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今晚報》紅圍巾

              2019-6-25 17:24| 作者: 肖復興|編輯: admin| 查看: 439| 評論: 0

              人老之后,回憶起青春,即使當初苦澀,經過歲月的釀造,也成了一壺老酒,變得味道別具。五十年前,我在北大荒。夏天的一個下午,我們哥兒幾個從富錦縣城買完東西回大興島,客車跑到一半路,拋錨了,我們只好下車,徒步走。天暗得很快,離大興島還有二十來公里,這么走下去,半夜也到不了家。我們商量了一下,還得搭輛便車回去。

              那時,從富錦縣城通往大興島的那條砂石路上,來往的車輛不多。好不容易有車過來,我們蜂擁而上,紛紛揮手,車卻鳴著喇叭,揚長而去。我們意識到問題癥結:我們幾個人一水兒都是男的,以前要是同伴中有女知青,一般讓她們揮揮手,車都能停下來。我們常常罵司機都是生柿子——色(澀)!

              我對大家說:看來,我們當中必須得有人男扮女裝了,要不天黑也攔不到車。大家紛紛說:對。誰來男扮女裝呢?這畢竟不是梅蘭芳扮個青衣登臺唱戲,你推我,我推你,誰也不肯,都不好意思。沒辦法,最后我說,那我來試試吧。不過,你們誰在富錦給女朋友買了圍巾,得貢獻出來。

              “那沒問題!”有人立刻從書包拿出一條紅圍巾遞給我。幾乎同時,另一個人也拿出同樣的紅圍巾。在富錦,我早見他們悄悄買了紅圍巾,準備回去給女朋友獻殷勤。

              我又說:你們得都藏在樹后面,司機一看那么多人,想停也不敢停了。一旦我把車截下來,你們可得麻利點兒,趕緊上車。于是,他們立刻藏在路旁的白楊樹后面。我把一條紅圍巾圍在頭上,把另一條紅圍巾攥在手里,管不了他們躲在樹后竊竊地笑了,心想,用這兩條紅圍巾能不能釣上魚來,就看這招兒行不行了,千萬別現眼。

              朦朦朧朧的暮靄里,一輛大解放卡車亮著明晃晃的車燈,遠遠開了過來。我豁出去了,跑到路中央,使勁地揮動著紅圍巾。那位司機,要不就是眼神差點兒,在暮靄中讓那兩條紅圍巾攪得把我真當成了一個女的,要不就一定是一位好心人。總之,他在我前面幾米的地方,一腳踩住剎車,把車停了下來。我還沒來得及上車,藏在白楊樹后的幾個人已如炸了窩的黃蜂一樣,早都飛上了卡車的后車斗里。

              不過,我是坐在司機旁邊的副駕駛位置上——不用受風吹了。司機是位四十多歲的大叔。他看了我一眼,又看看我摘下的紅圍巾,沒說什么,只是彎著嘴角笑了笑。后面車斗里,一片歡呼聲,撒豆粒兒似的飄蕩在得意的風中。

              從那以后,我給大家留下一個話把兒:紅圍巾,給大家增添了笑料。但是,后來我因頂撞了隊上的頭頭而挨整的時候,竟然有人舊事重提,將紅圍巾當成了發面起子,釀造出謠言,說我晚上在場院的麥棚里,頭上圍著紅圍巾裝女的,其實是在和一個女知青搞對象,讓人誤以為都是女的在談心。而且,很多人便相信了:原來我是如此狡猾。因為我有過為攔截車而戴紅圍巾的前科,人們怎么能不相信呢?多么荒誕的年代啊!你曾經的犧牲和付出,竟成了前科罪證。

              五十年過去了。日子真的不抗混。偶爾,往事不請自來,紛紛如春水涌滿心懷。我會想, 在北大荒,如果我真做過什么意外的驚人之舉的話,那天暮色里,那條砂石路上,我迎風揮舞著紅圍巾,大概算一件吧。

              前幾年的夏天,我和幾個當年的伙伴一起重返北大荒。車子從富錦縣城開出,向大興島駛去。路已變成了柏油路,如果不是路兩旁的白楊樹,我幾乎認不出來——幸虧還是白楊樹,盡管已經長得高大粗壯,闊大的葉子拍響著海浪一樣的嘩嘩響聲,但依舊那樣親切,像老朋友,盡管多年未見,還是一眼就能想起以往歲月里彼此的青春年華。

              太陽正在落山,西天的晚霞,喝醉了酒似的格外燦爛,路兩旁白楊樹的葉子,被晚霞映照得火紅火紅的,仿佛樹尖上的每一片葉子都有火苗在燃燒。時光迅速回流,車上的朋友們,不約而同想起了當年在這條路上我揮舞紅圍巾的往事,紛紛說起,紛紛大笑——再沒有人提起那個“謠言”——我和他們一起把身子探出車窗外,想找到揮舞紅圍巾的地方,興奮異常的勁兒,像是尋找安徒生藏在樹后面的童話,像是尋找遺失的一個夢。可我們都找不到了。車子飛馳,將白楊樹和路都甩在了后面。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庆阳 | 南安 | 白银 | 威海 | 湖北武汉 | 濮阳 | 河池 | 双鸭山 | 南通 | 扬中 | 威海 | 玉环 | 莒县 | 西藏拉萨 | 桐城 | 香港香港 | 温州 | 澳门澳门 | 东阳 | 保定 | 蚌埠 | 黑河 | 丹阳 | 石狮 | 洛阳 | 莒县 | 甘南 | 鹤壁 | 南平 | 廊坊 | 瑞安 | 上饶 | 阳泉 | 桓台 | 永新 | 佛山 | 阿拉尔 | 南通 | 江门 | 江苏苏州 | 亳州 | 莆田 | 江苏苏州 | 三门峡 | 惠州 | 广州 | 乐平 | 海门 | 鹰潭 | 阳泉 | 长垣 | 枣阳 | 三明 | 江苏苏州 | 眉山 | 乐清 | 寿光 | 巴中 | 佛山 | 通辽 | 江西南昌 | 陕西西安 | 南京 | 牡丹江 | 韶关 | 陕西西安 | 攀枝花 | 赣州 | 南平 | 顺德 | 天水 | 三沙 | 固原 | 屯昌 | 乐平 | 仁怀 | 黔东南 | 赣州 | 玉树 | 运城 | 丽江 | 澄迈 | 鄂尔多斯 | 江西南昌 | 泸州 | 巢湖 | 桐乡 | 章丘 | 平顶山 | 大兴安岭 | 防城港 | 余姚 | 迁安市 | 常德 | 惠东 | 海南 | 温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