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中國散文網 中國散文網 人物 訪談 查看內容

              劉慶邦:小說是面鏡子,照出“中國式家長”的焦慮

              2019-6-25 17:26| 編輯: admin| 查看: 472| 評論: 0

              劉慶邦最新長篇《家長》從親子教育話題切入,拋出對“重智力輕情感”誤區的思考劉慶邦:小說是面鏡子,照出“中國式家長”的焦慮

              68歲作家劉慶邦推出長篇小說《家長》,對“重智力輕情感”的教育誤區展開思考。(作家本人供圖)

              近年來,一批聚焦親子教育話題的影視劇作品引發廣泛熱議。圖為《小別離》里演員黃磊、張子楓扮演的一對父女。

              ■嘉賓:劉慶邦(著名作家)

              ■采訪:許旸(文匯報記者)

              以短篇小說創作聞名文壇的作家劉慶邦,最近推出30多萬字最新長篇《家長》,從親子教育話題切入描摹家庭命運,對“重智力輕情感”的教育誤區展開思考,透視了一群“可愛、可敬、可悲”家長的焦慮與困境。

              《家長》首發于今年《十月》雜志,即將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推出單行本。小說直面真實的教育現場,讓人讀后感嘆:無論家長或下一代,我們都是世界的孩子,未來的路上,請一直學習成長并前行。昨天,本報記者專訪劉慶邦,和他聊聊教育題材如何在小說中顯形并提純。

              親子教育能撩開社會幃幔,進入相對封閉神秘的家庭內部

              文匯報:小說主角王國慧一心撲在孩子身上,為兒子拿“三好學生”獎馬不停蹄找人、為提升孩子語文成績周末輾轉作文輔導班等,她的行為濃縮了一部分“擔心輸在起跑線上”的家長心態。為什么將文學聚光燈投向這一現象?

              劉慶邦:人才激烈競爭的時代,很多父母都希望孩子出類拔萃,因此不遺余力地對孩子施加壓力,以致“直升機父母”“割草機父母”“掃雪機父母”等層出不窮。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是很自然的;可他們往往看重智力開發,卻對孩子成長過程中面臨的心靈問題、情感需求失之簡單粗暴,比如一刀切掐掉萌發的情愫,甚至不經商量就扔掉孩子的寵物貓狗等。就像王國慧的家庭,看似和和美美,背后早已“一地雞毛”。為了應付各方壓力,尤其是難以遏制的攀比虛榮心,她處于無處捉摸又無處不在的焦慮中。

              孩子的出生,改變了父母神經元的連接與重設,使父母對孩子每方面都極其敏感,沒有什么東西比孩子的命運更能讓家長操心操勞。在所有家庭難念的經當中,對孩子的撫養和教育,恐怕是最難念的經之一。一旦當上了爸爸或媽媽,就套牢了,再也推卸不掉。但越是期待值高,越要重視孩子人格全面發展,否則過于強制扭曲的打壓恐怕會埋下致命傷害的種子。孩子是家長的參照,而且是最好的參照。只有在孩子的參照下寫人,才能撩開社會的幃幔,進入相對封閉神秘的家庭內部,寫出人的生存本相和人性本質,把人寫活,寫立體,寫豐富。

              文匯報:《家長》是否融入親身體驗?在親子教育這條漫長路上,哪些瞬間讓你印象深刻?

              劉慶邦:我年少喪父,家境貧寒,母親不僅對我有養育之恩,也是我的第一個老師、最好的老師。在我受到的教育總量中,母親的教育所占分量最重。她不識字,但潛移默化了我的人格養成。如今兒子、女兒也都有了各自孩子,孫輩的教育環境完全迥異于幾十年前。

              《家長》融入了我自己、親戚朋友在內的親身經歷。30多歲時,有兩件事印象很深。有次我參加兒子的家長會,當班主任老師點名批評我兒子時,我有些按捺不住,從座位上站起,當場為兒子辯護起來。一般來說,家長們在老師面前唯唯諾諾,都很順從,巴結老師唯恐不及。我不但反駁了批評,還辯得慷慨激昂,情緒激動,讓老師和家長們都大為吃驚。

              還有一次,因搬家需要給兒子轉學,新家附近學校教導處一位女主任百般刁難,不接受我兒子轉學。兒子正上小學,不轉學就無學可上。我一時感到絕望,竟嚎啕大哭,非常丟丑。哭過之后,我沒有再跟女主任說一句話,轉身就走了。后來這段經歷被我寫進短篇小說《男人的哭》發表在《上海文學》雜志。

              文匯報:你對一些家庭教育問題進行批判的同時,筆端仍帶著強烈的人文關懷,甚至有種悲憫。

              劉慶邦:人類與其它野生動物不同,動物教會孩子奔跑、捕食、生存就行了,推出去不管了,人還要負責對孩子進行長期艱苦的教育。從家長對孩子教育的重視程度和付出而言,每個家長都可尊,可敬,可點,可贊。其實孩子也是一樣,因血緣相連,孩子對父母的每個面部表情、聲音語調及行為評價,也高度敏感。這種父母與孩子間錯綜復雜的關聯互動,構成整個教育總量鏈條中占重要環節的家庭教育。密集的、帶有強烈干預性的家庭教育,會影響甚至決定孩子的一生。

              中國人的說法是,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這個經,我們可以理解為日子,念經就是過日子。作家的寫作,通常關注的不是幸福的經、好念的經。因為這樣的經是相似的,寫了也沒多大意義,亦不能引起讀者的興趣。有悲憫情懷的作家所關注的往往是痛苦的經、難念的經。只有知苦而進、知難而進,貼心貼肺寫出難念的經,才具有文學即人學方面的意義,才有可能引起讀者的共鳴。

              小說不是照搬現實,高粱需經發酵、蒸煮、窖藏才釀成美酒

              文匯報:近年來,國內涌現了一批從不同角度描摹中國教育故事的小說,如何讓自己的書寫不落俗套?

              劉慶邦:我的寫作在追求個性的同時,也追求人性的普遍性。從這個意義上說,我不反對讀者在讀這部小說時對號入座。也許讀者真的能在《家長》中找到自己。

              親子教育是導火索,小說中鄉土風貌、人情冷暖、人性欲望等一步步隨之發酵。在我看來,父母和孩子之間的關系,是人與人之間最緊密長久、最穩固也最不可更改的關系。有時父母和孩子之間并非想象得那般美好和諧,反而是代替和反代替,控制和反控制,教育和反教育,這種驚心動魄的張力,值得在小說里書寫。其實人的精神和靈魂層面,絕不會出現雷同的情況。如同每個人的臉孔、手紋、天性不一樣,靈魂更是千差萬別。寫出一個人獨特的靈魂,就與別人的寫作區別開了,就只能是打上自己心靈烙印的“這一個”。

              文匯報:《家長》中許多素材很接地氣,生活氣息濃郁,你怎么看小說對現實社會的加工?

              劉慶邦:有人說,眼花繚亂的現實生活太豐富了,太復雜了,太精彩了,小說寫作已跟不上社會發展步伐,被日新月異、層出不窮的現代化故事拋到了后面。有人甚至認為不必費神去虛構什么小說,現實中許多千奇百怪的事情直接搬進小說就行了。對這樣的說法,我不敢茍同。文學的功能主要是審美的,有時并不需要太復雜,而是需要簡單,越簡單就越美。

              我想,小說主要表現的是日常生活中的詩意,不需要過于離奇。有人說文藝作品似曾相識,出現同質化現象,欣賞者沒了新鮮感,變得有些厭倦。現實生活是有雷同的地方,時間、時代、空氣、環境、生活方式、交流工具,包括使用的語言和說話口氣,都大體相似。但小說是虛構、想象、創造之物,是超越現實的,并不直接和現實對應。它建設的是心靈世界,而不是照搬現實世界。好比再好的高粱也不能直接當酒喝,至少要經過碾壓、掩埋、發酵、蒸煮、提煉、窖藏等多道難關,糧食最終才變成佳釀。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昌吉 | 禹州 | 达州 | 延边 | 安阳 | 广安 | 淮安 | 湘潭 | 张北 | 南平 | 张掖 | 临沂 | 铜陵 | 三明 | 淮安 | 秦皇岛 | 绥化 | 五指山 | 琼海 | 汕头 | 湖州 | 绵阳 | 肥城 | 楚雄 | 荣成 | 克孜勒苏 | 威海 | 江门 | 明港 | 五家渠 | 兴安盟 | 山南 | 佛山 | 马鞍山 | 神农架 | 兴安盟 | 库尔勒 | 正定 | 长兴 | 江苏苏州 | 台南 | 常州 | 漯河 | 张掖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临汾 | 大同 | 遵义 | 陇南 | 晋城 | 章丘 | 如东 | 衡水 | 雄安新区 | 眉山 | 广饶 | 仁怀 | 内江 | 潮州 | 昌都 | 锡林郭勒 | 宁夏银川 | 大同 | 达州 | 仁寿 | 黄冈 | 茂名 | 五指山 | 启东 | 邹城 | 庆阳 | 五指山 | 乐清 | 温岭 | 简阳 | 馆陶 | 淮安 | 白沙 | 马鞍山 | 阿坝 | 东海 | 日照 | 绵阳 | 衡水 | 东营 | 燕郊 | 沭阳 | 厦门 | 常州 | 张掖 | 扬中 | 清徐 | 德州 | 吉林 | 枣阳 | 鞍山 | 台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