讓英烈們的鮮血白流!

                爺爺,父親,你們安息吧!

                
              上一篇:又見桐花開下一篇:春滿人間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邹平 | 燕郊 | 定州 | 苍南 | 昌吉 | 莱州 | 安吉 | 武安 | 湘潭 | 博尔塔拉 | 德清 | 日喀则 | 九江 | 克拉玛依 | 乐平 | 丹东 | 滁州 | 东营 | 龙岩 | 苍南 | 唐山 | 新乡 | 那曲 | 溧阳 | 台山 | 攀枝花 | 三亚 | 黄南 | 淄博 | 铁岭 | 滁州 | 鹰潭 | 忻州 | 台北 | 甘南 | 舟山 | 荆州 | 石狮 | 贺州 | 安吉 | 宿州 | 濮阳 | 桓台 | 南平 | 池州 | 中山 | 营口 | 运城 | 泉州 | 广西南宁 | 和田 | 湖北武汉 | 亳州 | 红河 | 日土 | 昆山 | 葫芦岛 | 定州 | 河北石家庄 | 咸宁 | 公主岭 | 安康 | 广州 | 宁夏银川 | 吉林长春 | 烟台 | 南通 | 三亚 | 章丘 | 达州 | 河南郑州 | 淮南 | 吉林 | 安阳 | 招远 | 宜春 | 葫芦岛 | 宝应县 | 六安 | 咸阳 | 崇左 | 永州 | 海南 | 梅州 | 泸州 | 海南 | 榆林 | 龙口 | 顺德 | 资阳 | 兴安盟 | 镇江 | 黄石 | 抚州 | 恩施 | 漯河 | 东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