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提升文藝批評的思想力量

              2017-6-20 17:10| 作者: 光明日報 楊光祖|編輯: admin| 查看: 21028| 評論: 0

              當今文藝批評多受詬病,公信力日益下滑。文藝批評出現亂象,不斷被污名化,質量一直不是很令人滿意,原因是多方面的。不過一個重要原因沒有引起大家足夠的重視,那就是文藝批評家哲學素養的嚴重匱乏。

              有個很經典的說法,那就是“文史哲不分家”。歷史上那些大批評家都具有深湛的哲學、思想素養,否則文章就沒有穿透力,尤其面對復雜的、杰出的文本,就只能隔靴搔癢,無法進入文本內部,說出真正的優秀之處,或者只能匍匐在文本之下,無法對它進行高屋建瓴、入木三分的批評。

              哲學和文學藝術的關系是非常密切和復雜的。縱觀文學藝術史,那些文學藝術大師基本都是思想家,都有自己獨特的思想。比如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曹雪芹、魯迅。可以說,如果沒有獨特的思想,他們的文學成就可能就會大打折扣。后人之所以不斷地閱讀他們的著作,不僅是因為他們的作品具有強烈的文學性,他們擁有高超的文學技巧,更是因為他們文字的后面蘊藏著巨大的思想力量。這種思想與哲學家的表達方式不太一樣。(當然主要是與康德、黑格爾等人的表達方式不一樣。如果說與柏拉圖、尼采、莊子等人相比,差異性就比較小。)它更加感性,更加形象,更加生動,也更加容易進入人心。不要說這些現代作家,即便是古代經典作家,也與哲學密不可分。比如王維、李白、蘇軾等人,如果你對莊禪一無可知,那么你也永遠無法體味他們的妙處,所謂妙處難與君說。比如杜甫,如果對儒家沒有深切的人生體悟,恐怕也很難真正讀懂他。

              在藝術領域,比如影視、美術、書法,一個藝術家哲學修養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真正杰出的影視作品,都是富有思想的,閃著智慧的光芒,比如卓別林、斯皮爾伯格、伯格曼、大島渚等。沒有對日本、歐洲文化思想的深入了解,要理解他們的電影,是不可能的。中國那些大師級的書畫家,比如董其昌、倪瓚、黃賓虹,你如果對莊子、禪宗沒有初步的體悟,恐怕永遠看不到他們的妙處。一個熟練的畫匠,是永遠看不懂他們的。如今有些名頭很大的畫壇人士一說起董其昌、黃賓虹,就說他們這個不行那個不行,云云,都緣于沒有思想修養,沒有眼界。當年傅雷先生為什么獨具只眼,看到黃賓虹的偉大,而不是那些畫壇中人?因為傅雷有超人的藝術修養,有對中西文化的深湛造詣。如今閱讀他們二人的百多封通信,還不禁震撼于他們的素養之深。讀這樣的書信,真是一種絕大的享受呀。一個人從文學藝術大師那里獲得的閱讀美感,是從一個低俗的暢銷書作家、一個畫匠那里永遠得不到的。

              所以,作為一名文藝評論家,必須具備一定的哲學修養。否則,就無法對那些真正的文學藝術作品進行賞鑒、研究。當然,作為一名優秀的文藝評論家,首先需要的肯定是對文學藝術的那種審美直覺,那種對文學藝術史的諳熟,那種藝術判斷力。但僅有此還不行,還必須有一定的哲學修養。哲學會給批評家一雙慧眼,讓他穿透文本,看到文本后面的東西。魯迅作為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他的創作超越時代,他的文學批評也是眼力非凡,他關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兩篇短文,我非常喜歡,認為到目前都為人所難及。李長之《魯迅批判》及關于司馬遷、陶淵明、李白等論著,都能夠穿越歷史云煙,歷久彌新。除了他的不羈天才之外,他的思想之光,也是無法否認的。當年他在清華大學,先學生物學,后轉入哲學,尤其醉心于德國古典唯心論哲學和形式主義美學。

              在影視領域,美國學者羅伯特·阿普、詹姆斯·麥克雷的《李安哲學》是一部關于李安研究的厚重之作,作者集中論述了李安電影的思想,還從西方哲學,如愛、存在、身份、酷兒理論等角度作了深入分析,頗見功力。這樣的著作在國內是不多見的。因為當下一些從事影視研究的學者,大多缺乏哲學修養,他們更多的是將電影看作一項技術活,認識不到它們也有哲學,也需要哲學。因為缺乏思想之光,他們在研究電影時,只看見技術,或者搬用西方理論亂套一下,而無法真正進入杰出電影文本的里面。他們的著作,或者論文,沒有那種讓人心動的思想穿透力。葉朗先生在《美學原理》一書中談到理論思維能力時,認為它表現為一種“理論感”。這種“理論感”也就是愛因斯坦所說的“方向感”,即“向著某種具體的東西一往無前的感覺”。葉朗說:“當你自己在研究、寫作的時候,這種理論感會幫助你把握自己思想中出現的最有價值的東西(有的是朦朧的、轉瞬即逝的萌芽),它會指引你朝著某個方向深入,做出新的理論發現和理論概括。”

              李長之非常強調批評家的批評精神。他認為,偉大的批評精神是為理性爭自由的。批評家,必須具備一種真正的哲學家的頭腦的義務。他甚至說,批評家必須具備哲學知識,“哲學之分析性、體系性,對事物而探其根本的徹底性,是一個批評家應有的精神,以哲學為訓練看,批評家尤其要有這種知識”。文學藝術發展到20世紀,有了非常巨大的變化,文學藝術的哲學化,日益濃重,某種意義上,藝術需要闡釋了,需要思想之光的觀照了,它不僅是再現的,如卡夫卡的小說,杜尚的作品。如果文藝批評家沒有相當的哲學修養,沒有一定的思想能力,沒有對海德格爾、本雅明、拉康、福柯、羅蘭·巴特、麥克盧漢、波德里亞、詹姆遜等等思想家的深切了解,面對現代主義文本,或者后現代主義文本,不管是文學,還是藝術,可以說基本都是失語的。而一位中國的文藝批評家,除此之外,如果對中國傳統思想不了解,對中國傳統文藝理論的現代化轉型沒有思考,那么,從事當下的文學藝術批評,就非常艱難,可以說,只能隔靴搔癢,無法入木三分、切中肯綮。

              我一直認為文史哲的教育斷裂,是當代很難出文科大師的關鍵。馮友蘭等那一批哲學家都有著良好的文學修養。而那個時代的文學家大都有高深的哲學修養,魯迅就不用說了,周作人、廢名等人,都是如此。

              那么,是不是哲學家從事文學批評就一定很成功呢?也不見得。他們還需要具備優秀的文學感悟力。巴赫金也曾經說自己不是一個文學批評家,而是一個哲學家。可見他已經有了這方面的自我意識。

              文藝評論的力量來自于對文本的分析。這種分析既有文學性、藝術性的分析,也有對文本思想性的分析。所以,一個文藝評論家的哲學素養,應該不是那種教條式的、概念化的東西。用那種抽象的哲學術語從事文學批評,也是得不償失。真正的文藝批評家應該是將哲學內化于自己的血液之中,化為自己的審美直覺,用俗話說,養就一雙慧眼;用王國維的話說,就是“試上高峰窺皓月,偶開天眼覷紅塵”。

              當代文藝批評家,急需加強自身的哲學素養,鍛就自己的思想力量。如此,不僅文藝評論自身會贏得讀者的認可,更重要的是對當下文學藝術創作才會有真正的指導意義。恩格斯說,鍛煉自己的理論思維能力,至今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學習過去的哲學。

              (作者:楊光祖,系西北師范大學傳媒學院教授)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红河 | 黄石 | 龙口 | 馆陶 | 临海 | 梅州 | 丽江 | 迁安市 | 吉林 | 天水 | 沧州 | 张家界 | 眉山 | 江西南昌 | 洛阳 | 公主岭 | 岳阳 | 三亚 | 海丰 | 潜江 | 黑河 | 琼海 | 锡林郭勒 | 龙岩 | 陵水 | 天长 | 莱芜 | 山南 | 项城 | 长葛 | 山南 | 南平 | 汕头 | 迪庆 | 陕西西安 | 雅安 | 鄢陵 | 张北 | 遂宁 | 承德 | 阿克苏 | 赣州 | 昌吉 | 邹平 | 泸州 | 喀什 | 揭阳 | 呼伦贝尔 | 淮南 | 长垣 | 温州 | 娄底 | 阳泉 | 宝鸡 | 黔东南 | 镇江 | 临海 | 烟台 | 延安 | 无锡 | 九江 | 仙桃 | 定州 | 汕头 | 黑河 | 燕郊 | 永新 | 大丰 | 海北 | 唐山 | 图木舒克 | 龙口 | 庄河 | 湛江 | 聊城 | 嘉兴 | 盘锦 | 海南 | 武夷山 | 江苏苏州 | 莱芜 | 如皋 | 马鞍山 | 仙桃 | 许昌 | 深圳 | 鹤岗 | 宁德 | 改则 | 铁岭 | 佛山 | 汉中 | 唐山 | 开封 | 聊城 | 五指山 | 西双版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