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中國散文網 中國散文網 會員 小說 查看內容

              荒涼的生態

              2019-7-2 12:21| 作者: 紀旭光| 審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1360| 評論: 2

              荒 涼 的 生 態        林繼宗
              ——那是一方用手可以捏出油來的沃土,但它的生態卻是荒涼的
               
              1
              晃眼間,已經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事情了。那時候,我是上山下鄉到海南的知識青年,在生產建設兵團某師擔任師報道組組長兼文工團編劇,主要任務是新聞報道、宣傳工作和創作劇本。
              這里方圓數百里,分布著平原、河谷、山地、丘陵、河流和湖泊,到處都有清冽的水源和肥沃的土地。那泥土,蓋著一層厚厚的腐殖質,黑乎乎的,捏在手里幾乎都出油。種什么,什么都茁壯生長,結出豐碩的果實;不種什么,它就由著大自然,愿意長什么就長什么。或者是石梓、黃檀、子京、母生、陸均松等高大的秀木,或者是椰子、芒果、荔枝、龍眼等亞熱帶果樹,或者是各種藤類、灌木、茅草和飛機草,等等。在我居住的茅屋里,便都生長出綠油油的茂盛的枝葉來。
              在這片充滿生命力的土地上,你養什么,什么就會興旺;你不養什么,它就由著大自然,催生出更加豐富多采的野生動物來——天上飛的,如飛鷹、啄木鳥、貓頭鷹、孔雀雉、棕果蝠、虎斑鳩、綠鳩等;地上跑的,如黑熊、云豹、水鹿、靈貓、金錢龜等;樹上攀的,如長臂猿、獼猴、巨松鼠、樹蛙、椰子貓等;草里藏的,如山鷓鴣、山雞、巨蜥、蟒蛇、海南兔等;還有土里鉆的,如穿山甲、蜥蜴、大蚯蚓、野兔和蛇類等等。
              可惜,大自然賜予這方土地的生機與活力,卻被人為地窒息了。我在這里生活了幾年,感受到的只是無可奈何的荒涼。人們不正常的心態造成了大自然荒涼的生態,而荒涼的生態又使我們維持著艱難的日子。
              在艱難的日子里,我們擔負著艱辛的勞動和工作。那時候,我常常白天開荒、砍岜、燒山、挖穴,種植橡膠和其它亞熱帶作物,一到晚上,就讀書、采訪和寫作,經常熬到子夜或凌晨,然后才帶深度的疲勞沉沉睡去。當然,最忙碌的日子還是毛主席最新指示發表的時候。
              每逢毛主席最新指示發表,那就是最隆重的盛大節日了。差不多所有的男女老少,都心潮澎湃,歡呼雀躍,奔走相告,興奮無比。傳達學習最新指示不過夜,是成文或不成文的神圣規定,是頭等重要、壓倒一切的政治任務。
              我清楚地記得那一夜,將近午夜十二點了,我還在辦公室里苦讀《資本論》,忽然,師部的露天廣播電臺傳來響亮而清脆的聲音——毛主席發表了最新指示:把國民經濟搞上去!
              什么?把國民經濟搞上去?該不會聽錯吧?再聽一遍,沒錯,沒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反復播放著毛主席的最新指示。
              不知怎么回事,我心情特別激動。毛主席最新指示發表的激動時刻,不知道已經經歷多少回了,可是,好像這一回更加激動。我很快就解讀了自己的心情,因為我比誰都了解自己。這是一種本能的沖動,是久渴的心田喜逢甜蜜的甘露。
              饑餓的人們天天祈盼著,祈盼著春風春雨來到這片沃土上,喚醒本該擁有的生機與活力。
              如今,這春風春雨終于來臨了!
              我邊聽廣播,邊在辦公室里快速來回不停地踱步,熱血沸騰,思緒起伏,滿臉綻開幸福的笑容……
               
              2
              一種神圣而強烈的使命感,像浩蕩的春風,鼓動著我那青春的風帆。我又要起錨航行了。
              我趕緊從辦公室跑回茅屋,麻利地打點簡單輕便的行裝,一個人便匆匆出發了。每逢毛主席最新指示發表,我都必須在收聽后的第一時間上路,去采訪報道先進單位或典型人物,無論在白天或者黑夜,無論山高路遠或者刮風下雨,都不能阻止我的行動。與其說這是工作習慣,不如說這是革命事業心和使命感所使然。那時候,實在不需要任何人的布置、指派或安排。最新指示本身就給了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工作動力。
              離開茅屋,辭別師部,踏著熹微的月色,我向著山嶺走去。那些年,師報道組六人,全部交通工具只有一架破舊得處處作響只有車鈴不響的單車。我體力好,常常放棄騎車的機會而徒步翻山越嶺。
              今夜,我要去的連隊是五團九連,它是兵團表彰的模范連隊,連長韋大軍是鐵人式的模范連長。盡管從師部到九連要爬山涉水六十七華里路才能到達,按我走路的速度計,大約要整整六小時,也就是說要到天亮才能趕到連隊,但我心甘情愿。因為這么重要的最新指示的傳達、學習和貫徹,只有到“抓革命,促生產”最好的連隊去采訪,寫出來的新聞報道才更有質量,更有說服力。
              于是,我滿懷信心,開足馬力,邁動雙腿,爬了長長的一段山坡。氣不喘,腿卻酸了,怎么啦?哦,今天上云豹嶺開荒,從清晨六點起床,山刀掄了十幾個鐘頭,三頓飯都在嶺上吃,除了吃飯,所有的時間都在火線上拼搏,砍大樹,挖樹根,搬石頭,砍燒,挖掘樹根。那些樹根盤根錯節,深深扎根于石隙和堅土之中。我們當然先點燃炸藥爆炸,但炸后的樹根并沒有徹底清除,還要人工繼續挖掘。而那復雜而堅韌的根系,很快就消耗了我們有限的體力。為此,我每次都精疲力竭。手掌的幾個血泡破了,又在破綻處生出第二代血泡,一用猛勁,疼痛自然涌徹心頭。渾身大汗淋漓,真個像剛從水里撈上來似的。腿酸手軟,饑渴難耐,鋤頭幾乎掄不起來了。就在這時,有人奮然高喊:“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于是,有節奏的口號聲,毛主席語錄歌此起彼伏,滿山遍野洋溢著革命的豪情和大無畏精神。團部開荒文藝宣傳隊和師部的毛澤東思想文藝輕騎隊也來了,他們鼓樂喧天,好不熱鬧。他們唱起了一段又一段的革命樣板戲唱段,我們全被帶著唱開了,一邊干活一邊唱,好不豪情千丈!我印象最深的是《智取威虎山》的唱段,尤其是楊子榮打虎上山的唱段,氣沖霄漢,義薄云天,“明知征途有艱險,越是艱難越向前”使我忘卻了一時的疲勞,又奮然掄起了閃亮的山刀……
              思緒從開荒大會戰的工地上收了回來,我又邁開大步,沿著山道爬上了一座山嶺,腿更酸痛了。我腦子里一閃:這國民經濟要搞上去,聯系我們師的實際,除了努力發展橡膠生產,還要搞好工、副業,逐步改善兵團戰士的生活吧?興許以后我們可以多養幾只雞呢!想到這里,我立刻興奮起來,不覺腳底生風,加快了步伐,忘卻了雙腿的酸痛和日間的勞累。
              星星寥落,月色朦朧,夜色更加沉重了。
              山影迷茫,山道迷茫,而我的心間卻逐漸亮堂。眺望前方道道荒山野嶺,身為夜的獨行者,我鼓足勇氣,奮力前行。
              淡淡的月影漸漸西移……
               
              3
              荒山野嶺悄無聲息地向身后退隱而去,它們藏匿著猙獰的面目,像一群城府很深,工于算計的陰謀家不露聲色,默默地、耐心地等待著秋后的算賬。
              我當然非常清楚,按照當時的規定,每戶最多只能自養四只雞,并且必須自養自用。許多干部,為了帶頭反修防修,寧愿不養或者只養一兩只雞。我即將前往采訪的模范連長韋大軍,就堅持只養一只雞,為的是能下幾個蛋,一來招待客人,二來也讓他的獨生子偶爾嘗一嘗雞蛋的美味。
              有一位老戰士譚石才悄悄養了五只雞,心想:只要鄰居睜只眼閉只眼,也就蒙混過去了。為了混,他經常有意無意地把煮熟的雞蛋塞給鄰家的小孩吃。可是,有個缺德多心眼的人還是把老戰士譚石才養五只雞的秘密給抖落了出來。問題一擺到連部,連長和指導員當然不敢掩蓋,于是,譚石才被興師問罪了。譚石才這條硬漢子,生產勞動絕對是一流的響當當的好把式,學習毛主席著作也不落人后,可這回他被整慘了。他當了十多年班長,向來模范帶頭,又敢抓敢管,得罪了幾個吊兒郎當的懶漢。懶漢們那口惡氣吞了又吞,忍耐了許久,終于等來了堂堂皇皇的報復機會。綽號“狗頭軍師”和“狗尾巴”的兩條懶漢一湊合,一張題為《這第五只雞姓什么》的大字報當晚便貼在連部的大墻上。
              一石激起千重浪。這張大字報一夜之間便在全連掀起了軒然大波。第二天就傳到了團部并且驚動了師部。師政治部立馬派我帶著小石到九連調查。
              那群懶漢拿雞毛當令箭,拉大旗作虎皮,夜以繼日地圍攻著譚石才,死死抓住不放,非要譚石才當眾回答“這第五只雞姓什么”不可。一時間,從連長、指導員到普通戰士和家屬,竟沒有人敢站出來替譚石才說說話。不過,我深知大伙的心是向著譚石才的。這么肥沃的土地,這么茂盛的膠林,這么鮮美的草地,雞群其實并不需要怎么去飼養,只要在屋后草地、林邊或山腳搭個雞寮,清晨放牧出去,黃昏在寮里撒把豆子或谷子,呼一呼,雞群便乖乖地回了寮。日復一日,換月換季,不多久,僅有幾只的雞群便會壯大到十幾只、幾十只、一百多只,甚至數百只。但事實上沒有人敢于如此放膽去養雞。假若有,也早被打成資本主義的小爬蟲了。可這里,由于得天獨厚的天時與地利,雞群就是繁殖得特別快,真惹禍啊!怎么辦呢?聰明的人們不約而同:只養四只,不養第五只。四只全養母雞,就吃蛋。逢年過節,殺了雞,有了空額,再補養。也有一些人,養了就殺,殺后再養,反正不超過四只。
              我打心底里同情譚石才,就當著譚石才的面對這幫懶漢說:“譚石才這第五只雞許是馬上要殺掉的吧?”說著還向譚石才使了個眼色。可是老實巴交的譚石才并沒有領會我的意思,卻連連說:“不是的,不是的。”這幫懶漢乘機圍上來大聲迫問:“那你為什么養這第五只雞,明知故犯?你說,這是什么性質的錯誤?這第五只雞到底姓什么?”譚石才不敢抵擋,只好當眾老老實實承認自己養了一條資本主義的小尾巴,表示立即割掉。他一轉身,從自家的雞窩里抓出一只肥碩健壯的母雞,一刀便割破了它的喉嚨,剛剛受驚還咯咯大叫的母雞在地上搐動了幾下,就靜靜地躺在鮮紅的血泊里。譚石才燒了一鍋水,三下五除二,脫了羽毛,開了膛,然后將這只雖然姓資但卻非常肥美的母雞親手送到幼兒園,讓阿姨給小朋友們煮雞粥吃。
              面對懶漢們,我忍不住又替譚石才打抱不平了:“你們看,譚石才養的雞和雞蛋也不光自己吃呀。聽說平時就經常送給幼兒園和生病的同志吃哩。”誰知這幫懶漢們竟振振有詞地沖著我說:“林同志呀,你要知道,革命人是寧要社會主義的草,而不要資本主義的苗!”
               
              4
              懶漢們平日里總被譚石才用紀律嚴加管束,多受批評,滿肚怨氣,這回看到譚石才當著我的面殺了雞,認了錯,氣也消了一些,便不再圍攻譚石才,轉而圍住我這個居然敢于為資本主義小尾巴辯護的年輕人,管你是師部派來的人,只要身上有資本主義的氣味,他們就會堂而皇之地批判你,哪怕餓著肚子,也要捍衛“社會主義的成果”,這就是革命者的氣節,人窮志不窮啊!
              “小林同志,聽說你讀了不少書,我想請教你”,一個精瘦的懶漢狡黠地盯著我說,“馬克思主義哲學告訴我們,世界有三大定律,你應該都知道吧?”
              “當然是對立統一、質量互變和否定之否定規律。”我沉著應對著他們的挑戰。
              “現在我要說的就是質量互變規律,量變必然起質變”,他瞄著我,“我們團規定每戶只能養四只雞是有道理的,多養了就是走資本主義道路,就是變了質。”
              我笑著說:“每戶可以養幾只雞,這是一個動態的數字。現在養四只,隨著生產力的發展,今后可以養更多,甚至不需要限制數量。當然,這是以后的事情。”
              “你在散布唯生產力論!”精瘦的懶漢激動起來。
              “夠了夠了,我今天不是來爭論的,我是來搞調查的。”說著,我邁步就走,心里真看不起懶漢。
              “別走!既然你來調查,我就反映一件事”,懶漢攔住我,“我們連老羅雖然只養四只雞,表面上看規規矩矩,可是他卻暗地里賣掉了兩只母雞和十多只雞蛋,聽說還賣了好價錢。小林同志,你說,這算什么行為?算不算資本主義尾巴?該不該揪出來批一批?”
              “老羅的情況我了解清楚了。他以前從未賣過雞和雞蛋,這回是因為孩子生了病,缺錢買藥治病,才不得已而為之。昨天,他家里只剩兩個雞蛋,三個孩子爭蛋吃,分得不均,打架了。他老婆抱著三個孩子哭成一團,傷心哪!”我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老三同志,你腦子里那根弦怎就繃得那么緊啊?”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擺脫了老三和其他幾個懶漢們的糾纏。
              在深深的黑夜里,爬著彎彎的山道。
              毛主席最新指示發表后,或許我們不僅可以多養一些雞,說不定還可以養豬呢,哪怕每戶只能養一頭,也是零的突破呵!想到這里,我眼前一亮,旋即,思緒又凝重起來。
              我們師一些邊遠而貧窮的連隊,戰士們難得吃上一頓豬肉,有的甚至一年整整嘗不到豬肉的美味,只是到了大年三十除夕夜,才品嘗到一回豬肉。有人笑著對我說:“豬肉就是人參片呀。都一年吃不到豬肉了,真想不起豬肉的味道是什么樣了。幾回做夢夢見吃豬肉,一張口一塊,猛吞下去,那味道比什么都香。吞完了,又后悔不該吞,要細細咀嚼才香哩。”
              我清楚地記得,離大年三十還有半個月,在工地上辛勤勞作的饑餓的人們,便禁不住悄悄地議論起除夕將要殺豬的特大喜訊來。盡管工地休息的時候,學毛著,讀報紙,有許多政治大事,但人們的興趣幾乎不約而同地集中到殺豬上來:殺哪頭肉更多些,怎么煮,怎么分,怎么吃,……談興之濃,壓倒了任何話題。
              除夕終于降臨了。全連男女老少奔走相告:大人分四兩豬肉,小孩分二兩;骨頭由食堂熬湯煮菜,再分給大家。那天收工收得早,太陽還沒有下山,食堂門口便排起了長隊,小孩子特別興奮。其實,大人們也焦急地等著自己的那一份。四大兩,還不少呵。排到我了,雙手捧著大飯盆伸出去,雙眼睜得大大的。炊事員從大盆里打起了一勺豬肉,這有四大兩嗎?好像少了點,可他的勺子還在抖動,媽呀,把一大塊肥肉給抖回大盆里了,真可惜喲……
              這夜,連隊小賣部所有的地瓜酒和甘蔗酒全被沽光了。平時從不喝酒的我也沽了一斤地瓜酒,和幾位要好的知青友湊成一桌,品肉喝酒,直到東方露出第一縷曙光。
              轟轟烈烈的酒肉吃后,半個月過去了,人們仍然不斷地回味著。在工地上,在夜談中,依然是壓倒一切的話題……
               
              5
              關于豬肉的傳說,我還沒有說完呢。
              從豬肉延伸開來,多少事,都是我聽到、看到、甚至親自經歷過的。
              在我曾經勞動鍛煉過兩年多的五連。飼養員曾將一只因病死亡的小豬悄悄拉到后山麓埋掉,誰知這事讓連里幾個小學生知道了。原來是其中一名小學生悄無聲息地尾隨飼養員而看到掩埋小豬的一切,放學后約好幾名同學,準確地找到掩埋地點,用鋤頭挖開泥土,挖出小豬,抬到小河邊洗凈,七手八腳地刮毛、開膛、清洗內臟,然后整豬切塊,拾來柴火,燒烤豬肉。這群饑餓的少年抵擋不住陣陣撲鼻而來的肉香的氣味,肉只烤得七七八八,還沒全熟,就你爭我搶,狼吞虎咽,直至一個個干癟的肚皮都鼓了起來。少年們躺在泥土地上,喘著粗氣,實在吃不下去了,才心有不甘地收斂貪饞的目光,想起家中同樣饑餓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于是,他們把剩余的肉呀、皮呀、骨頭呀,內臟呀,統統收進筐里,抬回家。還沒來得及公平分成幾份,便成了連隊飼養班的被告。這幾名餓得發瘋的、勇敢而又不更事的少年,還沒來得及進學習班接受思想教育,便一個個病倒了。
              我實在同情這些孩子們,他們面黃肌瘦,瘦骨嶙峋。他們餓壞了,餓怕了。
              孩子們餓了,還可以叫喊,甚至可以哭鬧,而我們大人餓了,卻不能有所表示,只能默默地忍受。事實上,大人們更加饑餓。每天開荒、砍、燒山;或挖橡膠穴,種橡膠苗,挑水澆水;或種植甘蔗,松土培土除草;或割膠,收膠,挑膠水;或割雜草,拾牛糞,積肥漚肥。每天十幾個小時,或沾露爬坡,或頭頂烈日,或披星戴月,勞動強度特別大。每天收工的時候,常常手腳酸痛,饑火熊熊。
              說真的,我羨慕孩子們,他們無所忌憚,餓了就叫就喊,而我們卻必須默默地忍受。我時刻不忘自己是接受再教育的知識青年。老戰士同樣餓呵,可他們還經常關心我們,時不時給我們送地瓜、送木薯、送青菜、送雞蛋……想到這些老戰士,這些可敬可愛可親的老復員退伍軍人,農場第一代拓荒者,我心中就涌動著一股暖流,汩汩地流淌不息……
              剛到農場的時候,可能是照顧知識青年,我們經常有改善生活的機會,印象最深的是黃豆燉牛肉,太好吃了。有時是白花花的木薯或黃澄澄的地瓜,大會戰時一休息,便熱騰騰地吃起來。后來,物質的匱乏使我們改善生活的機會漸次稀少了。我們肚子里缺乏油水,咕咕直叫。于是,來自千里之外的家鄉汕頭的沙茶或蘿卜干炒豬肉便成了我們解饑解饞的不可多得的希望。知青們的默契是:不管誰回汕頭探親,就必須替幾個要好的農友們帶食物來。人一到農場,這天就是知青們的節日。行李甫一卸下,還沒來得及說清楚為誰帶了什么食物,所有的行李袋便被圍上來的知青們搜了個底朝天。只要是食物,不管是誰家托帶的,一律共產共用,附近能趕來的知青全都趕來,到小賣部沽幾斤地瓜酒或甘蔗酒,以沙茶豬肉、蘿卜干豬肉為主菜,再多煮幾盆豆腐、青菜,于是,談笑風生、氣氛熱烈的宴會便開始了。知青們吃著、喝著、說著、吹著、笑著、哭著、唱著、跳著,洋相百出,樂極生悲,直至深夜甚至凌晨,仍遲遲不肯散席……
              這時,我仿佛看見想象中的晉代“竹林七賢”之一的嵇康,油然而憶起兩句詩來:“嵇康對日舞鳴琴,腹中饑火正熊熊。”
               
               
              6
              飽餐了一頓來自家鄉的沙茶豬肉和蘿卜干豬肉,我實實在在地解了一回饞。回想這幾個月,由于刮了幾次臺風,又差不多天天中午驟降急暴雨,地里的青菜黃的黃,爛的爛,只有冬瓜大豐收。食堂大飯廳的一角,堆的盡是大冬瓜,像小山似的。幾個月來,幾乎頓頓吃冬瓜。怎么吃?將冬瓜切成片,用滾燙的開水燙熟,打撈上來,拌以咸而不香的醬油,便是我們下飯的唯一的菜了。偶爾,開水燙熟的冬瓜片拌點蔥花,再小心翼翼地滴上幾滴極為稀罕寶貴的豬油或花生油,那就幸運了。如果實在吃厭了,不想再吃那冬瓜,就只能在開水里灑點醬油,用醬油水下飯了。
              吃了幾個月的開水冬瓜,我們幾個要好的男知識青年暗地里一交流,才知道大同小異:大家都發生了怪毛病——“小弟弟”都老實了,不論白天黑夜,都是垂頭喪氣的,沒有了陽剛之氣。
              在那段冬瓜總是獨霸餐桌的漫長的日子里,有時候,比如十天半月,竟有一頓是空心菜!當然也是用開水燙熟,再拌點醬油。但不管怎樣,光看那惹人的綠色,便會引起那種古老的、原始的、本能的、強烈的沖動。不過,我和幾位知青友相約,每逢發現這種難得的機會,便故意推遲下班,慢進食堂,把機會讓給那些正在長身體的可憐的小孩子。
              我曾目睹過幾次這樣的情景:一對小兄弟爭著到食堂打菜,互不相讓,以至打起架來,哭哭鬧鬧,這時,食堂必有空心菜!開始,曾有一次我排隊買到了綠得惹人的空心菜,正慶幸自己今天有口福,這時,聽到背后傳來孩子失望的哭聲,原來他貪玩,慢幾步來食堂,排到菜窗前,恰巧空心菜賣完了,只剩白花花的令人寒心的冬瓜,孩子傷心地哭了。我趕緊將小菜盆里那份可愛的空心菜送給了孩子,孩子起初很羞澀,不敢要。“給!趁熱拿回家里吃。”在我的再三鼓勵下,孩子禮貌地接受了,連聲說:“謝謝叔叔,謝謝叔叔!”感激地走了。我呆呆地站在食堂大門外,想了許久,眼睛漸漸模糊了起來。這天晚上,我就向知青友們提議,再餓,也要把這種機會讓給小朋友們。
              一天下班,我走在路上,忽然一個小孩子攔住我,拉著旁邊一位大人說:“爸爸,這就是我說的那位叔叔,他把空心菜讓給了我們。”那位大人迎上來,熱情地拉住我的手:“喲,原來是小林呀,孩子回家總說那位叔叔好,真感謝您。小林,晚飯不要上食堂啦,就到我家吃面條去。”老韋熱心地邀請。“老韋,謝謝,不用啦。我們幾個知青已經約好先打半場籃球,再吃晚飯。”說罷,我就匆匆來到籃球場。
              打完籃球,我們幾個球友正準備到小伙房,動手煮點冬瓜湯,加點沙茶豬肉下飯。誰知韋連長帶著孩子小韋來了,硬是拽著我們到他家吃面條湯,說是煮好了,全家等著哩。不去,不能去,怎能去呢?來來來,怎能不來呢?不來還對得起我老韋嗎?盛情難卻,我們四個知青友汗淋淋地來到韋連長家。韋連長的妻子給我們每人盛了一大碗蔥花面條,還放上黃澄澄、香噴噴的大荷包蛋。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這時,我的雙眼又模糊了,眼角悄悄綻開了難見的淚花……
              雖說是在荒涼的生態環境中艱難地生活著,可是,我這顆熱血沸騰的火熱的心,卻從來未曾荒涼過。
               
              作者簡介:林繼宗,男,中國學術發展科學研究院客座教授,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際潮人文學藝術協會會長,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學術顧問,美國風笛詩社成員,國際潮人文化基金會榮譽董事長,中華散文網創作委員會副主席,廣東省潮汕文學院院長,《中國作家》簽約作家,中華詩詞博士,原廣東省作家協會理事、汕頭市作家協會主席,潮汕星河獎基金會名譽會長。已經出版各類文學專著22部,共1079萬字,先后獲得全國大型征文活動優秀系列長篇小說一等獎、中國散文精英獎、中國作家協會創作年會一等獎等國際、全國、省部級等各類文學獎106項。

              微信掃描二維碼可分享至朋友圈
              3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一葦航之 2019-8-17 17:05
              值得一讀。贊!
              引用 大衛 2019-7-2 16:57
              ( *?ω?)?╰ひ╯

              查看全部評論(2)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大连 | 包头 | 涿州 | 宜宾 | 池州 | 大丰 | 抚顺 | 瓦房店 | 阿拉善盟 | 博尔塔拉 | 海宁 | 山西太原 | 博尔塔拉 | 信阳 | 宁波 | 黔西南 | 铜川 | 湘潭 | 宿州 | 永新 | 池州 | 珠海 | 日喀则 | 阳江 | 平凉 | 莱州 | 高雄 | 宣城 | 泉州 | 永新 | 娄底 | 宿州 | 自贡 | 大庆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大庆 | 渭南 | 神农架 | 桐城 | 潜江 | 阿拉尔 | 黄冈 | 日土 | 丽水 | 姜堰 | 天门 | 湘西 | 丽江 | 大庆 | 陵水 | 安庆 | 义乌 | 嘉兴 | 海南 | 哈密 | 阿坝 | 铜陵 | 宜昌 | 泰州 | 鹤壁 | 偃师 | 常州 | 商丘 | 阿坝 | 台山 | 玉环 | 漯河 | 河南郑州 | 巴彦淖尔市 | 芜湖 | 贵港 | 辽宁沈阳 | 七台河 | 天长 | 靖江 | 安岳 | 吐鲁番 | 渭南 | 绵阳 | 淮北 | 昌吉 | 定州 | 赵县 | 崇左 | 鄂尔多斯 | 佛山 | 偃师 | 常德 | 威海 | 庄河 | 甘孜 | 忻州 | 海东 | 广西南宁 | 池州 | 诸城 | 那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