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二 叔

              2018-11-30 10:06| 來自: 中國散文網|作者: 廣 西 楊光普|編輯: admin| 查看: 4113| 評論: 0

                二叔走了。

                我是當天傍晚回到家的。我踏入老家的門,迎接我的是躺在堂屋的棺材,沒有問候,沒有聲音。發黃的燈泡吊在房梁上,隨著大風的到來,搖搖晃晃,恍恍惚惚,像喝醉酒的老漢般顫抖,又似打瞌睡的小孩般迷亂。家里的人很少,或是這件事情來得太突然,請來幫忙的

                人都還沒有趕到。

                門外的狂風暴雨有些顛了。聽著狂風掠過門的苞谷林,聽著暴雨打在屋頂蒼老的瓦上,我卻在想,我看過的電影里,死人時大都是雷雨交加,我原以為,這都是電影所必需的渲染而已。沒想到,我卻突然親身經歷了,沒有一點點的思想準備。我多么希望這也只是一場電

                影。

                祖母坐在火鋪的長凳上,面無表情。祖父則坐在對面的椅子上,抽著煙。我沒有叫他們,直接問了一句:“爸去哪了?”爺爺說:“喊先生去了。”平時,我與父親沒話說,這時,我看見父親不在,心里卻有些發慌。

                到了飯點,大姑和大姑爺來了;老先生也在助手和我父親的簇擁下來了。他們都整好碰上開飯。大姑撲在二叔的棺材上又捶又哭,奶奶過去安慰她,兩人都沒有吃飯。我也沒有吃。大姑爺叫我吃點,我說不餓,我的眼睛時刻不停地看著棺材,心中念著,二叔再也不會跟

                我比賽吃肥肉了。呵呵!小時候,他為了誆我吃肉,總說要跟我比賽,最后,我吃了很多,他卻只吃幾。

                二叔是得酒精肝走的。他走的前一天,我去醫院看了他。心里害怕,不太敢正眼看他。那時,他說話已經很困難了。天氣太熱,他上身赤裸,不安的骨頭在他的皮囊里聳動。這時,我才發現他早已經沒有了在我小時候跟我比賽吃肥肉時的身材。爺爺說他已經五天沒有吃

                東西了,全靠打藥水維持。我像個大爺似的坐在床頭的小凳子上,遠遠地看著他。其實,我心里是在害怕。最終,我還是沒抵得過內心的驅使,靠近了他。

                我拿毛巾給他擦汗,聽著他大聲地喘氣,腦海里下意識地跳出他死后的畫面。

                第二天,我沒有去看他。可就在這天的下午,父親給我來了一個電話,平淡地說了一聲二叔走了,他人已經被送回去了,但是沒有叫我回家的意思。我想著,我一定要回家。因為,二叔是愛我的,他沒有老婆,也沒有孩子。我請了假,慌張地往家趕。

                二叔是真的走了。

                我一連兩天都沒有睡。二叔下葬那天凌晨五點,父親叫我去躺會兒。迷糊中,我聽到父親與祖父的爭吵。爭吵的內容,不外乎是喪禮的一些事情。我猛然驚醒,提醒自己不能睡著,兩個小時之后,還要跟二叔做最后的告別。

                七點——老先生選的時間。二叔在家睡了兩天兩夜。第三天的七點,我們把他送走了。老先生指揮著一群彪形大漢,架起了瘦小的棺材。我端了靈牌,與拿著靈幡的幺叔走在送葬隊伍的最前面。幺叔一臉的疲憊,他在二叔剛走那天晚上,開了一夜的車,跑了一千多公里

                路,從江西回到了廣西老家,然后一直沒睡。他問我:“龍,你怕不怕?”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以沉默、低頭應付。其實,我一點也不怕,只是不舍。不過,不舍之外,我卻又有點替二叔得到解脫而感到慶幸,我能感受到他受病痛折磨時的痛苦與無奈。

                老先生為二叔選的墓地不是很遠,離家也就兩公里的路程。我們很快就來到了墓地。我看著二叔的棺材被放入了提前挖好的土坑,在老先生的指導下,我跪在棺材上挖了三鋤泥巴之后,眼睜睜看著粗魯的大漢拿著鋤頭、鐵鏟,幾下就把二叔掩埋在沒有陽光,沒有酒,也

                沒有我的土地里。我的心像被機器絞了一般,但是,我沒有流淚。我使勁地逼著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憋出幾滴淚,可是,這個時候,連眼睛都不是我的了,想要那么幾滴可憐的眼淚,卻也是辦不到,只是愣愣地看著身前的土堆。

                對于二叔,我是愧疚的。我幻想過很多次,等我有錢了,一定讓他過好日子。然而,我還沒有錢,他卻躲到了我面前的新墳里。他是永遠地走了,躲掉了世間一切的不順,躲掉了世間一切的歡愉,而我,卻要藏著一輩子的愧疚與悔恨去懷念,躲無可躲。

                我明白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今天的日子還在,明天的日子未來。但有的人總不會珍惜今天,而去幻想明天,殊不知人總難預料今天之后,是否還會有明天。但是,當我明白的時候,已經太晚。我頭腦混亂,仿佛一下子就要爆開。幺叔看著我,輕輕地扯了我一下。

                回家的路上,我沒有說話,耳邊不時響起了二叔打跑我媽的言論。同時,我的腦海不受控制地浮現起五年前的一個冬夜,被二叔罵過一頓的我,跑出了家門。醉酒的二叔追上我,跪在寒風中,求我回家……

                
              上一篇:重生的鐵樹下一篇:寶和七七祭

              相關閱讀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渭南 | 灵宝 | 乳山 | 塔城 | 海南海口 | 雄安新区 | 台州 | 武威 | 邹城 | 东台 | 九江 | 广西南宁 | 铁岭 | 苍南 | 铜川 | 新余 | 吐鲁番 | 邳州 | 咸阳 | 咸阳 | 云南昆明 | 吐鲁番 | 张家口 | 六安 | 温岭 | 赵县 | 马鞍山 | 铜陵 | 吉林长春 | 日喀则 | 安吉 | 普洱 | 北海 | 黄南 | 鹤壁 | 和田 | 东海 | 台北 | 桐乡 | 乐清 | 平顶山 | 张掖 | 渭南 | 琼中 | 海北 | 慈溪 | 吴忠 | 肇庆 | 佛山 | 东海 | 安阳 | 梅州 | 江苏苏州 | 开封 | 阳江 | 巴中 | 张北 | 天水 | 常州 | 广饶 | 安康 | 丽江 | 南安 | 安顺 | 乐清 | 仁怀 | 义乌 | 霍邱 | 青州 | 锡林郭勒 | 通辽 | 资阳 | 玉溪 | 东营 | 辽宁沈阳 | 海安 | 岳阳 | 鹤岗 | 宜都 | 黄冈 | 江门 | 汝州 | 蓬莱 | 铜仁 | 通化 | 济南 | 神农架 | 平凉 | 安庆 | 六安 | 菏泽 | 广汉 | 哈密 | 石河子 | 陕西西安 | 钦州 | 伊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