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司馬遷祠前的沉思

              2017-3-21 17:24| 作者: 陜西省曹建平|編輯: admin| 查看: 25957| 評論: 0

                2000多年過去了,他的祠前依然游人如織,香火氤氳。
                
                磨盤石鋪筑的古道,訴說著他千年不朽的業績。山坡下綠樹掩映的廣場,他的塑像一如他的《史記》,令瞻仰者“閱盡人間春色”。手握書
                
                卷的他,神情淡定地目視遠方,凝重而又坦然。祠里的歷代碑石摹刻,或記述、或彰顯,字里行間無不刻鑿著后人的驚嘆與仰止。
                
                沿九十九級石階登其巔,東望黃河滔滔,西眺梁山巍巍,南瞰古魏長城,北觀芝水長流。千古不朽的偉人就長眠于這山水環抱的半山坡上。
                
                歷史,因他的描敘而眉清目秀,熠熠生輝。而他,一個讀書人的理想,也因一部著作而山高水長,氣象萬千。
                
                華夏民族因為有了他,有了韓城芝川鎮的那位讀書人,有了漢武帝時代的那位太史令,歷史的傳承就如一江春水滾滾東流,萬古不息。
                
                他太卓越,太直率,太執著。
                
                一部52萬字的民族巨著,不只是“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不只是“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于國史、于國學、于民
                
                族,那都是一座高峰,一尊豐碑,自他以降,無人能繞得過去。如泰山巍峨,如蒼松堅挺,任憑風摧雨毀,雷霆萬鈞,依然光燦照人。他,
                
                就是華夏歷史的一桿秤盤,一地沃土,一條龍脈。華夏歷史就是他筆下的一組字符,一滴清淚,一腔血脈。于是,他的筆下,一個兵敗烏江
                
                的霸王,有著頂天立地的英雄豪氣;一個無奈投江的文弱書生,留下了忠貞不渝的民族風骨;一個平生不得志的將軍,鑄就了堅不可摧的鋼
                
                鐵長城。歷史的一草一木,民族的一經一緯,都因他而風姿綽約,儀態萬方。
                
                古今中外,說真話太難。說真話的人常常兇多吉少,招致殺身之禍。布魯諾說真話被燒死在羅馬廣場,彭大元帥說真話被削職為民,遭遇不
                
                白之冤。他也不例外,他痛恨那些大臣的見風使舵,落井下石。他只是想申辯一個真實的李陵,坦誠地見證一個敗軍之將的汗馬功勞和降敵
                
                恥辱。他執著地認為李陵兵敗被俘事出有因,實屬無奈。但他卻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遭受了人生的奇恥大辱。
                
                宮刑,對于一個朝廷命官,不只是把堂堂男子的血肉之軀糟踐得傷痕累累,不只是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插入一把匕首,對于一個文人,人格的
                
                肆意踐踏比肉體的粗暴蹂躪更令人痛不欲生。是屈辱、悲憫地了卻殘生,還是在人生的逆境中沖出黑暗?他陷入了沉沉的思索。父親的臨終
                
                囑托,像一縷春風,吹醒了他本已冰冷的靈魂:“余死,汝必為太史令;為太史,無忘吾所欲論著矣。”
                
                歷歷往事像影子一樣縈繞在他的腦際。他從小“耕牧河山之陽,年十歲則誦古文。”二十歲后,游歷大江南北,足跡遍及江淮流域和中原地
                
                區。深厚的家學淵源,豐富的宮廷經歷,世代以史為業的家族傳承,更有他深埋于心的恢宏意愿,使他眼前為之一亮,他不想在忍辱含垢中
                
                糟踐人生,他要在漢朝宏闊的文化大背景里,讓一部巨著落地生根,利澤社稷,昭示后人。
                
                他在屈辱中剛強地站立了起來。慘淡的月光和冰冷的墻壁,磨滅不了他內心的躁動和理想的升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
                
                ,用之所趨異也。”他睿智而凝重的目光比任何時候都更加堅強和不屈。
                
                他要做比生死更重要的大事,那就是為傳承華夏歷史而肝腦涂地。上至黃帝,下至漢武時代,他的才情,他的悲愴,他的夢想,在如豆的油
                
                燈下一點一滴淅瀝成中華民族的傳世瑰寶,橫空出世。一個古老民族將近三千年的升沉起伏,在他如椽的巨筆中,汩汩流瀉,如朝日噴薄,
                
                在史學的天空里,放射著萬道霞光。
                
                漫漫十六年,他再也享受不到浩蕩的皇恩,卻在“一蓑煙雨任平生”的沉思默想中,獲得了精神的自由和人格的獨立,用點點墨跡釋放真情
                
                ,演繹國政,記述人杰。源遠流長的華夏歷史因一位囚犯的執著和不屈而驚世駭俗。
                
                站在司馬遷祠的圓形墓冢前,古松掩映下的英靈早已灰飛煙滅。眼前閃過的是金戈鐵馬,是江山易幟,是英雄嘆息,是黎民呼號。一千多年
                
                過去了,皇帝大人沒有想到,也不會想到,惱羞成怒之下,他帶給了一個文人生命的羞辱,卻成全了一個民族的恒久驕傲。
                
                這就是歷史。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铜仁 | 燕郊 | 甘南 | 咸阳 | 泗洪 | 沧州 | 乌兰察布 | 海拉尔 | 曲靖 | 海宁 | 汝州 | 安康 | 固原 | 博尔塔拉 | 随州 | 保定 | 揭阳 | 南阳 | 临夏 | 柳州 | 信阳 | 琼海 | 汉川 | 黔西南 | 怒江 | 宁德 | 甘肃兰州 | 神木 | 许昌 | 九江 | 临汾 | 陵水 | 滨州 | 汉中 | 丹阳 | 台南 | 迪庆 | 日喀则 | 玉林 | 醴陵 | 桓台 | 南阳 | 榆林 | 黔西南 | 海北 | 鸡西 | 平潭 | 肇庆 | 南通 | 广州 | 襄阳 | 黄山 | 文山 | 鄂尔多斯 | 盐城 | 驻马店 | 金昌 | 广汉 | 温岭 | 芜湖 | 桂林 | 鹰潭 | 临汾 | 黔南 | 常德 | 湘西 | 高密 | 海安 | 安徽合肥 | 乌兰察布 | 邵阳 | 日照 | 萍乡 | 眉山 | 德阳 | 惠东 | 仁怀 | 永新 | 梧州 | 启东 | 阿拉尔 | 林芝 | 中卫 | 琼中 | 连云港 | 巴彦淖尔市 | 温州 | 潮州 | 台南 | 梅州 | 忻州 | 泰安 | 张北 | 资阳 | 偃师 | 上饶 | 九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