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中國散文網 中國散文網 會員 小說 查看內容

              籃板

              2019-6-17 09:10| 作者: 石巖| 審核: 羅愛田|查看: 1075| 評論: 2

                  

                 1983年春,部隊開展“兩用人才”學習的活動,我和班副報名自學木工。連里給我倆購置了木工書、刨子鑿子……于是,每天當隊列訓練、業務學習等結束以后,我倆要么抱幾塊厚板,要么抬根圓木,鉆進一間空房內,擼胳挽袖,按照木工書里的指點,噼里啪啦練起基本功。每次練習完畢,凡是成料全變為廢料,慘不忍睹。幾個月下來,成料不那么慘不忍睹了,也搗鼓出幾個像模像樣的受到兩句夸獎的小凳子,我倆躍躍欲試地想大顯身手。

              一天,連長來到班里,躊躇片刻,才交待:“周日你倆到通訊站打一副籃板……”他有些不放心地問:“有把握沒?”

              “有!”我搶先莊重回答。

              “可別丟丑。”連長仍有點兒不放心。

              “瞧好吧!”班副信心百倍說。

              這天吃罷早飯,班副肩挎一個沉甸甸的牛皮大兜子,我扛鋸拎斧,興沖沖出發了。為了早早兒到達目的地,我倆干脆翻山越嶺抄近路走。中途,我在草叢里踩著一條毒蛇,班副滾進深溝一回,慶幸的是都安然無事。我倆汗流浹背,提前一個半鐘頭,來到了四周有數十株枝葉繁茂的老槐樹環繞的一排陳舊的磚房——通訊站。

              站的小操場上,東西各有一個沒有籃板的銹跡斑斑的鐵架,靜靜地臥倒。一株老槐樹下,整齊地碼放一摞又長又寬的厚板。

              在站部,見到了站長。他大方臉,寬肩膀,聲似洪鐘。他詫異地打量著我倆:滿身塵土、軍褲凈是草漬。“哦。快坐快坐。”說完遞出一盒“鳳凰”,又讓文書沏“龍井”。當他聽了我倆那有驚無險的經歷后,責備著,又從抽屜里拿出兩聽子水果罐頭,親自啟開,命令焦渴難耐的我倆吃。

              預備干活時,站長笑瞇瞇地送給班副一張圖紙:“場站有個會,咱開完便回……午飯在這兒吃!”

              我倆各自扛出一條木凳,立在厚板邊,甩掉軍衣,班副劃線舞刨,我拉鋸揮斧,乒乒乓乓精心“施展”起來。下午近4點,一對散發著松脂香味的籃板,并排赫然立于槐樹下,沉甸甸的。我倆各自騎在長凳上,班副抽“鳳凰”,我喝“龍井”,美不滋兒地欣賞著“處女作”。

              這時,站長回來了,他箭步奔向槐樹下,彎腰端詳起籃板。一幫戰士也過來聚攏,幾個老兵評說:

              “嘻嘻。一個大,一個小;大的薄,小的厚。嘻嘻……對稱。”

              “面要是再平些,縫要是再嚴些,就標準了。”

              “哪位師傅干的,糟踐不少料,不如在地方雇個……”

              我臉紅脖子粗要上去爭辯,面紅耳赤的班副悄悄又狠狠地拽住了我。

              但站長卻滿意:“不錯,不錯,明天刷油,咱們又能打籃球啦……”他拉起我倆的胳膊,嚴令:“吃完飯走,進屋!”

              等全站戰士用完膳,站長才把我倆推進食堂。一張餐桌上,擺著四菜一湯,香馥馥的,有葷有素,盤大菜滿。可是我倆沒有絲毫食欲,坐那兒低低地垂頭,身子疲軟。

              “看!”站長詭秘地舉出一瓶“杜康”,“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他每人斟一盅酒,“來,領略曹操的豪邁,干!”

              我倆馬上來了精神。喝下酒,我皺了皺眉頭,班副檢討:“做得不好……”

              “二位盡心盡力了,沒功勞還有苦勞嘛……”站長直往我倆碗里夾菜。

              我趕緊起身,給站長的盅里續滿酒。

              “咱們先別著急喝。”站長瞧著我倆,“誰知道這酒的來歷?”見我倆默然,他擼擼袖子,“……夏朝有個帝王杜康嗜好釀酒。一次,他用自己釀造的酒宴請群臣……品下酒后,有的不吭聲,有的直皺眉,也有阿諛逢迎的,杜康坐在首席上,怎么也得意不起來。以后杜康就潛心配制酒,又虛心請教……反正幾經失敗,幾經挫折,但從不氣餒,終于釀出了柔綿醇凈、味長回甜的瓊漿——杜康酒!來,向杜康持之以恒的精神學習,干!”

              放下盅,班副急忙給站長倒酒……接著,班副用胳膊肘捅了一下還沒回過神的我。我倆捧盅起立,班副感動地說:“謝謝首長教誨,俺倆敬您一杯!”

              “見二位灰心,講了些子虛烏有的話,但杜康酒確是杜康所創。好!”喝完,站長進一步開導,“坐坐……現在,部隊極需要木工人材,有些連隊的桌椅門窗破舊殘缺,有些連隊至今也沒有個乒乓球案、康樂球盤……”

              班副一臉嚴肅打斷站長的話:“回去拜師學藝,到時候俺保證再過來重新打一對籃板!”

              “還要一個高標準的——乒乓球案。”站長要求。

              我摩拳擦掌:“行!”

              站長撲哧一聲笑了:“真不好意思,給二位喝涼白開……不過,等你倆再來,咱肯定拿杜康酒……”

               

               

               

              微信掃描二維碼可分享至朋友圈
              5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朱建根 2019-7-1 15:30
              寫得好,尤其細節描寫到位。
              引用 大衛 2019-6-29 17:39
              ( *?ω?)?╰ひ╯

              查看全部評論(2)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黔西南 | 长垣 | 大兴安岭 | 济南 | 聊城 | 吉林 | 台山 | 珠海 | 咸阳 | 崇左 | 红河 | 海门 | 东阳 | 甘孜 | 酒泉 | 简阳 | 台北 | 随州 | 靖江 | 凉山 | 运城 | 广汉 | 益阳 | 株洲 | 平潭 | 宿迁 | 义乌 | 安徽合肥 | 云浮 | 鞍山 | 定西 | 石狮 | 垦利 | 庆阳 | 河北石家庄 | 连云港 | 兴安盟 | 东台 | 定州 | 蓬莱 | 诸暨 | 湘潭 | 雅安 | 正定 | 博罗 | 黄石 | 绍兴 | 资阳 | 台中 | 玉溪 | 吴忠 | 毕节 | 台山 | 仁寿 | 邹城 | 呼伦贝尔 | 安岳 | 漳州 | 临沂 | 库尔勒 | 诸暨 | 甘肃兰州 | 眉山 | 偃师 | 马鞍山 | 酒泉 | 普洱 | 山东青岛 | 浙江杭州 | 清徐 | 徐州 | 喀什 | 长兴 | 安徽合肥 | 海西 | 晋江 | 济宁 | 枣庄 | 平顶山 | 佳木斯 | 长葛 | 定西 | 信阳 | 广元 | 大丰 | 鸡西 | 漯河 | 广元 | 洛阳 | 汕尾 | 任丘 | 日喀则 | 项城 | 金坛 | 张掖 | 丹东 | 楚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