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p351n"><nobr id="p351n"><meter id="p351n"></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p351n"></address>

              <sub id="p351n"><listing id="p351n"><menuitem id="p351n"></menuitem></listing></sub>

              歡迎訪問中國散文網 登錄  注冊    我要投稿   我要出書  
              用戶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人是詩之本 詩是人之光

              2017-10-30 15:56| 編輯: admin| 查看: 27045| 評論: 0

                “笑問蘭花何處生,蘭花生處路難行。爭朝襟發抽花朵,泥手贈來別有情。”這首絕句的作者,是20世紀早期著名的湖畔詩人應修人。他的新詩《妹妹你是水》《小小兒的請求》等流布頗廣。他的舊體詩詞的光芒,往往為他的新詩成就所遮蔽。

                像應修人這樣的舊體詩詞作者,在20世紀燦如繁星。不少寫新詩名世的詩人,也都有一些優秀的鮮為人知的舊體詩詞作品。只是因為他們新詩方面的盛名,這些舊體詩被掩蓋了。比如徐志摩這首《清明雨中》:“檐溜潺潺插柳斜,異鄉佳節不須夸。暫時為客還非客,此日離家總憶家。聽雨有愁宜中酒,尋春無夢到看花。隔墻薄暮新煙起,暗減心情負歲華。”詩中描寫了杭州清明雨中的感悟,表達了思鄉和少年特有的一種透明的悵惘。語淺情長,辭美味醇。再比如聞一多這首《廢舊詩六年矣,復理鉛槧,紀以絕句》:“六載觀摩傍九夷,吟成[鳥]舌總猜疑。唐賢讀破三千紙,勒馬回韁作舊詩。”其中的“勒馬回韁作舊詩”,成為一個頗富象征意義的時代意象,令人品味再三。

                這些詩詞作者數量紛繁,面目各異。他們寫作舊體詩大都不是為了發表,不是端著詩人的架子作抒情狀,而是隨感而發,觸景生情,隨意揮灑,所以更加接近生命的本色,更加容易保留歲月和歷史的原生態樣貌,更能折射這一特定時期的詩人心態和社會細節。這些作品有詩的魅力,同時也有史的質素。

                梁啟超先生在《二十世紀太平洋歌》中說:“胸中萬千塊壘突兀起,斗酒傾盡蕩氣回中腸……太平洋,太平洋,君之面兮錦繡壤,君之背兮修羅場……”清末民初正是所謂3000年未有之大變革的特殊歷史時期,詩詞的多元流變和多元生態,折射出了這個時代變革的復雜性和特殊性。接踵而來的20世紀諸多歷史事件,恰好為這些悲劇、喜劇、壯劇、慘劇做了詳細的注腳,一個個社會大事件給詩詞作者帶來各種各樣的心理沖擊,也為形形色色的作者搭建了新鮮的性靈舞臺。他們的詩詞作品是時代變遷的活的精神標本,尋找他們失蹤了的軌跡和光芒,可以清晰地勾勒出一段段時間的背影和風雨的痕跡。

                我對20世紀詩詞的關注,先是源于上世紀80年代對郁達夫詩詞的喜愛,而后則是因為對大學里的老師許桂良、顧之京夫婦的父親顧隨先生的敬重。我還記得在大學圖書館里借到郁達夫詩詞選之后的驚喜——“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等等詩句,就像楔子一樣直接楔在我的心上。之所以用到“驚喜”這個詞,是因為此前我竟然沒有注意到過,在我的閱讀視野之外,還有這樣一種又新又舊、新舊難分、魅力無窮的文學存在。

                五四以來,新詩雖然在主流文學界有了重要的地位,但其自身的某些缺陷所招致的爭議也是一路相伴而來。魯迅在1934年致竇隱夫的信中就曾說過:“沒有節調,沒有韻,它唱不來;唱不來,就記不住;記不住,就不能在人們的腦子里將舊詩擠出,占了它的地位。”此后至今已經整整80年了,盡管舊詩仍然沒有從人們的腦子里被“擠出”,但舊詩被主流文學界所忽視甚至說歧視,也仍然是客觀的文學現實——除了引起廣泛聚焦的少數領袖和社會名人的作品之外,很少有研究者關注20世紀舊體詩詞的整體創作成績。這種現象是不正常的,也是和20世紀舊體詩詞的創作水平和美學影響不相稱的。

                詩歌與時代有著天然的聯系,事實上從20世紀詩詞中我們能夠真切地接收到時代前進的神秘跫音。請來看袁克文的“絕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這兩句表面是寫游頤和園的感受,抒發了淡泊功名、不貪戀權勢的明智的人生態度,實則曲折表達了對父親袁世凱的勸諫和諷喻。再請看張恨水寫南京大屠殺的這兩句:“城里遺民三十萬,可能一哭似予無?”其筆調沉郁蒼涼,凄清苦澀,讀來如在昨天,讓人怦然心動。還請看張大千寫鄉愁的這兩句:“半世江南圖畫里,而今能畫不能歸!”因為戰亂阻隔,作者漂泊海外,不能歸國,畫梅杏而思江南,感嘆只能畫卻歸不得。詞調明麗,而心境悲涼。下面再來看看沈祖棻筆下的春愁:“三月鶯花誰作賦?一天風絮獨登樓。有斜陽處有春愁。”這句“有斜陽處有春愁”使沈祖棻贏得“沈斜陽”的別號。這首詞寫于1932年,表現的即是踏青引發的春愁,實際還有隱含了“九一八”事變后國人對山河破碎的家國之憂,已經遠甚于一己幽怨了。

                新中國成立后知識分子的復雜心態,也能在舊體詩詞中辨認出清晰的雪泥鴻爪。羅元貞說:“老去孤懷天不問,生來野性自難馴。”冒效魯說:“說法能為獅象吼,違時休作鳥蟲吟。”張伯駒在這首《浣溪沙》中說:“病酒愿為千日醉,看花誤惹一身香,老年狂似少年狂。”林散之則在這首《七零年八月初三夜》中說:“江上青留點點山,別來無恙在人間。”一句“別來無恙在人間”,依稀讓我們感受到平靜水波之下的內心渦旋。

                聶紺弩的《驚聞海燕之變后又贈》是一首特殊年代的奇異的愛情詩:“愿君越老越年輕,路越崎嶇越坦平。膝下全虛空母愛,心中不痛豈人情。方今世面多風雨,何止一家損罐瓶?稀古嫗翁相慰樂,非鰥非寡且偕行。”作者服刑后獲釋,卻驚聞愛女海燕早已自殺,隨后寫了這首七律送給老伴。全詩淚中含笑,笑中含淚。寫的是家事,而從“方今世面多風雨,何止一家損罐瓶”這樣的詩句,又折射出一個時代的悲劇性的記憶。全詩單挑出一句來很平常,但組合到一起,卻成為一個強大的氣場,有震撼人心的千鈞之力。

                以上例舉,僅僅滄海一粟。實際上,20世紀有不少非常優秀的詩詞佳作,但大多在讀者中并沒有達到耳熟能詳、廣為流傳的程度。因為對其缺少文本意義上的理論研究和有效的媒介傳播,致使這些詩詞作品在公眾視野中處于一個邊緣化的尷尬境地。

                我理解的詩歌寫作是一種艱苦的人生體驗,需要最大限度地逼近人生,最深程度地體驗人生。20世紀詩詞決不僅僅是詞藻層面的、技術層面的,而更是生活化的、開拓型的、建設性的。20世紀詩詞作者中的很多人,公眾并不一定把他們當作詩人來看。但是他們自己對詩人的身份卻似乎看的十分重要。比如據周曉川先生回憶,詞學家夏承燾先生臨終之時,囑咐身邊親故:“我過老時你們不要哭,在耳邊哼這首詞就可以了。”意思是說不要哭哭啼啼,只要吟誦他寫的《浪淘沙·過七里瀧》就可以了:“萬象掛空明,短篷搖夢過江城。可惜層樓無鐵笛,負我詩成……”這首詞作于1927年,寫夜過富春江七里瀧的感受,月下泛舟,秋光奇絕,仿佛徐徐展開一幅淡雅的山水畫,深入淺出,余韻悠悠。

                羅癭公先生告訴程硯秋,死后墓碑只寫“詩人羅癭公之墓”七字。鐘敬文先生也有類似的遺言。書畫名家林散之先生自題的墓志銘上,也只有幾個字:詩人林散之墓。羅先生的書法潤格很高,鐘先生在民間文學界是權威,林先生的詩名也并不及他的書畫名之盛,他們回首平生,為什么只提自己的詩歌呢?倘若這些傳說無誤的話,我相信羅、鐘、林諸先生肯定是把“詩人”這兩個字看作了美好人生的象征。不凡的人生旅程,自然是有著多彩多姿的各種內容,而他們自己則以一言以蔽之,曰:“詩人。”人是詩之本,詩是人之光。“詩人”是個美好的稱號。其美在詩,其美更在人。

                舊體詩詞從復蘇走向復興,從復興走向振興,是21世紀令人欣喜的文學新潮。舊體詩詞簡練、凝重、典雅,把漢語的聲韻美、形式美推向了極致,是漢語言中最美麗的藝術花朵。文脈綿長,福澤深遠,既是民族智慧的美好載體,又是文明傳承的優秀媒介。詩詞寫作的重現或曰回歸,并不是對既往新詩寫作的簡單否定,而是有益的調節和科學的補充。詩詞新潮早已經超越了單純的文體回歸話題,而更具有了一種別具風姿的傳統文化的象征意義。回眸20世紀的舊體詩詞,研究20世紀的詩詞演變和美學嬗變,可以為我們提供更多的歷史細節和生活原態,可以呈現當時的社會心理與精神生態的真實狀況,可以為21世紀的詩歌發展提供有益的藝術借鑒和歷史經驗。美國評論家丹尼爾·霍夫曼在《美國當代詩歌史》中說:“詩歌,是一個民族的感情氣候。”是的,20世紀的舊體詩詞,所呈現和記錄的正是這100年來我們民族的感情氣候。其中有晴空萬里,有艷陽高照,有霧霾交加,有風雨雷電……

              湖北快三平台湖北快三主页湖北快三网站湖北快三官网湖北快三娱乐 垦利 | 邹城 | 克拉玛依 | 泉州 | 那曲 | 瓦房店 | 鹤岗 | 凉山 | 天长 | 德阳 | 汉中 | 红河 | 株洲 | 佛山 | 梅州 | 林芝 | 马鞍山 | 五家渠 | 抚顺 | 宜都 | 贵州贵阳 | 云南昆明 | 禹州 | 鄂州 | 和县 | 燕郊 | 金华 | 衢州 | 大连 | 宁波 | 石狮 | 达州 | 扬中 | 雅安 | 亳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肇庆 | 长垣 | 本溪 | 宜春 | 库尔勒 | 厦门 | 泰兴 | 龙岩 | 南充 | 红河 | 济源 | 金坛 | 西双版纳 | 香港香港 | 柳州 | 酒泉 | 韶关 | 辽源 | 商洛 | 牡丹江 | 清远 | 果洛 | 凉山 | 涿州 | 诸暨 | 义乌 | 桐城 | 九江 | 桓台 | 怒江 | 焦作 | 南阳 | 昌都 | 大兴安岭 | 潮州 | 桂林 | 平顶山 | 西双版纳 | 黑河 | 衡阳 | 渭南 | 枣阳 | 海拉尔 | 普洱 | 舟山 | 淮安 | 孝感 | 三门峡 | 乌海 | 惠州 | 龙岩 | 阿克苏 | 深圳 | 三亚 | 泰安 | 长葛 | 云南昆明 | 福建福州 | 河源 | 通辽 | 天水 |