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話題疲勞與問題轉換

              2017-10-13 17:38| 編輯: admin| 查看: 23215| 評論: 0

              作者簡介:張開焱(1955— ),武漢新洲人。長期擔任湖北師范大學文藝學、中國語言文學省級重點學科和碩士點帶頭人,現為廈門大學嘉庚學院教授,中文學科帶頭人,福建省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語言應用與敘事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兼任中國中外文藝理論學會理事、中國古代文論學會理事等。主要從事文學基本理論、政治論詩學、敘事學、神話學研究。先后主持國家、部、省、廳人文社科研究項目十余項,著有《文化與敘事》、《開放人格——巴赫金》、《神話敘事學》、《世界祖宗型神話》,發表學術論文150余篇。

              文學與社會意識形態的關系,是前蘇聯和中國文藝學的基本問題之一,同時,20世紀西方文論發展過程中也反復涉及這個問題。中外學者在這個問題上的研究取得了不少有價值的研究成果,但都存在一個共同的問題,那就是都把社會意識形態看成一個整體,也將文學看成一個整體,并在這個基礎上,一般地、整體地討論文學與社會意識形態的關系,據此產生的許多研究成果,盡管不乏理論洞見,但也存在比較籠統、比較一般、不夠深入的毛病,對意識形態構成的復雜性和文學與意識形態的復雜關系缺乏深入揭示。

              近年來,國內文學理論界部分學者再次展開關于文學與意識形態關系問題的討論,盡管個別成果可能有某些新見,但總體上都未能提供新的視界、新的問題、新的知識和觀點,基本是在復述“已知”,而不是探討“未知”并提供“新知”。無須諱言,在許多學者眼里,關于文學與意識形態關系研究的話題已經是一個令人疲勞的學術話題。

              也許應該把討論的問題進行一個轉換:把文學與社會意識形態的關系研究,轉換成文學與社會意識結構關系的研究,這個研究將有助于深入揭示社會意識構成的復雜性,也有助于揭示文學內在精神構成與功能的復雜性,以及它與社會意識結構之間的復雜關系。總體上看,這依然屬于文學與社會意識形態關系研究的基本領域,但問題與話題是很不一樣的。

              關于文學與社會意識結構關系的研究的話題,首先要追問的是,社會意識結構是怎樣的?這個結構內面各部分構成的相互關系是怎樣的?其次要追問的是,文學與這個社會意識結構的關系是怎樣的?這兩個問題中的第一個,超出了文藝學的范圍,需要我們從整個社會構成角度來理解、定位和描述,在這個前提下,考察文學與社會意識結構的復雜關系才成為可能。

              以下是本人關于文學與社會意識結構關系研究的論綱:

              (一)關于社會意識結構的模式建構:

              1.馬克思關于任何社會居于統治地位的意識都是統治階級的意識的觀點,內含了社會意識是多層結構的認識。本課題根據馬克思相關思想,借鑒弗洛姆社會精神結構模式及其它當代理論,確認任何社會共同體的社會意識都是分層立體結構。這個結構可分社會顯意識——社會前意識——社會潛意識三層面;社會顯意識主要是表達社會統治階級和集團的觀念系統;社會潛意識構成復雜,主要由歷史積淀的文化無意識和不能見容于社會顯意識的現實意識構成,社會前意識界于兩者之間,由與社會顯意識有差異、但可能被容忍的社會意識構成。

              2.所有社會意識話語都對社會現實有某種表述力,那些表達了主導性社會現實的顯意識話語會被神圣化和絕對化,其片面和局限則被掩蓋;單一的社會意識話語不能完滿覆蓋和表述社會現實的復雜構成,這決定必有多種相異的社會意識存在;社會顯意識往往要以妖魔化手法歪曲、壓抑異己性社會意識,使其潛意識化;對社會潛意識的歪曲、壓抑的目的并非不希望社會成員意識到它(社會顯意識必須社會潛意識存在為前提),而是不希望社會成員合適地(正確地)意識到它。

              3.社會顯意識話語作為社會共同體組織、維持和運行的主導性話語系統,遵循著“建構——發展——膨脹——解體——重構”的規律;社會顯意識在符碼化之初,往往是在有限的核心概念和命題基礎上邏輯地推演出的一套話語系統,具有內在總體性和自洽性,因表述了當時社會的主導性現實,具有相當的解釋力量;隨著社會發展,各種異質性現實越來越強大,社會顯意識話語不能有效、全面覆蓋和表述它們,其片面性、局限性開始突顯。社會統治集團可能對社會顯意識進行自我反省和自我更新,保持核心理念、汰濾某些虛假內容,吸納某些社會前意識或潛意識成分,以擴大自己覆蓋面和表述力。這必致社會顯意識話語膨脹龐雜,成為失去邏輯自洽性的話語集群,表述了新現實的社會意識將從龐雜的話語穎出,獲得主導地位,形成主導多元的新的社會意識話語格局。

              4.這個過程導致社會意識結構的相應變化。若社會顯意識過分自我崇化,則必對異己性社會意識采取嚴厲拒絕姿態,將其壓抑到社會前意識或潛意識層面,社會對抗趨于激烈;若社會顯意識有較強自我反省和更新意識,相對溫和開放,則社會潛意識中大量內容會升上社會前意識甚至顯意識區域,社會對抗趨于緩和;這個過程,也是社會意識對社會現實表達力提高、社會壓抑消除到較低限度的過程。與這種運行相伴隨的是對社會顯意識與潛意識相對去圣化和去魔化的過程。

              按照社會意識發展的這個過程和規律,可以根據不同社會共同體的特征,將社會意識結構形態主要區分為4種,即正錐型結構、正梯型結構、橄欖型結構、倒梯型結構。其構成特征如下:

              5.任何社會意識都要召喚接受和承擔它的社會主體,所有社會成員都將有意無意對這種召喚作出應答,讓社會意識結構內化形成個人化的社會精神人格。由于社會意識結構本身內在的矛盾性、對立性,決定了應答社會意識結構召喚的社會成員精神人格的復雜性、多樣性。從與社會顯意識關系的角度分類,可以將社會成員的精神人格區分為接受型、叛逆型、調和型和分裂型四大類;接受型人格是被社會顯意識主導的人格;叛逆型人格是社會潛意識主導的人格;調和型人格是社會前意識主導的人格;分裂型人格是被多種相異和對立的社會意識主導的人格。

              6.社會意識結構需要一定的意識形式表達,哲學、文學、藝術、史學、宗教、法學以及其它人文社會科學部類,都是承載社會意識的的不同形式。所有社會意識形式都和任何社會意識沒有本質上的對應性,它們可以承載社會意識結構中的任何具體內容,也可以拒絕承載這些內容。

              (二)關于文學與社會意識結構關系的研究:

              1.文學與社會意識結構的關系:文學作為社會意識形式,與社會意識結構的關系是一種召喚-應答關系,一方面,社會意識結構總要對文學這種重要的社會意識形式發出召喚,召喚它承載和表達自己;文學也必定對這種召喚作出應答,這種應答是多向多樣的,它可以接受社會意識結構某些層面的表達要求,也可以拒絕這種要求。但總體上看,文學可以拒絕社會意識結構某些層面的表達要求,但不可能拒絕社會意識結構任何的表達要求,文學必然應答社會意識的召喚,參與社會意識系統的建構或解構。

              2.社會意識結構中文學的基本功能:文學以感性直觀的方式表達社會意識和與之密切相關的社會心理、社會感情及社會想象。社會意識結構的多層次和矛盾性,決定文學精神結構充滿內在沖突和斗爭。文學感性直觀世界是社會意識、文學傳統、社會現實三維因素在作家精神世界會話的結果。社會意識為文學提供想象模塊,也為文學想象立限設禁;但深刻優秀的文學往往突破這些限制,擴大著社會意識的疆域。因為文學同時是面對現實的意識形式,現實存在的復雜性和豐富性往往會超出社會意識的閾限,讓作家窺破社會意識的片面甚至虛假,從而突破其制約和障蔽。一部人類文學史,就是不斷突限破禁的精神發展史。正是這種突限破禁,將社會意識遺忘或歪曲的社會現實呈現出來,豐富著社會成員對現實的意識,擴大他們的精神世界,也召喚著社會意識自我反省,與時俱進,并實現自我更新。

              3.社會意識結構與文學的精神構成類型:不同社會意識結構主導的社會,文學主導性精神構成會突顯不同的類型,主要有接受型、叛逆型、調和型、分裂型四種。正椎型(或曰金字塔型)和正梯型社會意識結構主導的社會,大量的文學會突顯接受型精神特征;接受型文學也是壓抑型文學;但巨大的壓抑也孕育了強烈反抗社會顯意識的叛逆型文學;橄欖型意識結構主導的社會,接受型文學相對減少,叛逆型文學大量增加,調和型和分裂型文學大量出現。調和型文學努力融合或容忍多種異質性社會意識,不做單面選擇;調和型文學與橄欖型社會意識結構有內在的對應性;倒梯形社會意識結構主導的社會,各種文學類型都可能存在,最有特征性的是精神分裂型文學,多種互相矛盾、對立、沖突的社會意識在同一部文學作品中同存并在,沒有一種意識具有終極性地位。

              4.社會精神結構與作家精神人格類型的構成:對應社會精神人格,作家精神人格可分接受型、叛逆型、調和型,分裂型四類。接受型作家基本被社會顯意識同化,保持對后者的絕對認同;叛逆型作家更多受社會潛意識主導,他們窺破了社會顯意識的片面、局限甚至虛假,對之采取激烈反叛姿態,執著表達異類意識和存在領域;調和型作家往往被社會前意識主導,追求兼容多種差異較大甚至互相對立沖突的社會意識,使之獲得和解;分裂型作家精神構成中,多種對立的社會意識并存一體、激烈沖突,作家無法使之和解。錐體型和正梯型社會意識結構主導的社會接受型作家居多;橄欖型與倒梯型社會意識結構主導的社會叛逆型、調和型和分裂型作家居多。

              5. 社會意識在文本中的存在方式:社會意識在文本中的存在方式可歸納為話語性存在、形象性存在、觀念性存在、情感性存在、形式性存在、風格性存在六方面。文本話語滲透了各種社會意識內涵,它們在這里展開對話與潛對話;文學形象世界滲透了社會意識的潛在制約和引導;文本中表達的觀念是社會意識的直接存在方式;文學表達的情感潛在地被社會意識選擇、滲透、突出、引導和提升;文學形式與風格一般不攜帶固定社會意識內涵,社會顯意識通過為形式和風格設規立法的方式,賦予某種形式或風格類型以合法性和權威性,從而賦予其表達自己的象征功能;社會潛意識也會通過作家對這些形式和風格規范的破壞越規行為,象征性表達與社會顯意識對抗的立場。

              6. 社會意識與文學形象精神人格類型:文學形象是社會意識的重要載體,文學形象的社會精神人格可分為接受型、叛逆型、調和型、分裂型四種;文學形象之間的基本組織原則有壓抑型和對話型兩種。壓抑型結構按照“肯定-否定”原則組織形象世界;對話型結構按照“差異-對話”原則組織形象世界;接受型與叛逆型文本遵循前者,調和型和分裂型文本遵循后者。正錐型與正梯型社會的文學形象組織規則多為“肯定-否定”式;橄欖型與倒梯型社會文學形象組織規則多為“差異-對話”式。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余姚 | 垦利 | 内江 | 衢州 | 温岭 | 四平 | 石狮 | 果洛 | 琼中 | 四川成都 | 芜湖 | 文山 | 黔西南 | 河北石家庄 | 达州 | 佛山 | 东营 | 四川成都 | 博尔塔拉 | 包头 | 南京 | 瓦房店 | 眉山 | 济源 | 茂名 | 湛江 | 昌吉 | 临海 | 伊犁 | 吉林 | 龙岩 | 宁国 | 惠州 | 宁波 | 眉山 | 玉树 | 永新 | 果洛 | 甘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余姚 | 晋中 | 雅安 | 仙桃 | 济源 | 郴州 | 昆山 | 汉中 | 屯昌 | 文山 | 哈密 | 龙岩 | 西双版纳 | 清徐 | 长垣 | 鹤壁 | 阜阳 | 中卫 | 贵港 | 泰安 | 衢州 | 南京 | 临猗 | 扬州 | 五指山 | 安岳 | 铜仁 | 安徽合肥 | 吉林长春 | 新余 | 塔城 | 铁岭 | 昌吉 | 海门 | 江门 | 承德 | 迁安市 | 平潭 | 凉山 | 海拉尔 | 攀枝花 | 徐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济源 | 常德 | 贵州贵阳 | 泉州 | 章丘 | 安徽合肥 | 馆陶 | 塔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柳州 | 黔南 | 淮安 | 辽宁沈阳 | 防城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